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爱情公寓之神犬小七之海棠酥(4)

作者:溺亡 来源:飞卢小说网

薛瑛闭着眼睛,往后靠在椅背上,手臂随意搭在椅子扶手,两腿略弯,胸膛还在微微起伏。殿门被推开,从镂空雕刻里进来的光,照在他胸前五爪飞龙的绣线上,泛出耀眼的金色。

“陛下,修宁公主已送回去了。”

薛瑛嗯一声,仍旧闭着眼睛,随口问道:“这几日如何?”

怀恩恭恭敬敬弯着腰:“太医回说,公主的伤已无大碍,左不过十日便能好透,只是祛疤的药膏不能停。”又慢下语速,“倒是看着的人说,公主醒来似乎性情变了不少,对下人也不似以往苛责。”

薛瑛睁开眼睛,平视前方,还是懒懒往后倚着:“她也该长大了。”

怀恩的腰更下去,眼前是黑色的地面,倒映出帝王红色衣袍的影子。

“下去吧。”薛瑛随意挥手,自己从椅子上起身,又回到了之前的位置。

门被带上。

薛瑛将袖子里的小玉盒扔在桌上,又拿起刚才搁下的笔。视线掠过指头上的一抹红,舌尖好像还残留着甜腻的香气与味道,薛瑛突然无声笑开。

*

薛宴宴被扶上马车,秦嬷嬷看她神色与来之前并无两样,稍微放了心,掀下帘子叫人出发。

马车朝着陆府缓缓行去。车厢里光线不如外面,薛宴宴低着头,视线里的一切都是模糊的,泪珠大滴大滴掉下来,很快就沾湿她的裙摆。耳朵里全是自己忍耐着喘气的声音,她咬了嘴唇又立刻松开。

一股甜腻的味道。

她还记得男人强硬地把住自己的脸,左手拇指用力拂拭她的嘴唇,把她嘴上的胭脂抹得乱七八糟,又当着她的面,把那点红色都舔进嘴巴。最后从袖子里拿出玲珑剔透的小玉盒,用温热的指腹在她唇瓣晕开一团红。

是甜美的花香。

她被放开的时候腿软站不住,嘴唇又热又疼,被痛感激出来的泪水流了一脸。薛瑛扶了她一把,手掌贴着她的后腰,似乎笑了一声,又道:“去罢。”

薛宴宴完全顾不上礼仪,立刻用衣袖抹去脸颊上的水珠。薛瑛于是把她拉过去,随意扯下薛宴宴腰带上系的丝巾,胡乱替她抹了泪珠,又塞到自己衣袖里,然后靠在椅子上,闭起眼睛,不再理会薛宴宴。

被他放开的美人,眼睛里全是水雾,鼻尖红通通,睫毛上的泪珠让她看起来无辜又可怜。她自己在旁边站了一会儿,又忍了一阵子,看薛瑛再没反应,也没把丝巾还给她的意思。薛宴宴轻轻往后退了两步。薛瑛应该听到了她的脚步声,但是没动。

她转头就跑了。

殿门吱呀被拉开一扇,之前给她引路的白面公公就立在不远处,听到动静回过头,见是修宁公主,客客气气行礼:“公主可了事了?奴婢送公主出去。”

什么了事?他说的什么?薛宴宴咬着嘴巴,一步一挪跟着他去秦嬷嬷那里。

回到陆府之后,秦嬷嬷有意询问,薛宴宴的表现显然不符常理,她神情恍惚,有点没缓过来的意思。虽然秦嬷嬷有些担忧,但是也没有多迫她讲话,中午还叫小厨房替她准备了海棠酥做点心。

薛宴宴整个人趴美人榻上,红玛瑙碟子里海棠花样的小点心分外可爱,她把下巴支在手臂上,然后慢慢把脸埋了进去。

蕙儿低着头跪在软垫上给她捶腿,感觉到榻上的人侧了身子。

“公主,公主……”才意识到是美人在哭,蕙儿僵着手,不知道该怎么做。

一贯气焰嚣张的修宁,背对着她肩膀一抖一抖,努力压制声音,但还是被她听见。心里先涌上来的居然不是惧怕。蕙儿看着美人在榻上缩成一团,好像才想起,这位人人惧怕又讨好的修宁公主,过了新年也不过只有十八岁。

最后是薛宴宴自己清醒过来,她缓过气,让人都下去,然后趴在榻上,脸继续埋进手臂。

情况比她预想的糟糕得多。

薛瑛对修宁,根本不是她想象中兄长的关照,他的话模糊又暧昧,薛宴宴没有办法无视。修宁的宠爱到底为什么这样隆重而长久?她有点不敢去深想。还有修宁突然触桌,她在那一瞬间决定放弃生命,不然自己不会穿过来。而现在,薛宴宴好像理所当然失去了寻求薛瑛庇护这个方法。

有人撩起珊瑚珠和琉璃穿成的帘子,叮当乱响,薛宴宴的胡思乱想于是被打断。走进来的年轻男人穿着一身竹根青的长袍,头发一样都梳起,一根牙白的玉簪从发冠横出来,脸上神色淡淡的,看不出表情。

陆昀原本不想来,但是陆夫人磨得他没办法。

他要看望的女人,正懒懒趴在美人榻上,光溜溜露出两只玉足还有一截脚腕,穿的是小衣小裤,雪白的手腕上两只金镯子,在她撑起身的时候当啷一响,而它们的主人,正懵懵懂懂望着他,没有任何作为一名妻子应该有的反应。

“不知礼数。”陆昀大步过去,掀开衣袍坐在了桌边。

薛宴宴没听清他的话,看着男人走过来坐下,脸跟着他转向另一边。她起身在美人榻上坐了一会儿,才想到这可能是她的丈夫,陆家第三个儿子。

薛宴宴一骨碌爬起来,又不敢过去。

她要去讨好吗?已经失去了薛瑛的倚仗,陆家能不能成为她的保护?

薛宴宴慢慢挪过去,看男人没什么反应,蹭到桌子旁边给他倒了杯水。她把杯子放过去,男人回过头,看见她伏低的身子和松松垮垮的领口,语气更冰了:“你就这样去见你皇兄?”

陆昀自然知道这不可能,他只是和修宁对着干而已。

哪里知道一向和他呛到底的薛宴宴竟然没有回呛,慢慢收回了手指,皱着眉毛回他:“我没有……”又解释一样接着说:“我换了衣服的。”

陆昀哼一声,居然接了她的话:“在家里就行了?”

脸红红的美人,伸手慢慢把头发撩到肩膀后面,露出藏在里面的整张脸,声音轻轻的:“我披了衣服的,就是刚才掉了。”

陆昀抬眼看她,薛宴宴也正好对上他的目光,坦坦荡荡,没有一丝隐藏,更没有往日里的挑刺与针对。她的眉头微皱,但不是平日里盛气凌人的样子。

陆昀低下头,桌上摆着的茶杯下一圈水:“连茶都倒不好。”嫌弃的语气。

薛宴宴下意识回嘴:“是茶壶太满!”

男人没再说话。

困意袭来,心里又乱,薛宴宴看男人没动静,仍旧爬回她的美人榻,捡起地上的引枕,侧身向里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听到男人说夜间宿在这里。

什么素?她可不吃素。

梦里是手拉着手的烤翅,圈成一圈跳草裙舞。薛宴宴咂咂嘴,慢慢睡着了。

陆昀握着杯子,茶水冒着热气。他转过头去看美人榻上熟睡的女人。她披了一件外衣,手里大概抱了什么东西,背对着他,曲线在腰那里下陷又在臀部回升。背后是被她抓得有些乱乱的头发,在光线下居然显现出琥珀的颜色。

他仰起头一口把杯子里的茶水喝光,逐渐觉得不对劲起来。

这猜测很快得到验证,听到他要留宿,才睡醒的美人反应很大,却不是以往的欣喜。

薛宴宴欲言又止看了他几眼,拉着过来伺候她起身的秦嬷嬷的手臂,将脸藏在她背后,又探出头看他一眼,最后勉勉强强说知道了。

吃饭的时候也不安分,浑身像是没力气似的,拿筷子都拿不牢,对着碟子里的吃食挑挑拣拣,陆昀一瞬间以为那个挑剔的修宁公主又回来了,胃口自然没了,漱了口就去一边椅子上坐着。

哪想到薛宴宴立刻生龙活虎起来,眼睛亮亮的对着秦嬷嬷招手。秦嬷嬷像是对着他的方向有些迟疑,很快那个女人就轻轻撒起娇来。

“嬷嬷,那个……”

陆昀的手指一动,许久才呼出那口气。

延伸阅读

豪门男保姆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zblmc.cn/gpek.shtml
允清因为请了两天假,所以今天她特别早的就到了教室,没想到乔衍也到了。允清有些好奇,这

[综]黑暗本丸?挨下须佐试试第六章  http://www.zblmc.cn/gnem.shtml
“你...知道我为什么困吗?”楚娇不怕死的问了一句。霍行舟摇头。“我...我是因为昨

[三国]策约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zblmc.cn/pv1z.shtml
范烽明也不和他们废话,直接找到了黄巾队伍中一个嚣张的白痴,他之前被一群黄巾拱卫,应该

幻神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zblmc.cn/pe59.shtml
一个多小时之后终于到了祝庆森林狩猎场中。望眼看去绿树浓荫,野花遍地,卷卷耳在溪边蹦跳

从今天开始养魔神在线阅读大山里的黑化富二代(四)  http://www.zblmc.cn/n42p.shtml
林遥他爹叫林山,从镇上办了事回来,看见院儿里和人扭打的儿子,脸色就变了,他是村长,挺

[网王同人]执子之手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zblmc.cn/gmeh.shtml
“你可以回去告诉我妈,我不着急结婚并不是因为我没有女朋友,我也不会因为我妈的催婚而将

嫁病娇在线阅读学霸不是那么好当的。  http://www.zblmc.cn/ggtc.shtml
直到早课铃结束音乐想起来,同学们才从学习氛围中惊醒过来,感受就是今天的早课安静了许多

师姐,你的刀弯了丑陋的女人  http://www.zblmc.cn/uxwz.shtml
“下课。”“下课。”“下课了,美寒同学?”老师疑问地朝美寒看去,在她的印象里,江美寒

穿越后我靠抓鬼卖符暴富了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zblmc.cn/d67k.shtml
“滚滚滚!”外衣和裤子团作一团,劈头盖脸向着李强砸来。伴随的是“砰”的一声,客房的门

穿书后我治愈了病弱元帅之对头  http://www.zblmc.cn/yb8l.shtml
冬日慵懒的阳光穿过稀疏的树影,映照着校道上残留的雪块,显得熠熠生辉,光影斑驳。二月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大帝白月光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六大神魔的本命神通“恭贺裙主大人突破!!!”在突破的刹那,六大神魔也纷纷浮出水面,开始恭贺起来。面对恭贺,秦洛道了一声谢便没有多说。而六大神魔也没有多啰嗦,瞬间便开口上传自己的本命神通了。“叮咚,吞天神魔上传神通《吞天神通》”“叮咚,空间神魔上传神通《空间神通》”“叮咚,极速神魔上传神通《极

  • 三国之昭烈帝新传之一只灵兽,一座宝塔

    时间飞逝,慕容琦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山洞里面呆了多长的时间,反正每次修炼到饥饿的时候,慕容琦都会喝一口水池中乳白色的混沌灵液,原本还剩下的半池灵液也已经消失了小半。一天,盘膝坐在地上的慕容琦突然觉得觉得自己的身体传来一阵剧痛,好似千万根细针扎在身上一样,紧接着慕容琦就发现自己原本黝黑的皮肤正在以一种肉眼

  • 射雕之健康平安在线阅读第3节

    不多时,苏展便来到“济世堂”,每天都有许多人来求医,这里就是苏展目前工作的地方,市里最大同时也最有名的中医诊所。“小苏,早。”“苏展,早上好啊。”“大家早,今天应该没什么麻烦的病人吧?”苏展一路走来,有许多人向他打招呼,他在这里工作的这段时间经常帮助其他人,所以每个人对他的感觉都ting好的,觉得这

  • 完美地避开所有男主之后[快穿]在线阅读第七节

    当三尊侯级魔兽驱赶众多魔兽走后不久,在尸体底下一道旺盛的生命力正在不断孕育。时间不断的流逝,不知多久之后一个体长有100毫米的不知名生物从尸体堆里面冲出来,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又迅速的离开了这片广场。底下冲出来的不知名生物正是姜云川。这一次姜云川也算因祸得福完全将那。心脏之中的奇异能量全部吸收殆尽,

  • 清穿之乌雅格格第三章在线阅读

    到了傍晚时分,大部分外院弟子都去南部丛林游玩,也有少部分弟子在舍室内修炼。林华拿出撼地龙吼,在南部丛林的一个角落练了起来,依照书中所写,一拳下去。“砰”的一声,地面出现一个小小的拳印,林华痛得直叫,拳头处已经皮开肉绽。“哈哈哈!”旁边有几个弟子笑了起来。“这哪个傻蛋啊,跟地面过不去。”一弟子道,“有

  • 穿越古今二重天逃离 3

    柳紫羽捂着吃痛的胸口,愤愤地怒瞪着那女子。她不知道她此刻的愤恨是因为打架打输了,还是因为吴慈仁停留在那女子身上专注的目光。亦或是因为吴慈仁至始至终都没有帮她,只是在一旁静静地坐着。看着吴慈仁落在那女子凝白肌肤上的目光,柳紫羽又气又怒,心中忍不住把吴慈仁骂了一千一万遍。“吴慈仁,你这个没有品味的**胚

  • 炮灰不要面子的?(穿书)第一章

    初春时节,杨柳依依。春风吹散了寒冷,京城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又恢复了往日里车水马龙的景象。此时的景阳侯府更是一片喜气洋洋。丫鬟下人们更是人人带笑,连步子都仿佛比往日轻快了不少。自从今天早上二太太产下一对龙凤胎的消息传出。老侯爷大喜,府中下人各赏三个月月钱。一时间更是人人欢喜不已。更显得这龙凤胎贵重。

  • 穿成反派无良师尊[穿书]在线阅读小新娘

    温彩在心里骂了一声,叫着其他女人的名字却来欺她,她一直猜测娶她的原因,原来是这样。他娶不到心中的女子,挑了一个最易掌控的人为平妻。娶她为平妻,看似高抬她,却自有算计。她不想为他人做嫁衣,更不会做受气包。她低吼道:“滚开!快滚开!”她累了一整天,饿了一整天,正憋着一肚子的火呢。“彩云,彩云……”冷昭继

  • 玄门秘境在线阅读第一节

    曼丽顺着绳索从城墙上快速的向地面跃下,突然,一束探照灯的灯光准确的射在曼丽身上。“不好,是陷阱。”曼丽大惊失色,明台心弦一紧,顾不得暴露,跃上城墙,冲曼丽吼道:“别怕,我拉你上来。”曼丽却只是仰起了头,一边冲着焦急的明台绽放了一个绝美的笑颜,一边抽出了军刀,挥刀,斩断了自己唯一的生路。“组长,快走,

  • 未婚夫到底做错了什么![快穿]在线阅读第八章

    原来初中的时候不用上自习,也不用周六上课,之前权侑莉课后做完作业就看电视,周末喜欢出去玩,早起爬爬造船厂旁边的纪山,下午跟林允儿或其他同学一起聚聚聊聊天。上了高中之后,每个月前三周周一到周六都要上课,只有周日一天休息,第四周可以周末休息两天。晚自习是从周日晚上到周五晚上,像权侑莉这样不住校的走读生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