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玄幻之重生为狐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养汪的木头 来源:飞卢小说网

鼬失踪了……

这件事情让时透无一郎的心脏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鼬是产屋敷家的幼子,也是未来鬼杀队的第二继承人。

即便每次主公大人和天音大人都说不应该把战斗力用来保护他们,但是时透无一郎依然认为保护产屋敷家族是他的责任。

尤其是被他亲自带出来的鼬。

雾是一瞬间升起的,在此之前没有任何的预兆,时透无一郎可以肯定是鬼作祟,一只连鎹鸦也没有发现的鬼。

鬼杀队与鬼战斗了几百年,对于鬼竟然胆大妄为的偷偷进入剑士领地的事情,在过去是闻所未闻。

时透无一郎打了个口哨叫来了自己的鎹鸦,让它快一点送消息给鳞泷左近次,让前任水柱保护好天音大人,而他一定会把被带走的鼬安全的带回来。

时透无一郎放飞了鎹鸦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冲入了迷雾之中,他不会让鬼伤害到白馒头的。

……

鼬在鬼偷偷上山的时候就听见了声音,鼬最开始担心鬼会袭击天音,就保持了警惕。

等到他确认鬼的目标是“落单”的时透无一郎与自己后,鼬就彻底放松了,就算无一郎是让人头疼的天然系,但是不可否认他确实是鬼杀队少见的天才。

鼬对自己的“保镖”充满了信心。

在雾升起来的那一刹那,鼬发现自己低估了鬼。

一双隐藏在浓雾中的手捂住了鼬的口鼻,在一瞬间就把他拖入了浓雾之中……

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鼬通过空气里面的味道可以判断绑架自己的鬼,代表吃了几十甚至成百个无辜的人。

如此刺鼻的味道,不难想象鬼抓住自己是为了什么。

鼬认为这只渐渐显露身形的鬼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当场开口吞了他,而是采取了绑架这么愚蠢的方式。

鬼的样貌比鼬想象中的还要丑,它身体像是由无数的手拧成,身体巨大动作却灵活,它用手死死的捏着鼬狂笑着向山下飞奔而去。

鼬放松了身体,等待着鬼停下来的那一刻。

就算他是没追求、没目标、没理想的咸鱼,这也不代表他愿意接受自己五岁就要被鬼吃掉的事实。

鼬开始思考如何以最小的动静来解决抓住他的鬼,而且还不会被时透无一郎还有天音他们怀疑。

鼬总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关于找到毫无破绽的借口。

……

鬼在狭雾山的山下终于松开了对于鼬的束缚,他已经迫不及待在鳞泷左近次的地盘上来享受他的“徒弟”了,它甚至可以猜到了鳞泷左近次得知这一噩耗的表情。

感谢鳞泷左近次的上一个徒弟,如果不是他斩断了自己的头颅就以为他死了,他也不能在因缘巧合之下凭借着对鳞泷左近次的恨意突破界限。

他恨啊,恨把他关起来的鳞泷左近次,恨那个砍断了他头的小鬼。

所以突破界限之后,他是回来报仇的。

曾经被关押在试炼之处的手鬼突破了鬼的界限,被斩断头颅之后再一次的复活,他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只能依靠食人来缓解。

手鬼发出了难听的笑声,他并没有把鼬放在心上,一个五岁大的孩子手中没有武器,怎么可能对他造成伤害。

就像是现在他都已经因为害怕,傻站在自己的面前了,连哭都不会了。

鼬这时缓缓的仰起头看着身形巨大的手鬼,他没有兴趣知道手鬼此刻的想法,他只知道要尽快解决。

鼬的那双眼睛里面没有任何的波澜,刚刚大笑的手鬼从里面没有看见任何惧怕的痕迹,他的笑声戛然而止,脸上喜悦的表情也变得愤怒了起来。

一个小鬼,区区一个小鬼,竟然敢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手鬼变得激动并且愤怒,他的身体在疯狂的摇晃中,眼睛也迸发出对于鼬的怒火。

“我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他在重复着这句话。

当手鬼伸出手想要去抓鼬的时候,下一秒他就感觉不到手的存在了,手鬼想要发出尖叫,尖叫的声音还没有响起他就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

他看见了一双眼睛,一双带着红色奇怪花纹的眼睛。

“月读。”

手鬼被束缚了,他的灵魂被束缚在了一个未知的空间里面,而刚刚被他抓住的小胖子却一步步的向他走来。

锋利的箭矢刺穿了他的灵魂,熊熊燃烧的火焰仿佛要把他的灵魂一起燃烧殆尽。

不不不,不可能的,这不是鬼杀队的能力……

他想要大喊大叫,却没办法挣扎,在乌鸦把他层层包围之前,他最后的记忆就是红色的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

啊,那双眼睛最开始并不是害怕,那个男孩一直都是以看蝼蚁的表情看着他,就像是他曾经用这种眼神去看被他杀死的人一样。

鼬本打算就把手鬼孤零零的放在这里,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时,他就会真正的化为灰烬。

但是这中间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变故,鼬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正在向他的方向奔来,和时透无一郎的不同,这个脚步更加沉重一些,应该是体型比无一郎大一点的人。

鼬思考片刻,闪身躲到了一旁的大树后面,同时他也解开了手鬼的月读。

被月读控制过的人即便解开也会受到精神上的伤害,鼬并不担心手鬼会立刻跑来攻击自己。

……

富冈义勇是应老师鳞泷左近次的要求而来,前任的水柱想要找他讨论关于炭治郎和祢豆子的事情。

人是富冈义勇推荐来的,祢豆子也是他亲手放过的,如果真的有一天身为鬼的祢豆子开始吃人,他们必须要给鬼杀队一个交代。

于是富冈义勇以最快的速度结束了工作,来到了狭雾山的附近。

刚刚踏入狭雾山的领地,他就看见了老师的鎹鸦,鎹鸦飞的迅速并且急切看见他之后迅速的俯冲下来,张嘴就开始说让他快去救人的事情。

救的是谁鎹鸦并没有说清楚,只知道有一个孩子被抓了。

救人屠鬼是鬼杀队剑士的天职,富冈义勇对于鎹鸦传来的话没有一起犹豫,加快了步伐冲向了狭雾山的方向。

富冈义勇本来还担心应该在什么地方找到被掳走的孩子,谁知道刚刚进入狭雾山不远,他就看见了一个行动迟缓的巨大影子。

富冈义勇看见那个影子露出了愤怒的表情,他噌的一下拔出了腰间的日轮刀,并且他的表情非常的狰狞,就仿佛要把近在咫尺的鬼千刀万剐一样。

这时的富冈义勇早已经不是当年参加选拔比赛的他了,他的刀更加的快,更加的有力,富冈义勇凌空跃起从后面彻底的斩断了鬼的脖子。

鬼巨大的头颅落在了地上滚了好几圈,一直来到鼬的面前,手鬼的目光迟缓的看着鼬。

装作是受害者的鼬也冷漠的看着他,手鬼的牙齿开始上下的打颤,他已经不想在经历精神世界的折磨了。手鬼的头努力的向与鼬相反的方向用力,他想要躲开男孩。

红着眼睛的富冈义勇一步步的走向还没有化为灰烬的手鬼,他发现手鬼正在长出新的身体。

这是鬼的异变。

即便如此富冈义勇也不会再有任何的退缩,他举起了手中的日轮刀贯穿了手鬼的大脑,手鬼却发不出任何声音,适时的莫名的黑色火焰燃烧了手鬼的身体和脑袋。

手鬼挣扎的想要看向鼬的方向,他肯定这不是鬼杀队的能力,是那个可以控制灵魂的孩子,是那个孩子……

手鬼在世界上的最后一秒也没能发出任何的声音,黑色的火焰灼烧了一切,庞大的身躯轰然崩塌化为灰烬。

富冈义勇看着手鬼瞪着眼睛在惊恐中一点点的消散之后,一直积压在心中多年的愤怒和悲伤终于消散。

时隔多年,他终于亲手为锖兔报仇了。

富冈义勇并没有太过于怀疑黑色的火焰,本来手鬼被斩断头颅还能继续生长就很诡异,他想黑色的火焰或许是鬼发生了异变之后新的死亡方式。

男人按住刀背把日轮刀重新的收回了刀鞘之中,他可以肯定手鬼就是老师口中掳走了小孩的鬼,那么鎹鸦口中的孩子……是不是已经遭遇了不测?

默默地蹲在大树后面的鼬已经认出来者何人了,他看着男人认真的寻找了一圈还没有发现自己,就要认定他可能被吃掉之后,鼬故意踩段了脚边的树杈。

“谁——”

比富冈义勇动的更快的是他的日轮刀,鼬看着距离自己的脖子几厘米的日轮刀在心中肯定了水柱的能力,条件反射的非常好,果然柱的能力不容小觑。

富冈义勇发现发出声音的是小孩子时马上收起了日轮刀,他来到鼬的面前蹲下·身一脸歉意的说道:“你就是被鬼抓走的孩子吗?抱歉。”

鼬点头又摇头,他伸手指了指狭雾山的顶部,示意自己要去那里。

富冈义勇打量着鼬,他怀疑鼬是鳞泷左近次先生新的弟子,于是对他说道:“我也要去见鳞泷左近次先生,走吧。”

鼬看了一眼海拔不算矮的狭雾山默默的张开双臂,他不想再用别扭的步伐爬两次山。

张开手臂,这是标准的小孩子要抱抱的姿势。

谁知道富冈义勇并没有看明白,他微微皱眉之后把手拍在了鼬的头上,“不用客气,我可以提动日轮刀的。”

富冈义勇把鼬的动作当做小孩想要报答自己,帮自己抱日轮刀,他义正言辞的拒绝了鼬之后抬脚就走,率先一步上山。

留下好不容易撒一次娇的鼬在风中凌乱。

鼬:……

延伸阅读

玉上皇翡翠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swct.shtml
玉上皇翡翠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位于广东省四大玉器市场之一佛山平洲玉器街,是一家集缅甸矿

宝灵圣草金线莲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uqhf.shtml
宝灵圣草金线莲,为兰科开唇植物花叶兰属多年生少有中草药。它在民间使用较广,素有“药王

博文广记全脑阅读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s4js.shtml
博文广记全脑阅读是石家庄荷叶伞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公司是一家集教材研发、产品

乾雨面条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u9tz.shtml
乾雨面条加盟乾雨面条处中原油田腹地,106国道500公里处,优质小麦生产基地中心,土

goture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yrq6.shtml
goture渔具经销批发的渔轮、鱼竿、鱼饵、渔具配件、鱼线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

ishow爱秀动漫英语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6kqr.shtml
ishow爱秀动漫英语好课程双师课堂是爱秀全新推出的专注于儿童语言习得黄金期(3-1

逸祥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xido.shtml
我司是一家从事金属制品的生产厂家;是集的设计和技术管理人员开发制造和销售一体化的企业

伊沙贝拉全铝家居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bm4q.shtml
佛山市南海区伊沙贝拉家居门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08月04日,是佛山一家专业从事

馋香丝泡泡鸡快餐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9rf.shtml
黄焖鸡、炸鸡、烤串......吃腻了?想尝试不一样的美食吗?餐饮新势力,就餐新选择,

华美阁家具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aehk.shtml
华美阁家具,选材为中国大兴安岭和俄罗斯西伯利亚樟子松,其生长缓慢,纹理细腻,木节鲜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随身开着一家店之第八章

    戌时,卓城部分街道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只有个别地方还亮着灯,一些街头摆的夜摊也都收了,只有灯红酒绿青楼那一条街还些微热闹,但也有一部分已经收足了客人,早早歇下,虽亮着灯,却未太过张扬。李传瘦弱的身体在夜路上奔跑,眼前看得还不太清楚,等到了欢意茶楼前又险些摔了一跤,膝盖磕在了门槛上哎哟一声。正准备关门的

  • 大秦:我献上地球仪第8章在线阅读

    宋琛易走后,房间内的左希染双手不自觉握成拳。想当年那么有名气的她,什么时候沦落到了要受别人摆布的田地,想到这里,她的脸上露出了苦笑,轻呵了一声,摇了摇头。一星期后,左希染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她和往常一样,在庭院的角落里拿面包屑和鱼干陪一只已经被她喂的比较圆润的猫咪晒太阳。四天前的夜晚,左希染听见了

  • 诸天万界剧透群在线阅读第十章

    六爷帮李寻岸扫二维码下载了一个叫超自然世界的APP。没来得及研究这个软件,李寻岸又被妖怪们拉去喝酒。这些妖怪让李寻岸找到了最初在地球和同学喝酒的感觉。可能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和地球相识,和平年代下长大的妖怪和人骨子里都透露着一股温顺和善良。李寻岸很喜欢这种感觉,没有前几个尔虞我诈的阴狠和血腥,感觉还不错

  • 红尘杂货铺在线阅读第一节

    我在日本留学的时候,见识了天龙地龙火拼、外星人奥特曼大战、美少女战士保卫地球……之类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习以为常。相处多了,其实日本的百姓也都还算不错,只要不谈近代史和政治,相处的那叫一个和乐融融。当然也有个别三观不正的,不过没关系,姑娘我“掐你死”功夫不错,空手道柔道也顺带着学了点,只要不碰上忍者

  • 人海风声在线阅读第1节

    在四月第761次推开高扬房门之后,她真的相信该死的高扬已经不再爱她了,起码现在的他只爱他那该死的**,四月生气的收拾好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离开。她关上房门的那一刻,看到的高扬居然还在玩他的**,虽然高扬的嘴里嚷着四月不要走!但他的人依旧还留在电脑旁边,想到这一幕简直让四月伤心透啦!在高扬对她说了253

  • 赘婿:我爸投资了诸天万界在线阅读第三节

    六点。保姆在打扫卫生。孙管家在做饭。杨滛给包子上好消毒药水后,把包子安置在自己房间里休息,期间,路过储物间,储物间的门没关。张煜坐在里边看书,见他来,书本一关,甜甜地喊道:“哥哥!”“谁是你哥?”杨滛没什么好脸色。狗崽子倒完全不介意,可以说是无视杨滛的黑脸,自来熟地问他:“我饿了。有饭吃吗?”“那就

  • [HP]王者在线阅读第2章

    很冷,好像是泡在水里,等王连再度睁开眼睛时,却发现正躺在一条小河里,身体缓缓地朝着下游飘去。刚刚差点溺水,王连顿时被吓了一跳,急忙挣扎着站起来,然而河水很浅,仅仅没过腰间而已,水质非常清澈,能看见河底的石块。天空飘荡着几朵白云,阳光温暖,没有千年唐槐,也没有大运河。放眼望去,四周是青青的原野,地势平

  • 我的冰淇淋少女归途

    在岸上看,河水流的很慢,进入河道才觉出,这河的流速很快。赵池做的大碗很结实,在大河中迅速地顺流而下,很快便看不到住了不短时间的山谷。大河绕了个大弯,水流更快,能隐约看到对岸与天际连成一片的高山。这边靠岸,河滩消失,巨岩峭壁滑不留手,抬头,悬崖高入云端,与遥远的对高山相对,在两岸巨山夹着的大河上,赵池

  • 心动这件小事在线阅读裙子

    ·“……”锦意垂首摸了摸平坦的腹部,复又抬眸望向相泽消太。“我饿了。”“……你看我干什么。”黑发男人一脸冷漠。“你不准备请我吃饭吗?”“我为什么要请你吃?”“……”锦意闻言却皱起了眉头:“可是你都把我带到你家了,你是不想负责任吗?”“……”相泽消太沉默了,因为他其实是真的不想管这个麻烦的。黑发男人一

  • [综]白兰氏女神在线阅读第三节

    屋外,雨不要命的落个不停,拍打着破烂的窗。小汐儿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哭喊着。突然,她呆呆的坐起来。“小姐,”兰儿哭着抱住汐儿,哽咽地说着:“小姐,你终于醒了。小姐……”“凌弟呢?”汐儿双手死死的拽着兰儿的衣服。“小公子他……”兰儿呜呜的哭起来,显然不想说下去。汐儿顿时若抽干了心血一般:“兰儿,你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