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找个女友好难呀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25行云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宫·瑶池

“原来如此!怪不得,她会出现在翠谷,原来,这一切皆是天意啊!”冰肌玉骨,清丽脱俗,池畔,一绝色女子纤手微扬,喃喃自语。

光滑如镜的水面渐渐泛起涟漪,一幅长卷缓缓浮现,女子玉指轻落,画卷翻动,道出前尘过往。

“唉!情爱究竟为何物?这些凡人缘何始终都无法看破呢?甚至,就连当年不可一世的魔王也为此痴狂,执念数世,舍弃数万年修为,投生人间,只为寻觅心中挚爱呢?”水袖拂落,画卷褪散,水面复归波澜不惊。

“云丫头!云丫头!”犹在感慨不已的愿望仙子云,忽闻身后传来自己熟悉的声响。

“是月老爷爷呀!月老爷爷您好!”回首见是月老,云忙躬身行礼。

“云丫头!多日不见,近来可好?”右手拄着千年古藤而制的拐杖,左手抚着三尺雪色美髯,鹤发红光,一袭红衣的月老微笑回道。

“谢月老爷爷关心,云一切都好。”云浅然一笑。

“哦?是吗?那方才你……”这小丫头,还想瞒着呢?八成又是在哪里捅了什么篓子吧!月老暗道。

“没有,没有,我没有偷看尘世镜,没有!哎呀!糟糕!”话一出口,云便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下惨了,我这不明摆着是不打自招嘛!

“哦?那云丫头,你不妨对我说说,你看到了什么?”这小丫头呀!热心有余,但办事的成效嘛,差强人意呀!

“我……”心底兀自惴惴不安,云呐呐无语。

“云丫头,这件事情,我是不会说出去的,别害怕,说吧!”左手解下系在腰间的酒葫芦,深深泯了一口琼浆,月老了然地笑道。

“月老爷爷,您真的不会说出去?”太好了!就知道,月老爷爷是整个天宫最好说话的了!闻听月老此言,云瞬时喜不自胜。

“云丫头,月老爷爷什么时候骗过你?”这小丫头!月老佯怒。

“嗯!那好吧!月老爷爷,事情是这样的:……”扶着月老自一旁的玉椅坐下,云慢慢诉说自己先前施法将园园送至异时空的经过。

“原来是这样呀!嗯!这事确实有些棘手,你先别急,我来算算。”嗯!看来,该来的始终会来啊!心底暗叹,搁下酒葫芦,月老眯眼,十指交替滑动。

“缘生缘灭,是耶非耶,三生三世,生生世世,情缘不了。心之所向,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半晌,月老缓缓道出结果。

“月老爷爷,您在说什么呀?云不是很明白。”好深奥啊!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呢?云似懂非懂。

“云丫头,所谓因果循环,万事皆有缘由,冥冥中自有定数,非我等所能参悟,此生,她是否能安然渡过劫数,就要看她如何行事了。唉!”拾起酒葫芦重新系回腰间,月老起身站起。

“可是,我……”怎么我越听越糊涂呢?月老爷爷到底在说什么呀?云也随即起身,扶过月老。

“走吧!”月老示意云随自己回“红鸾居”详谈。

“是!月老爷爷!”原来月老爷爷是这个意思呀!云依言随月老前行。

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凌波微步笑傲江湖《珠园玉润》☆版权所有盗我文者天诛地灭

———————————————————————————————————————

晋·江·原创网·独·家地址:

江南·逸云山庄

月光如水,夜色阑珊。

一弯新月倒映湖面,初夏的夜晚,凉爽的风播送淡淡的莲香。

湖面,九曲弯转的走道尽处,一座小巧别致的凉亭立在湖心。

一身着藕色襦衫,下着同色长裙,浅挽一淡红披帛的妙龄少女斜倚亭边的栏杆。

轻挽双丫桃心发髻,垂在耳畔的几缕发丝随风微摆。

少女幽幽看着湖面含苞待放的芙蕖。

泪珠滑落,轻坠湖面,点点星光自湖面跃动。

不知此时,芳芳在哪里?笨蛋仙子有没有找到她?她到底去哪儿了?是投胎转世了?还是和我一般穿越时空?还是,已经魂飞魄散了?

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不知你们现在有没有回家?

我真是大大的不孝,就这样死了,让你们白发人送黑发人!承受这锥心的痛苦!

莹白色的披风缓缓覆上女子的双肩。

回首望去,迎上一双关切的黑眸。

“园园姑娘!夜深露重,保重身体。”

瞥见园园脸上未干的泪痕,神色忽变。

“园园姑娘为何独自在此落泪?是住得不习惯?还是下人有所怠慢?还是......?”

“没有!没有!他们对我很好,没有怠慢我!我住得也很好!”园园擦了擦眼泪。

“那能告诉楚大哥,为什么伤心吗?”

怎么跟他说呢?说自己是穿越时空的一缕孤魂?正在思念自己再也见不到的朋友和双亲?

可是,怎么说出口呢?这里不比现代,是敬畏鬼神的古代。说出实情的话,极有可能会被当成妖言惑众的妖女给处以极刑呀!

虽说,楚大哥对我怪异的从天而降并不以为意,可这并不表示他也能接受这种听起来很是荒诞的说词。还是不说了吧!反正,自己都已经在装失忆了。园园暗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有感而发,不知不觉就落泪了。让楚大哥见笑了!”

“还在为想不起过往的事情伤心?实在想不起,就不要想了!不定,哪天你忽然就想起了!”楚云安慰着。

“嗯!多谢楚大哥!”

园园起身站起,却被过长的裙摆绊住,直直向前方栽去。

“园园姑娘小心!”

跌入了一具温热的身体。

该死!我怎么又忘了?这里是古代,习惯了牛仔长裤的园园对这种复杂的古代女子装束还是有些生疏。

太丢人了!面红耳赤,长这么大,还没有和男子这样亲密接触过的园园甚是尴尬。

想要起身离开,却又给裙摆绊住,再次跌进楚云的怀中。

“那个,楚大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喃喃地致歉。

“是在下失礼了!园园姑娘!”

轻轻扶起园园。

只是,为什么?当她离开的时候,心里会有种失落的感觉?我这是怎么了?楚云暗道。

“夜深了,园园姑娘还是早些去歇息吧!”

“嗯!楚大哥你也早些歇息!”

房内,园园缓缓合上双眸。

既然,一起都已发生,无法挽回。

追忆无用,还是好好地活在当下吧。

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凌波微步笑傲江湖《珠园玉润》☆版权所有盗我文者天诛地灭

———————————————————————————————————————

晋·江·原创网·独·家地址:

米虫的生活应该是怎样的呢?

看看现在的园园大家就清楚了。

江南各大山庄中,排名第一的山庄是逸云山庄。

此时的逸云山庄正住着一位贵客。

身着一袭价值不菲的蓝色流仙裙,少女很不雅观地躺在草地上,无意识地盯着头顶的蓝天。

“好无聊啊!”

园园现在的生活,就是非常标准的米虫生活:每日,早上睡到日上三竿起床,早饭中饭一并解决;下午,在山庄里闲逛;晚上,与楚云一起用晚膳;然后,休息。一天结束,第二天继续。

完全的大米虫!唉!自己太堕落了!不过,这古人的**消遣实在太匮乏了!在这里,没有电脑,没有电视,也没有小说,一入夜晚,人们便早早安寝歇息。

楚云是逸云山庄的庄主,经营全国各地的丝绸生意,每天甚是忙碌。只是,再怎么忙碌,晚上都会抽空回来与园园一起吃晚饭。

自己真的是太过份了!好歹也是21世纪独立自主的新女性,怎么到了这里,就成了只会白吃白喝的大米虫了呢?

果然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任何事情只要养成了习惯,就会变得非常自然,很难更改。

不行!我得找点事情做做!不然,真的会变成一只无所事事的大米虫呀!

而且,还极有可能再度变成胖子。

一开始,园园还暗自庆幸,终于可以不用天天早起上班,不用担心丢了工作,做米虫做得非常哈皮。

但是,重复地过着这种生活,也很无聊。

于是乎,她想找些事情做做,再这么吃吃睡睡下去,离胖子又不远矣了。

想起以前的自己,是属于那种喝口水都会胖的体质,一直都是减肥的失败者。

可是,上天仿佛在和园园开玩笑般,这个架空的时空和历史上的唐朝极为相似,从风土人情到服饰穿着,再到审美观。

流行以瘦为美的时代,她反其道而行是胖子;流行以胖为美的时代,她也反其道而行是瘦子。

呵呵!多大的讽刺啊!以前,是想减,减不了;现在,是想胖,胖不了。

园园越想越是忍不住想苦笑,唉!若在以前,我会为这具新生的身体欢呼,因为,无论自己如何胡吃海喝,它都不会发胖,属于那种,我还在现代的时候,曾经羡慕不已,怎么吃也吃不胖的体质。

但是,在这个时空里,却是个大大的异数。

延伸阅读

XCS加盟  http://www.phantasticphinds.com/abzo.shtml
XCS洗脸机是深圳兴奇盛科技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平衡车、思维车、体感车、3D

oneshop加盟  http://www.phantasticphinds.com/x4qs.shtml
oneshop包位于中国广州,本公司是一家女包、钱包,名片包,钥匙包等产品的经销批发

永业加盟  http://www.phantasticphinds.com/xlk9.shtml
双相不锈钢管(老厂)是一家生产双相不锈钢/高镍合金钢/铜镍合金钢的高新技术制造企业。

史班哲加盟  http://www.phantasticphinds.com/g26r.shtml
英国SPANJAARD史班哲公司诞生于1795年,并于1960年成立了SPANJAA

博生加盟  http://www.phantasticphinds.com/nmz3.shtml
博生水泵系一家生产泵阀产品的企业.公司生产的水泵品种繁多.规格齐全.主要产品有七大系

北京蒲蒲兰绘本馆加盟  http://www.phantasticphinds.com/bjue.shtml
北京蒲蒲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由日本规模大的儿童专业出版社:白杨社(PoplarPu

聽玉坊加盟  http://www.phantasticphinds.com/b7sx.shtml
一、优越地理优势南阳市镇平县是我国有名的玉雕之乡,中华传统玉石文化在这里得到发扬光大

洗汰普加盟  http://www.phantasticphinds.com/p3d1.shtml
洗汰普洗涤用品经销批发的洗涤产品、日常用品、化妆品、电子产品、食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

华宇加盟  http://www.phantasticphinds.com/xrn7.shtml
华宇汽车电子导航已通过ISO9001国内外质量体系认证,产品已通过CCC、CE和UL

伊斯曼干洗加盟  http://www.phantasticphinds.com/s2ru.shtml
伊斯曼品牌是武汉众联恒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成立于2001年。2002年8月,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混迹仙魔界第六章在线阅读

    朝暮凌从秋华池回房后足足睡了三日,这三日里连续做着一个极其恐怖又凶险万分的梦。梦到自己与寒夜白被困于大雪之中,没有任何的食物,且还有一群凶尸和成群结队的雪狐。第三日清晨被前院正厅处的嘈杂声所惊醒。“秋滢,外面发生了何事?怎么会如此闹腾?是不是纪少爷拿了什么新奇玩意儿来?”朝暮凌口中所说的纪少爷便是定

  • 十里相思在线阅读第3章

    “谁呀?吃了豹子胆吗?竟敢一大早就闯进我们的地盘来了,还大呼小叫的,这还了得!”一阵粗野狂妄、阴阳怪气的吆喝声从林中一处岔道方向传过来。这吆喝声虽然分贝不算太高,但对于身处寂静的深山老林,如惊弓之鸟的赵柯儿来说,不亚于一声炸雷,让她稍稍缓和的心境顿时又跌入毛骨悚然的深渊。一个高瘦的男人首先摇摇晃晃的

  • 三思而行江湖第五章在线阅读

    此时许之若与苏方怡同样是在边吃边聊,而且还有说有笑的。与其生活品质的不同,享受的环境和食物皆有不同。她们俩个女孩子则是手举高脚杯、听着抒情的音乐、喝着法国的红酒、吃着澳洲的牛排,在醉意朦胧之下,相互依偎在一起忆着往昔。许之若忆着上大学时在国外的风土人情。苏方怡忆着在农村时遇到过的奇闻趣事。聊完回忆还

  • 弃女重生之神医太子妃之第六章

    沈迎夏很郁闷。她给程一炀发消息:我邻居就是我们高中的那个张放。程一炀过了一会回复沈迎夏:有缘千里来相会。沈迎夏:他一开始就知道我们是同一个高中的了。程一炀:什么意思?他认识你?沈迎夏:嗯。程一炀:你高中这么有名吗?沈迎夏难得懒得在乎程一炀的抬杠,一个字一个字打字,字字泣血:他说高二艺术节的时候他看过

  • 剑来斩仙在线阅读第1章

    穆塔城坐落于教皇国的东南边陲,是一个人口不足五百人的偏僻城镇;虽然名称中有着“城”这个名号,但实际上它还远远达不到城的规格和要求。因此穆塔城并没有城堡这类的防御措施,自然也就没有城主和卫兵队伍守护此地。赛博格男爵定居在穆塔城之前,这里的居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定时地便会遭受流寇的洗掠和威胁。赛博格

  • 神话三国铸圣庭究竟是谁?

    花花是七点小说网新晋的实习编辑,主要工作就是配合责编的审核工作。作为最大网文站,每一个责编都非常忙碌了,手下正常都有几百上千个作者,聊新书、审核、安排推荐等等,每天的工作量非常之多,一个人自然是不能面面俱到的,就需要有人帮忙,而新晋的实习编辑就是忙这个的。花花是新来的,也才刚刚熟悉了自己的工作,每天

  • 崩溃的世界在线阅读第一节

    “奶奶的,又活着回来了,哈哈哈……“走在前面的雄壮大汉哈哈而笑,略显兴奋。铁棘村四周巍峨群山环绕,雄峰阔岳,盘踞着万千猛兽,其中更有灵智初开,懂得修炼的凶兽藏匿,它们或是体形如山,力大无穷,或是身如铁石,刀剑难伤,或是能喷烟吐火,诡异难测……危险之极。但是,铁棘村不适合耕种,只能以狩猎为生,村里人每

  • 修真世界的法师在线阅读演技爆棚的赵毅

    “五哥,你看那里有船家!!!”就在这时,不远处飘来一片简陋的竹筏,竹筏上站着一家三口模样的人,其中的女性指着赵毅他们的木船激动的朝旁边的男子说到。赵毅看到这三个人知道,他们就是张翠山一家人。“大侠你看那边有人,你看?”两父子之中的老父亲看见张翠山一家人连忙朝着赵毅问道。毕竟现在船可是赵毅租了。“开过

  • [剑三]除了养娃啥都不会在线阅读第7节

    燕玑掀开了车前盖,里面的东西表面上看着还好,但是不知道有没有出什么隐型的毛病。他看了一眼自己划开一个大口子的左手,想了想,还是抬起来准备舔一舔伤口。他的手抬到肩膀附近,正要低头,却被身后的卿小哥给一把攥住了手腕。“别动。”燕玑抬头看他。“我来,你的手受伤了。”说着,他把手伸向车前盖里面,结果燕玑拦都

  • 向往的生活之地狱主宰之愿逐月华流照君(一)

    隔天,温无忧拿着名牌到达天宫仙院,这个地方可让他好找,来来回回转了三圈才到。天宫仙院就像是人间的私塾,众多仙家子弟聚首学习的地方。不过温无忧天生不喜欢那些四书五经、繁文缛节什么的。以前老爷叫他跟着一位先生学习,不出五天那先生连滚带爬出了温府。至此之后,那老不死的便亲自上阵的。每日拿着戒鞭盯着他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