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失落的武林在线阅读第2节

作者:时空锄 来源:飞卢小说网

由于凌霍是新手,经验等级什么的基本为零,所以只能配备最低级的系统。

只有完成任务获取足够的积分,他才能升级系统,让它可以模拟人类思考并拥有更多功能。

而要命的就是,低级系统是没有检测周围电子监控设备的功能的。

因此,凌霍根本就不知道短短几天里,自己身边的各个角落里就布满了针孔摄像头。

厉戎看着手机屏幕里正津津有味地吃着泡面的某人,鄙夷地轻嗤一声。

堂堂凌家继承人,竟然毫无形象地窝在沙发里边吃泡面边打**,真该录下来让那个女人好好看看他这副模样,一点世家公子该有的教养都没有,那女人怕不是眼瞎了才会喜欢上这种男人。

厉戎关了手机,心烦地不想再看情敌。

这种明明对方哪里都不如自己,可偏偏却能赢得白一苒芳心的家伙,他看一眼就觉得躁郁。

于是心情躁郁的厉大总裁,竟然诡异地想吃泡面了。

这种自从他回到厉家就再没碰过的垃圾食品,时隔多年后一举打败厉家大厨精心烹饪出的高级料理,被端上了面色冷峻的厉总的餐桌。

二十分钟后,厉戎喝完最后一口汤,无言地看着桌上的泡面桶,就像中了魔怔后突然清醒过来一样,表情扭曲了一瞬,避如蛇蝎地一把将泡面桶扔进垃圾桶,然后暴躁地把整个垃圾桶踢到门外,等着明天保姆来一起处理掉。

另一边的凌霍不知道有人因为他快要气疯了,他前世单身惯了,所以一个大男人活得要多粗糙有多粗糙,晚饭不想吃外卖就吃泡面,这样完全没毛病。

至于自己做饭?

不好意思他暂时还没有点亮这项技能。

凌霍吃完一桶泡面觉得有点不够,又翻出一包零食来,一边想着接下来的剧情一边咔咔嚼着。

只要他不在主要剧情人物面前ooc,那他私底下什么样系统是不会管的。

这也算是低级系统唯一的可取之处了吧。

吃完零食凌霍满足地打了个嗝,洗漱完后简单冲了个澡就幸福地抱着被子睡了过去。

他这人说好听点叫随遇而安,难听点就是个二愣子,有点没心没肺的那种。

第二天厉戎顶着眼底的青黑一身煞气地走进公司,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公司员工被吓得当天的工作效率出奇的高,生怕被boss逮到错处给炒了。

由于泡面事件的影响,厉戎整整三天都没主动点开监控软件去监视某个有毒的男人。

直到助理进来汇报工作时顺嘴提了一句厉洋的情况,他这才重新重视起凌霍的行踪来。

厉洋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亲人,凌霍打白一苒的主意也就算了,他有的是时间和他玩,但是敢打他弟弟的主意,那就要做好生不如死的准备。

厉戎不知道凌霍去星光儿童潜能发展中心是何居心,报复也好利用也罢,反正有他在,凌霍休想伤害他弟弟一丝一毫。

“把今天的行程都延后,我去看看厉洋。”顺便把某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收拾一顿。

厉戎这么想着,直接扔掉手中的工作,起身拿起外套,脚下不停地往外走。

“好的。”

助理不敢有异议,跟在厉戎后面,迅速安排了司机,跟着上了车之后,随着车子的启动,坐在副驾的他暗地里叹了口气。

外面人都知道厉洋少爷是厉总的命根子,再加上小孩子因为从小受到母亲虐待患上了严重的自闭症,所以更是被他们厉总当成眼珠子捧在手心里护着,现在凌家小少爷上赶着去招惹人家,这不是平白地给自己找麻烦吗?

另一边的凌霍还不知道危险已经悄然向他逼近,此时的他正蹲在一个精致漂亮得像瓷娃娃一样的男孩身边,静静地看他画画。

他来这里做志愿者也不过是临时起意,因为系统暂时没有发布任务,他又闲得慌,开着车闲逛时就看到了这家儿童潜能发展中心。

看到这里他顿时想起自己在原来世界里的那个小外甥女,也是长得漂亮又可爱,可谁知孩子到了两岁多不会说话还很少和外界交流,最后去医院一检查才发现原来孩子患有先天性自闭症。

这是娘胎里带来的,只能尽早干预治疗,不然越晚越不容易治好。

为此,他不止一次看见自己姐姐为了孩子的病情偷偷地流泪,甚至怨恨自己是因为她不好才让孩子变成这样。

后来他也经常抽出时间来陪外甥女,甚至为此看了许多书,时间一久也算半个专家了,所以才能轻松通过这家机构的测试成为志愿者。

不过好在他外甥女病情发现得早,家长耐心引导了几年后情况也明显改善了不少。

而他就是在外甥女第一次开口叫舅舅之后不久出了意外,不过人各有命,能听到外甥女这一声“舅舅”,他在原来世界也算是没有遗憾了。

凌霍收回思绪,看着面前这个已经十四岁的孩子,想着这里的治疗师跟他说过的情况,有些心疼。

明明原本挺好的一个孩子,结果因为母亲的虐待弄成现在这副样子,要是他母亲敢出现在他面前的话,他一定会违反自己不打女人的原则的。

听治疗师说,孩子被送过来的时候已经六岁多了,早就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所以就算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他们也没能让孩子开口哪怕是说一句话。

凌霍看着面前安静得不像话的男孩,敛去眼底的心疼,给男孩递了一只画笔,见他没反应,毫不在意地笑笑,转而将笔轻轻放在他手边。

然后继续坐在旁边看他画画,也不出声打扰,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气氛看起来非常和谐宁静。

而一路急匆匆赶来的厉戎看到的就是这副和谐的画面,脸上要吃人似的表情一顿,有些不可思议地问这里的负责人:“厉洋竟然能让人近身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通知我?”

负责人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就是今天下午的事,我们还没来得及通知您,您就亲自过来了。”

本来她还想再观察一段时间,如果情况稳定再跟厉总汇报的,可谁知人家消息这么灵通,这么快就过来了。

“您要进去看看厉洋吗?还是我把那个新来的志愿者叫出来和您交流一下厉洋的情况?”

“不用了。”厉戎下意识回答,这种场景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时候就算和凌霍有再大的仇也得放一边,他想让这样难得的情况多维持一会儿。

可是没等他离开,里面的凌霍一抬头就看见他了。

厉戎眼睛微眯,眼神里的警告意味很明显。无非就是让他少打他弟弟的主意,他可是时刻在旁边看着的。

而凌霍面对这样的眼神警告却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女主又不在这里,怎么在这都能遇见他,而且很明显的是,对方显然是冲他来的。

于是秉承着男主人设不能崩的原则,凌霍当即挑衅地瞪回去,然后低头轻声跟男孩说了句“我要走了,下次再来陪你。”

等了好一会儿没有回应,凌霍知道对方这是已经知道了,他轻轻起身,脸上温和的表情在出门那一刻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色厉内荏的敌意。

见到情敌的反应应该是这样的……吧。

凌霍心里想着,尽管还是有点虚厉戎身上强悍的气势,但面子功夫起码要做足,不然被系统判个ooc他又要疼得死去活来了。

于是一分钟后,来到休息室的凌霍不怕死地转身对厉戎开启嘲讽模式:“怎么,厉总也得了某种心理疾病,要来儿童潜能发展中心才能治好?”

说着还特意加重了“儿童”两个字。

厉戎看着他这欠欠的小样,手有点痒想揍人。

“没有你病得厉害,”厉戎一反常态和人打起嘴仗来,“特意找到我弟弟在的疗养机构接近他,怕不是想要进去几天醒醒脑子了。”

“你弟弟?”凌霍有些懵,反应过来后一脸诧异,“原来洋洋是你弟弟?!”

这孩子真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呦,先是有个没人性的妈,现在又有厉戎这种心狠手辣的大反派哥哥,也不知道原著里小孩最后怎么样了,气就气在原著太监了,他就算想知道也无从查起。

“你不知道?”

“我为什么要知道?”

厉戎定定地看了满脸无辜的凌霍一眼,吃不准他是装的还是真的。

不过他不相信巧合,尽管对此事抱有观望态度,但是情感上早就认定了凌霍是故意接近厉洋的事实了。

两人相顾无言了一会儿,最后因为两看两生厌,弄得二人再次不欢而散。

不过因为这次没有女主夹在中间作二人矛盾的催化剂,回到家后的凌霍回想起今天和厉戎见面的全过程,觉得比之上次差了点火候。

不过他倒是没有ooc,系统内设的数据监控显示他的ooc数值一直都在警戒线以下,看来他这次进步不少。

凌霍乐滋滋地奖励自己了一顿烧烤,回去后闻着自己满身的烧烤味有点受不了,门一关几下就把自己扒了个精光。

于是在厉戎不放心地点开监控软件想看凌霍背地里在搞什么的时候,差点被在房间里赤条条地走来走去的某人闪瞎了眼睛。

厉戎闭了闭眼,最后咬牙切齿地说了几个字。

“恬不知耻。”

延伸阅读

三亚湾假日酒店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sndf.shtml
三亚湾假日酒店位于海南岛海岸线最长的三亚湾海坡度假区,酒店俯瞰沙滩海湾,与东、西岛隔

smilelatex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aigz.shtml
smilelatex床上用品是国内生产乳胶制品规模、历史悠久、品质、信誉的生产商。工

美之锦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npr0.shtml
美之锦羊角梳于2010年6月在西宁投资成立,公司注册资金万元,现有加工生产车间200

比力奇环保设备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pqp6.shtml
比力奇环保设备从事饮用水终端净水设备的研发、生产与销售,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

卡侎润滑油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s4ae.shtml
卡侎润滑油属于辽宁汽众润滑油生产有限公司,公司承建于2009年,位于辽宁省沈阳市调兵

阁楼闺秀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olq.shtml
阁楼闺秀是专为中国气质大方,知性的高端女性群体打造的高级手工饰品品牌。阁楼闺秀以深厚

优乐福净水器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g8fd.shtml
优乐福净水器是国内外5A级智能净水器导师,中国净水器十大品牌排行榜评选名,百万网友的

天佐清洁用品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p6iq.shtml
天佐清洁用品建立于1998年致力于清洁工具及清洁剂系列产品的开发、制造、销售和质量支

车饰尚品实业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admv.shtml
车饰尚品实业有着创新的生产设备和管理体系,主要的产品有脚垫、座套等产品,产品种类齐全

宝贝美树坊儿童视觉创艺中心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ytc.shtml
近年来,国家频频出台支持发展艺术教育的相关政策。俨然,以艺术教育为基点而大力发展美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鬼校第一章在线阅读

    杨顺,这是我们故事的主角。杨顺出生于大城市,但不是出生在有钱的家庭。杨伟业,杨顺的父亲,这曾经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但最后却沦落为一个工资微薄的仓库管理员。人生的不得意,让杨伟业寄情于酒,及至酗酒成性,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不喝酒还好,只要喝了酒回家,一家人谁也受不了他乱发脾气。杨顺正在读高二。成绩还

  • 向往的生活之逍遥散人之第八章

    安歌的吻并没有停留,更像是蜻蜓点水。他像是做错了坏事的孩子,在吻上宋静言唇角后立刻起身,连耳尖都因羞愧而泛红。他、他知道他这样做是对师尊最大的不尊敬,可、可他无法压抑自己内心的渴望!他可能再也无法找到一个时机,能这样守着静静睡去的师尊,再也……无法再做这样大逆不道的事……他想转身,还滞留在薄被上的手

  • 尸文人之七星龙渊(9)

    一阵刀风劈砍过来寒光显现,傅晓城拉着程安安转身一跳,将背包抛给苏安六,叫他带着程安安先走。“那你怎么办?”程安安喊。“快走,别扯我后腿!”傅晓城边躲边回话。苏安六和程安安往外跑,看见一间卖剑的店,程安安冲进去拿了挂在柜台墙壁的镇店宝剑,店老板追了出来。程安安往回跑抛出宝剑,喊着:“傅晓城,接着!”傅

  • 证道行第三章在线阅读

    楚阳到是没有理会,招手的那位,门卫青年,他自己到是跑了过来,脸上带着笑容,让楚阳生不起一丝的讨厌之心。此人眉清目秀,穿着一身黄色短袖,到是有几分,翩翩公子的样子,头型跟楚阳几分相似,一头短发,但是发型是,各有千秋,看这穿着,打扮完全不像是个门卫,到像是个世家子弟,楚阳皱眉,这个判断对小镘来说,不是好

  • 一点灵光即是符在线阅读第5节

    “好”大东亚瑟小雨同意。说完几人就分头寻找起来,而午羽依稀记得终极一班里的绑架事件好多都是在仓库里,不由的在离学校附近的仓库中寻找。突然感觉一道窥视的眼光,午羽身体突然一顿,眼神锐利的扫了一眼仓库,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开了。“呼,想不到你在学生中的威望不错哦,这么快就一个学生来救你”绑架田欣的神经老师看

  • (请回答1988)薄荷糖在线阅读第七章

    周日下午,许诺回校时不到一点,十月中旬天气依然炎热,她没有胃口吃午饭,也不想回宿舍或教室,最后从小卖部买了一瓶纯净水在学校门口的书店蹭冷气。因为时间还早又是午休时间,平日周末热闹非凡的书店异常清净,错杂的书架中间,只零星站着几个人。许诺在不同的书架前来回看了看,最后停留在教辅材料的书架前。然后,从众

  • 我被发小坑去结婚了在线阅读第九章

    【目标锁定:罗宁·堡,艾瑟夫医院5F,坐标:N2077·E1406。】安睁开双眼,入目是一片白色以及熟悉的药水味。抬起左手,经过滋生修复治疗后也一丝痕迹都没留下。尝试着坐起来,安取下口鼻上的呼吸器,一旁的身体测量仪屏幕已经显示他的身体各项指标回到了正常值,有规律跳动的曲线证明了他还好好的活着。病房的

  • 永夜凶灵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一起下地狱楚慧就这么看着芸宛在自己面前倒下,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她挣扎着从楚思源身边跑到芸宛身边,伸手探了探芸宛的鼻息,却发现芸宛早已失去了呼吸。她伸手将芸宛还没闭上的眼睛合上,轻声说:“你是不是傻,就这么白白地送了一条命......”楚慧甚至连她叫什么都还不知道。楚思源看到芸宛死了,楚慧如此

  • 七十年代生活日常在线阅读第八章

    “救,救命!”寂静的海底隧道回荡王杰惨烈叫声。林幕倏的抽出匕首冲去。陆迟握住林幕胳膊,摇头:“别去。”林幕犹豫几秒,沉默放回匕首。白染贴着玻璃侧身捡起受惊摔落的手机,余光注视林幕兜里微露的匕首手柄。楚灵灵惊叫:“怎,怎么回事?身体不受控制?”很快,楚灵灵表情一变,声音转惊恐为僵硬的镇定,老成道:“我

  • 僵尸世界:我成了假面骑士空我之寻找线索

    一人一兽来到一家生意不错的酒楼,李一然大气的点了一整桌菜,与赤焰胡吃海喝起来,一直吃到半夜才回到叶府睡下。第二天醒来,按了按酸胀的脑袋,李一然才懊悔起来,自己亏大了,昨天花了自己好多银子,他迷糊记得最后赤焰又叫了好多名菜,哎,都是我付的钱,亏大了亏大了。起床想找赤焰算账,发现赤焰居然不在屋内,这时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