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默默前行在线阅读第5章

作者:清泉石上流 来源:纵横中文网

去乾坤学宫的一路并不枯燥,冬夏发觉这世上修士到底是少数,大多仍是像她一样没有修为的普通人,过着普通人的日子。

虽说冬夏有些想不起来自己从前操的是什么营生,但这不妨碍她对大多陌生事物都产生浓厚的兴趣。

乾坤学宫前的最后一次入城时,冬夏刚随着黎清迈过城门,便敏锐地嗅到了空气中飘荡着的一股甜醺味。

她动动鼻子便很快找到香味的来源:是一家离城门不远的小酒馆,长得十分朴素,土棕色的酒坛顶上用红纸封着,可也盖不住那扑鼻的酒香。

自从离开红叶城后,黎清的行踪似乎便被外界获知,后面几次入城时,都有修真的门派弟子在城门口恭迎,一个个都是毕恭毕敬堪称崇拜敬仰的态度。

——只是看冬夏的眼神都有些微妙。

不像轻蔑,也不是艳羡,就是微妙且古怪。

见到冬夏目光所向之处,一名弟子对她介绍道:“那是本地有名的‘紫霜’,修真者和凡人都爱喝,远近闻名的。”

冬夏点点头,小声同他打商量:“贵不贵呀?一坛多少钱?”

“……”弟子噎了一下,道,“不用钱,这俗世之酒招待仙尊恐怕还不够格。”

“够的够的。”冬夏赶紧拽拽黎清的袖子。

黎清正同另一边的主事弟子说话,被这一拽给打断,偏头看了一眼冬夏:“想喝?”

冬夏连连点头,将诚挚热切的眼神往黎清面前怼。

酒香就像是馋虫往冬夏肚子里钻,她觉得自己失忆前八成也是个酒鬼。

黎清便结束了同主事弟子的对话,道:“去尝尝。”

主事弟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快步向前替两人领路,边道:“那我这就将酒馆中人清空,好让仙尊您慢慢品尝。”

“为什么呀?”冬夏倾身去看走在黎清另一侧的主事弟子,“人家好好在里面喝酒,又不是没有空的桌子。”

“这可是黎清仙尊!”主事弟子皱眉道,“怎可与凡人同席而饮!”

这话其实把冬夏也给骂进去了,她眨眨眼哦了一声,倒也不觉得怎么气恼。

仙尊这个称呼似乎代表着崇高无上的地位,冬夏还没有见过敢对黎清不敬的人,她甚至觉得这些人都将黎清当做高高在上衣不染尘的神仙来对待了。

可她所认识的黎清却是有血有肉,偶尔也会生气的。

冬夏不再吭声,黎清却冷声道:“你们不用跟着。”

主事弟子面色一白:“敢问仙尊,可是有什么招待不周之处?”

“冬夏,”黎清没理会他,朝冬夏伸了手,“来。”

冬夏握住黎清的手朝小酒馆走了两步,又回头看向呆立在原地的一群仙门弟子。

这一群人都如丧考妣地垂着脸,仿佛遭受了莫大的打击,只有主事弟子还在看着黎清的背影。

见到冬夏回过头来,他的脸上露出两分难堪之色。

冬夏好心朝他笑了笑,对方的表情却更加难看,一挥袖带着诸弟子一道离开。

好心被人当了驴肝肺,冬夏也不甚介意,她大半的心思都已经飘到了小酒馆里头那些坛坛里头。

眼巴巴等着黎清要了一坛紫霜开封后,冬夏陶醉地深吸了一口气,对黎清道:“我觉得我从前应当也很爱喝酒。”

黎清嗯了一声。

冬夏没在意他这一记鼻音,将杯子递出去接了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架势豪爽得很。

黎清又替她满上了一杯。

暂时压了酒瘾的冬夏舔舔嘴唇:“你不喝吗?”

“我不喝酒,”黎清顿了顿,“但偶尔酿酒。”

冬夏的眼睛亮了。

“都在宗门洞府中,等带你到那便可开封。”黎清道。

“好呀,”冬夏美滋滋道,“如果乾坤学宫没有收获,接下来不就是去问天门了?”

她已忘了自己曾经想要分道扬镳的事情。

黎清翻转手腕,用了个简单的引水法诀将酒液从坛中移入小酒壶,再将酒壶放到冬夏面前,似不经意地问:“不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冬夏鼓了鼓脸,晃着酒杯道:“可我一时也没有线索,你不是说问天门有医修,说不定能帮我看看是不是生病吗?”

“我有位师叔是仙域闻名的圣手,”黎清颔首道,“她近期便会出关。”

冬夏好奇道:“是仙魔大战时受伤了吗?”

“她在那场大战后得了领悟,闭关是为了突破。”

他实在太有问必答,又过于耐心,导致冬夏对着他时全然没有那些宗门弟子的诚惶诚恐、敬仰崇拜,自在放松得很。

“你是仙尊,一定也参战了?受伤了吗?”她关心地问道。

黎清眉眼微动,神情柔和了些:“无碍,我闭关是为了……别的事。”为了将冬夏变成现在这样。

“那就好。”冬夏笑眯眯提壶给自己倒酒,觉得小酒杯不太够用,又问店家换了个酒碗来捧着喝。

一坛子紫霜都下了她的肚子,黎清果然滴酒不沾,在酒馆里喝了一壶他自己带的灵茶。

将酒坛喝到底朝天的时候,冬夏终于有了两分醉意,她支着晕乎乎的脑袋歪头盯着黎清看,感慨:“你真好看。”

黎清道:“你说过了。”

“那我也可以再说第二遍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冬夏觉得说话有些费力,不由自主软绵绵地拉长声音,“虽然你们修仙的都比普通人气质出众一些,但你还是他们中最好看的!”

朦胧的重影中,她似乎看见黎清笑了笑。

只是嘴角极为细微的弧度上扬,笑意一闪而逝,一错眼的功夫便会看漏。

就算一直贪恋美色地凝视着,冬夏也不太确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若要让你在记忆和美色中只能选一项呢?”黎清问。

冬夏不假思索地道:“我有不得不报的仇,一定得找回记忆才行。”

说完这句后,她没有听见黎清的回复,晃了晃脑袋又眯眼去看他,撒娇地道:“而且,你不是也会帮我嘛。”

不知道过了多久,黎清才轻声应了她。

“当然。”他的声音语调里听不出情绪。

冬夏得到并不意外的答案,安心地朝黎清弯出一个甜甜的笑,不胜酒力地趴到桌上,将头枕在手臂上侧脸看他的脸。

当真是一张再挑剔的人也找不出错的面孔,五官轮廓都俊美得不像真人,偏偏又仙气凛然,叫人不敢生一丝冒犯之心。

明明是至高无上的仙域之尊,却对她关照颇多到了一种令人生疑的地步。

冬夏越想越混沌,酒意从面颊醺到脑子里,不由得懒懒打了个哈欠。

“困了?”黎清的声音在她近旁问,“回去再睡。”

冬夏嗯嗯了两声,却只是嘴上应,身体连一根手指也不想移动。

半晌,身旁传来一声叹息,她被人动作柔和地从长凳上抱了起来,陷入黎清气息的包围中。

冬夏挪了挪身子,醉意上头懒得动弹,干脆整个人蜷作一团躺在了黎清胸前,贴着他的肩窝呼呼大睡过去。

黎清要是想对她不利,手无缚鸡之力的她早就死好多次了。

……

冬夏一觉酣睡,醒来时身处一间宽阔明亮的房中。

这里不出意外就是当地宗门弟子给他们安排的住宿之处。

这说来还真有点为难他们——修士们不用睡觉,可冬夏不睡不行,黎清的身份又摆在那儿,这安排便成了个难题。

冬夏伸了个懒腰爬起来,发现身旁放着壶凉茶,底下还压着字条,是黎清的字迹。

她边喝边看了眼,黎清说他宗门有人来,需离开片刻,让她留在此处等候。

纸条上还带着墨香,大约写下还没有多久。

冬夏喝完一杯茶,将纸条重新压到底下,转而去窗边打开窗子看了眼天色,诧异地发现自己这一醉似乎并没有多久。

——难道她天生便是当酒鬼的料?

黎清叮嘱她不要乱走,冬夏倒也没这个意思。

眼下所处的城镇中,只有这紫霜酒对她来说能引起些兴趣,便没什么好走访的。

冬夏倚在窗边向底下街道张望,看凡人来去,偶尔其中路过一个仙风道骨、气质出尘的修真者,便被他人报以羡慕尊敬的目光,有些兴致寥寥。

不知为何,她心中某处角落就是残留着“修仙没什么了不起”的印象。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不能修炼而产生的叛逆心理?

扫了一会儿没见黎清回来,冬夏又有点儿无聊,正要将窗页重新关上时,目光却被底下的一行人给吸引了注意力。

这一行人两男一女,两个青年将一个看起来七八岁的小姑娘挤在中间,边走边训斥,而小姑娘则是一直挣扎着想要摆脱他们的桎梏,双眼红通通的好像刚刚哭过一阵。

冬夏聚精会神地侧耳听他们的对话,模糊地顺着风捕捉到几个词汇。

“贪玩”、“还敢狡辩”、“回家教训你”。

这本该是很寻常的兄长教训调皮妹子场景,可冬夏就是不知道心中何处被触动了下。

街上行人们偶有朝他们投去注意目光的,在听见青年的教训之语后便又见怪不怪地将视线收了回去。

小姑娘委屈的目光左右环顾,像是要找一个能帮她说话的人,可终究没能找到,被两个人高马大的青年挟在当中一路远去。

冬夏立刻转身下楼,在门口匆匆对穿着门派制服的弟子道:“若是黎清回来,跟他说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两个弟子古怪地对视了一眼,还没说话,冬夏已经像一只敏捷的小鹿从他们中间穿了过去,小跑着去追方才的小姑娘和那两个青年了。

一名弟子还想去拦,被同门抓着手臂阻止了:“她自己要出去,你管这么多干什么?咱们城里还能叫她出什么事?”

“可毕竟是仙尊带来的人……”

拦人的弟子不屑地笑了笑:“一个凡人,在仙尊眼里和猫猫狗狗没有分别,不过就是顺手一救罢了。”

心中有一道声音在催促她“快点、再快一点,不然就来不及了”,冬夏根本不敢缓下脚步,一路从人群中狂奔穿梭,直到见到那三人呈一个“凹”字型的背影才放下心来。

追逐的过程中,她已经不知不觉离开了最繁华的地段。

哪怕对这城镇不熟悉,冬夏也能猜想再拖延下去只会周围人烟更加稀少。

于是冬夏缓了缓呼吸,挂起甜美的笑容上前两步,假装惊喜地扬声喊道:“前面的人是不是盈盈?”

被两名青年挟在当中的小姑娘骤然回头看向了冬夏,一双张皇的杏眼中露出求救之意。

*

黎清回转的时候,房中已没有了冬夏的身影。

他并不意外地在室内停留片刻,指尖轻轻抚过冬夏方才饮茶用过的杯沿。

冬夏逃走也没用。

别说这一个城,哪怕她逃到仙域的另一端,黎清的气机也远远锁定住她的行踪。

黎清取出白玉罗盘查看,指针的方向坚定不移地指着北面,同他锁定的冬夏位置是同一处。

冷白手指一盖便将罗盘收起,黎清转身出了房门,顺着冬夏刚才的路径下楼出门。

门口弟子忙不迭地向他行礼:“见过仙尊!方才您带来那个凡人说有事需要自行出门,不必通知您。”

“你们本该拦住她。”黎清淡淡道,“她柔弱无力,碰见歹人如何自保?”

拦人的弟子登时冒出了冷汗:“是晚辈疏忽,仙尊恕罪!”

“看服饰,你是内门弟子。”黎清看了他一眼,“……但更适合去外门磨砺一阵。”

弟子面露惊恐之色,脚下一晃软倒在地。

他好不容易熬入内门,可黎清这一句轻描淡写的话便能一脚将他重新踢回不受重视的外门。

边上的弟子怜悯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同门,庆幸于自己没有和他说一样的蠢话。

再怎么是个平平无奇的凡人,也是仙尊带在身边的。

哪怕真是只猫猫狗狗,仙尊的玩物也比一般修真者地位高得多。

“仙尊,冬夏姑娘是往那边走的,我看她行色匆匆,应当是真有急事,因此才没有阻拦。”还站着的守门弟子立刻亡羊补牢。

黎清转脸往他指的方向看去,面上喜怒不辨,眼神幽深似黑渊:“我知道她在何处。”

天涯海角,仙魔两域,他随时能将冬夏带回来。

延伸阅读

大唐:开局融合霸王项羽之第十章  http://www.115sou.cn/bwr.shtml
元春听得越发怔住了,细心揣度,方大悟过来:再过两年多,可不就是大选了?张怀信是从二品

当爱在靠近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115sou.cn/x8mp.shtml
“慧珍,你醒啦。”慧珍?苏晴缓缓地睁开眼,看着眼前陌生的小男孩,又将目光转向自己小小

DC上帝在漫威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115sou.cn/nw9j.shtml
《摩登如来神掌》影片讲述了广告公司职员武德辉与厉池,在秘洞中解救了元朝公主云萝公主和

龙珠之捡属性系统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115sou.cn/s94e.shtml
----------------【书房内】---------------离云飞摁住伤

诛神剑榜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115sou.cn/yiu.shtml
既然不是幻觉,那么是不是说明这幻实链具有某种奇异的力量呢?那么,是不是我的作业已经完

养了四年的儿子成精了之禇总害羞了  http://www.115sou.cn/si07.shtml
“今天晚上怎么办?”禇红娇突然开口,“这地上有点脏,还有虫子,最最关键的是,地上有点

炮灰男神[快穿]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115sou.cn/sf8p.shtml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白秀月又采了一些野菜,然后将自己的篮子填的满满的。现在这个要什么没

[综武侠]都说了真的是你妈!互相耽误  http://www.115sou.cn/uuc1.shtml
第6章世上最堵不住的,就是人的嘴。那夜御花园中闹成一团,二阿哥避开.乳.母宫人,深夜

跑男之明星医厨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115sou.cn/sp1o.shtml
三日后,天门郡以北,南陈北周交界处。这里地处关外边陲,一眼望去是辽阔苍茫的戈壁,伴有

快穿之极品人生在线阅读天赋  http://www.115sou.cn/xzy3.shtml
这金黄色的光芒一闪而逝,快到杨天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但在这之后,原本有些阴沉的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你是我的初见在线阅读第1节

    时值三月,一夜小雨过后,春风拂柳,暖阳初现,整个小镇都显得生机盎然,一位中年道人大踏步走进镇子,这道人身着蓝布道袍,下着十方鞋,上戴逍遥巾,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双眸子精光四射,颔下一缕山羊胡,宽袍大袖随风而动,甚是潇洒,只是身后背着一根长长的东西,黑布包裹着,不知为何物,与此人形态颇为不类。这时天已

  • 第八封情书第4章在线阅读

    她微微启唇,恍恍惚惚地说:“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很多很多年。”沈千易微微一怔,随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摸摸她的脸蛋,笑道:“当然。”“我还想睡你。”易初说。沈千易笑意更浓,他低头,凑近她耳边,用那能让人耳朵怀孕的嗓音低低笑道:“等不急了?吃完饭就可以。”他说完,在易初的嘴唇上啄了一下。“不

  • 太上修行记在线阅读第5节

    楚默的位置就在第一排,唐野刚好在她后面——不,应该说不是刚好,而是今天早上得知坐楚默的座位之后他暗戳戳去找了主办方调的位置,本来他坐在另外一边的第一排,离得还很远。等楚默走进来,自然有工作人员引着她找到自己的位置,她一眼就看到了似乎很正经地坐在自己位置后面的某人。那故作镇定的表情真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

  • 成了反派心头宠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二天,办事效率max的蔡则宇就把关于齐诺的资料放在了自己的桌子上,尹婳拿起一看,发现齐诺的家世也不比赵明樊差,看起来石虹芸当真有手段,居然也勾搭上了这人,尹婳微微思量,决定再让那个私家侦探继续跟踪石虹芸。既然石虹芸有本事勾搭了赵明樊又勾搭了齐诺,指不定还要勾搭上什么人呢,只要私家侦探跟着石虹芸,她

  • 他的小甜猫在线阅读喜获褐蛇

    王莽看看表,现在时间还早,于是王莽拿了竹篓,便向村外的小河边走去。这条河的源头在山上,是山里的泉水汇聚成河流下来的。这河虽然很小,却是王莽和村里小伙伴最爱玩的地方,抓鱼摸虾,游泳解暑。整个暑假,王莽和小伙伴基本只要有空每天都来。今天王莽可没叫小伙伴,今天他是有目的的,被别人发现他的秘密,所以就自己一

  • 爱情芬芳与你同在第9章在线阅读

    第一卷第二十章夸张的夏实(1)因为樱濑和野美老师都不相信自己会胖得这么厉害,所以就把凯弦的称给借到自己的房间去再称称看。这也不难怪的,女人爱漂亮吗!现在发现自己突然胖了,能不紧张那才叫怪!凯弦也懒得去理樱濑和野美老师了,所以就自己动起手来做饭吃。可是没有想到樱濑和野美老师能在楼上呆这么久的,这都30

  • 你和人头都归我[电竞]第一章

    “你好,我叫杨苏童。”一只黑布隆冬的手伸过来,周雯岚捏着自己的公主裙裙摆,小心翼翼看着手的主人,脸上也好不到哪里去,脸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像煤炭,黑黑的。“小岚,不可以没有礼貌。”周春兰推了一下女儿,周雯岚这才不情不愿地伸手握住。贾雅琴笑了笑,随意道:“是我们家小童调皮,身上脏死了。”说完推搡了一下

  • 明朝消失(小修)

    “出什么事了?”林景辉和聂惠儿相知相交了多年,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的不对劲。“没什么。”聂惠儿笑着摇头,手指轻快地删除了短信,“就是工作上出了点问题,我那经纪人婆妈地嘱咐担忧我呢。”“呵,看来不只是一点问题呢。你那五大三粗的性格真得改改,要不然迟早被新晋小花比下……咳咳!!你干什么?!”瞬间,男人脸色苍

  • 穿成太子的娇宠小仙女在线阅读第五节

    “你居然当临召了?”墨小爷几欲抓狂,想抓着傅清明的脖子,狠狠地晃荡。对,最好是折断了它。以前他们姑苏一中也有考上云城大学的学长,在一次回母校的宣讲会上讲述了自己如何如何努力奋发考进云城大学这一国内乃至国际名校的经历,听地座下的学弟学妹们频频点头,甚至热泪盈眶抬手抹泪的。只是,他在结束时,却偷偷讲了一

  • 都市:亲爱的,我摊牌了!《花羽墨》第七章

    幽州城内,韩羽和韩枫走在热闹的街市中,两人都在过往的摊铺上寻找着适合的礼物,韩羽被一处石器摊吸引住,转头和韩枫说道:“我去那边看看。”韩枫正好也想自己一个偷偷挑个礼物,答道:“好,那我们一会在前面的幽州客栈汇合。”韩枫经常为韩金出去执行任务,这幽州城早是熟悉不过了,韩羽来到摊子前,看到各种石器制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