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龙珠世界里的道士之第二章(2)

作者:烈日当头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是隔壁茶楼的侄子吗?”王夫人瞧见了冒出来的姬旅,向龙湘询问道。

龙湘嘴角微微上扬,点头道:“是的。”说着伸手朝姬旅挥了挥让他过来跟人打招呼。

姬旅正愣神的看着王清朵,忽然余光瞟见龙湘的动作,一激灵赶紧跑了过去鞠躬道:“夫人好。”

王夫人乐呵呵的对他笑笑,倒是龙湘和白英环有些诧异,姬旅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

姬旅裂开嘴笑,格外讨喜,目光却时不时瞥向王清朵,忽然想起什么,扭头就往屋后跑去。

王清朵被他瞧的粉脸泛红,见他离开正松了一口气,姬旅又从屋后跑了出来,一手拿着一碟点心,放到王清朵面前,“给你吃。”说着又往屋后跑去。

等他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捧着最后一碟点心,刚出来就被白英环揪住耳朵,不忿道:“你小子怎么突然转了性了,也没见你对姐姐这么好过。”

“胡说胡说,”姬旅连忙辩解,白英环手里力气不大,只是着急,腾出一只手乱挥乱打,“快放开我。”

白英环见他乱打一气,可没留力气,于是赶紧放开手让他去送点心。

姬旅得脱,又把点心放在王清朵的面前,而且往前推了推,热忱道:“给你吃,都给你。”

王清朵低着头,双颊绯红。

两个大人只是笑看,王夫人还伸手摸摸姬旅的脑袋。

“夫人,你也吃。”姬旅乖巧的对王夫人说道。

白英环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入夜,姬旅吃过晚饭,便要随同冯嘉前往陈丰的武馆。

龙湘本就和姬齐是旧相识,一起来到余安城,吃饭也都在一起,饭桌上不免说到姬旅今日的行为,加上白英环添油加醋,惹得众人大笑。

陈丰的武馆在城西,冯嘉牵着姬旅的手走着,天黑的时候雨停了,城里归家往来的人多了许多,王达明正好顺路去取东西,也就跟着去了。

“真的想练武吗?”冯嘉淡淡的问道。

“想,”姬旅想起了下午的遭遇,又变得气呼呼的,“我今天怎么打也打不过那小子!”

“哦?”冯嘉奇道,“为什么呢?”

“以前我打架,我都赢的,有些那么高那么壮的都打不过我。”姬旅说着踮起脚用手比划。

“嗯?”冯嘉和王达明都惊了一下,随即笑笑,只当他是吹嘘自己,王达明敷衍道,“你可真厉害。”

姬旅扬起脑袋得意的哼了一声。

王达明暗笑,问道:“今日呢?”

“今天那个人比我还瘦,可是我怎么跟他打都打不过,打他他也不疼,打我我就倒了。”姬旅又怒又疑。

冯嘉皱了皱眉,问道:“是谁家孩子?”

“不认识,”姬旅摇摇头,“今天第一次来,跟小兔来的,小兔打不过我,让他来找场子。”

冯嘉哑然失笑,都是孩子,打闹而已,他们都知道,只是‘找场子’的说法让他觉得好笑。

“冯叔你别笑,”姬旅急道,“我又没骗你。”

“好好好,”冯嘉赶紧表态,“没事,去练武,练了之后找回场子。”

冯嘉心里产生一丝异样感,若是真如他所说,怕是有人弄错了某些事。

“小兔是哪个?”王达明问道。

“小兔就是东街米铺的孩子,他姓涂,我们叫他小兔,还有姓杨的两个是大羊小羊,还有小牛小马,姓胡的我们叫他小虎。”姬旅认真的给解释道。

“那你是小鸡……嗯……”王达明问道,“……吧?”

姬旅挣开冯嘉的手抬脚往王达明小腿踢了一脚,气道:“我叫你小王八你开心吗?谁会用这样的称号?”

王达明哈哈大笑,问道:“不开心不开心,那叫你啥?”说完发觉小腿被踢的着实有些疼,伸手揉了揉。

“因为经常说起我就加个‘吧’字,后来我就不让他们叫我小鸡了,”姬旅说道,“我让他们叫我小驴。”

王达明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冯嘉问道:“这有更好吗?”

姬旅一人白了一眼,说道:“我有什么办法,名字就这两个字。”

在三人的闲聊中,一起走到了火耳武馆门口,王达明还要往前,便离开了。

武馆门口两个硕大的石狮子,在灯笼的微弱光芒下格外的凶狠,夜色下栩栩如生,猛兽仿佛要随时扑向来犯者。

门口有一个陈丰的徒弟,看到两人便问来有什么事,姬旅只顾着看两只石狮子,冯嘉说明来意,那个徒弟懒懒散散的前去通报。

两人都没在意,姬旅拉了拉冯嘉袖子,说道:“这大狮子,我们店门口怎么不放几个?”

冯嘉心头一惊,这话要是给姬齐听见,还真得弄两个来,说道:“我们是茶楼,放这个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放两个多威风啊?”姬旅不悦道。

冯嘉眼珠子一转,说道:“如果你弄两个,陈丰师傅一看你这是要自立门户啊,肯定就不能教你练武了。”

“有道理!”姬旅认真点头,“等武练好了再弄!”

冯嘉翻了个白眼,不知该说些什么,这时候门里传来动静。

“冯先生,哈哈哈,”门里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冯嘉满脸惊恐的拱手行礼,答道:“不敢当,怎敢劳烦陈老亲自迎接。”

姬旅也看到了他,茶楼里匆匆见过几次,两鬓花白,和冯嘉差不多高,但是很壮实,古铜色皮肤,目中有精光,全无老态。在冯嘉提醒下才想起该行礼,于是学着冯嘉的样子拱手。

陈丰好奇的看了一眼在旁边的姬旅,对他招招手,然后挽起冯嘉的手,两人一同走进大门,前往大厅。

姬旅跟在后面,踏进门槛,先前那个通报的徒弟不敢出声,陈丰一共没去过几次客至茶楼,也没听过有什么交集,怎么会如此热情对待,赶紧对里面要好的师弟示意,好好照顾这个孩子。

有眼色的弟子早已经迎了上去,却听陈丰说道:“小旅快来,你们谁去弄些点心来。”

“诶,来了。”姬旅正好奇的看着院子中各种刀枪剑戟石锁木桩,听见喊自己赶紧跑了过去。

宾主坐定,自有人沏茶奉上,陈丰感叹道:“你家就是只能喝些茶,啥时候有酒啊?我一定常去。”

冯嘉苦笑,答道:“厨子的菜没想好,酒酿了掌柜说年限不够。”

陈丰抚掌叹道:“可惜可惜。”

“等酒开封,一定给陈老先送来。”冯嘉认真道。

陈丰哈哈大笑:“放心,我闻着酒香肯定第一个到。”

点心端来,陈丰才问道:“今日有何吩咐?”

“是这样,这孩子嚷嚷着要习武,掌柜的拗不过,于是让我带他来贵处,问问陈老可否劳烦指点一二,成不了修者权当锻炼身体。”冯嘉说着起身拱手欲行礼,被陈丰托住。

“哪敢说劳烦,樊掌柜吩咐,在所不辞。”陈丰笑着答道,算是答应了下来。

冯嘉赶紧称谢,又道:“这孩子顽劣不堪,恐怕要陈老多费心。”

“无妨,只要你们别心疼孩子,到时候来问罪我可担不起。”陈丰说完两人哈哈大笑。

又聊了一会儿,约定了择日拜师,冯嘉带着姬旅起身告辞,陈丰送至门外,才算作别。

翌日,姬齐带着姬旅去了书院,说是决定弃文从武,今后不来听杨先生说圣贤书了。

那杨先生如蒙大赦,喜难自胜,装着痛心疾首道:“入了下乘,不读圣贤书入了下乘,嘿嘿嘿嘿。”只是憋不住笑嘴角抽搐。

姬齐咳嗽了一声,两人便告辞离开了。

这一天杨先生没有惩罚淘气和背不出书的孩子,大家都以为先生中了邪。

下午的时候,姬旅又跑到了孩子们聚集打架的小巷子,找到小兔一把揪住,厉声道:“我要去练武了,等我练好陈师傅的本事,你再把那个人叫来。”

小兔当然不肯示弱,努力的挺起胸膛,色厉内荏大叫:“你只管去学,我到时候让他来收拾你。”

姬旅一把将他推倒在地,在众人的目光下头一回便走了。

孩子们先是沉默,然后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

“他要是去练武,我们不是更打不过他们了吗?”

“没事,让小兔找鹰兄弟来。”

有人问小兔:“他还会来帮你吗?”

小兔起身拍拍身上的土,没说话,低着头。

正巧杨忠信在此经过,目睹了全程,瞧得乐呵,见那小兔隐忍心中有些好奇。

孩子们也疑惑的看着小兔,等待着他的回应。

“哇,”小兔被问了几句,大哭起来,“妈妈他又欺负我。”边说边往家的方向跑去。

留下一众孩子大眼瞪小眼,纷纷露出果然还是如此的表情。

杨忠信挠了挠头悄悄离开。

姬旅蹦蹦跳跳的回到茶楼,打了招呼,又从后院进了胭脂铺。

“又来了,今天人家可不一定来呢?”白英环一见到他便开始挤兑起来。

两人斗了一会儿嘴,姬旅落了下风,才说道:“我是来找龙婶婶的,才不理你。”

“去去去,懒得理你。”白英环心情大好,自顾自整理柜子去了。

姬旅悄悄对着她的背影吐舌头,然后来到龙湘身边:“龙婶婶,昨天你跟王夫人说得什么呀?”

龙湘疑惑:“说了什么?”

“就是清朵妹妹什么什么的?还有司马家什么什么的?”

“哟,”白英环回头打趣道,“见一面就妹妹了?再见到不是要跟人回家了?”

龙湘哈哈大笑,姬旅气急败坏的瞪了白英环一眼。

好一会儿龙湘才跟姬旅说道:“你那个妹妹有成为修者的潜质,而且天赋不低,司马家在城外的高人想要收她为徒,王夫人怕孩子要吃苦,以后也危险,舍不得她去,昨天司马家家主去了王家府上说这事,她一个普通妇人也拿不了主意,所以来找婶婶说说话。”

“修者?”姬旅低声呢喃,脑海里一下子千头万绪,又抬头道,“听说跟练武不一样是吗?”

龙湘富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点头称是。

“那跟王夫人说说,我们一起去练武呗?”姬旅试探道。

“说得孩子话,”龙湘温柔的摸着他的脑袋,“你好好练武,以后多去找她不是一样吗?”

姬旅憨笑,告辞回了茶楼,白英环对着龙湘眨眨眼,两人相视一笑。

又过几日,是个好日子,姬旅的拜师礼定在这日。

姬齐花重金在余安城最豪华的酒楼买了十坛好酒,定了桌菜。先是在武馆行礼奉茶,叩拜称徒,然后一行人移步酒楼。

陈丰带了两个徒弟,茶楼和胭脂铺的人倒是悉数到齐,整好坐满一桌。

陈丰对他们极为客气,两个徒弟都是惊讶不已。

姬旅拜师的事在城里传开,陈丰识人之明闻名已久,武馆里好些严格上来说不能算徒弟,若是好苗子,他会自己开口,否则求也没用。

杨归听随从说起,于是问了一下,有些诧异,想起了司马家家主对茶楼掌柜很客气,心中疑惑更甚。

杨忠信正好过来书房询问一些修行上的事,看他在思考,于是问道:“父亲在思考什么?”

“没什么,修行遇到问题了吗?”杨归回答道。

杨忠信点头称是,杨归忽然心中灵光一闪说道:“要不让你拜陈丰为师吧?”

杨忠信一愣,说道:“我有问题问父亲难道不好吗?”

“集思广益岂不是更美?”

“全凭父亲做主。”杨忠信答道。

解答了杨忠信的问题之后,杨归想了想露出笑意,伏案看书。

陈丰喝的酩酊大醉,十坛酒哪里够,酒楼老板见是陈丰又多卖了三坛,才喝了个尽兴。

见陈丰醉了,姬旅也就跟着龙湘他们先回去。姬齐和冯嘉两人陪着陈丰回武馆,本来是两个徒弟扶着,没想到走了几步,陈丰稍微清醒了一些,走得稳了就和姬齐冯嘉边走边聊。

走到门口,陈丰打发两个徒弟先进去,姬齐说道:“这孩子没有修者资质,怕是坏了陈老识人的名声,实在惭愧,若是不听话只管跟我说,我收拾他。”

这话冯嘉就先是不信了。

陈丰摆摆手说道:“不会不会,这孩子初看着没资质,可是后来我拉他手时用自己的能力细品,觉得只是资质太差而不是不能,但确实能成为修者,只要苦练,也许时日久些,这第一步踏进去确是没问题。”

延伸阅读

隆兴五金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drdj.shtml
隆兴五金不仅继承了华龙窗具的全部工艺及,而进一步发展到具有12种系列产品,上千个品种

旺德利超市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soe1.shtml
旺德利超市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天津旺德利超市发展有限公司是提供超市加盟、天津超市加盟的

忠芝蓝莓酒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ytnq.shtml
忠芝蓝莓酒的酿酒原料野生蓝莓出产于中国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中,成熟的野生蓝莓表皮有白霜

爱娃贝丽化妆品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dgbv.shtml
爱娃贝丽化妆品2009年,与广州市衡美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结成战略联盟,将药草SPA精粹

欧圣迪智能马桶盖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sw1u.shtml
本公司专业从事卫浴洁具的生产。公司自成立起,始终坚持“诚信为本”的宗旨,以信誉好,质

欢乐迪KTV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gy9l.shtml
公司简介:欢乐迪成立于2003年8月,是畅享(中国)投资旗下的一家集健康、时尚、休闲

泰木峰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ylnx.shtml
泰木峰女鞋是太原洪荼商贸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主要经营河北库存鞋,经销批发的滑板鞋、

易思铭电子材料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n7os.shtml
易思铭电子材料是一家致力于工业自动化领域的高科技企业,业务涉及各种材质以及多种规格接

唯壳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netd.shtml
唯壳手机支架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

埃费尔流体智控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d8u6.shtml
无锡埃费尔流体智控仪器有限公司作为国内外流体智控仪器供应商,生产、销售阀门限位开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岁暮而至的你之第八章(8)

    由乃愣了一下:“你说什么?”爆豪胜己赤色的瞳孔里好像有小星星:“我说我喜欢你!!”此刻躺在黑色的巷子里浑身无法动弹然而意识清醒的真·爆豪胜己:“……”绿谷出久抿抿唇,飞快地捡起了手机往后退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由乃后退了一步,拍开了他的手:“抱歉,我不喜欢你。”渡我被身子很明显地失落了,她眨了眨眼睛:

  • 女主她天生爱撩在线阅读第9节

    “喝下去。”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就算是用命令的口吻说的我也喜欢。男人手中拿着的药剂瓶是我亲手准备的,没想到会用在我自己身上。他的命令我必须服从,谁叫我是他养的一条狗,一条会咬人,一条可以随时丢弃的狗。药剂我是一饮而尽的。味道有点……反正很难形容,不怎么好喝。“先生,垃圾已全部清理完毕,麻烦支付一下费用

  • 黑暗巫师在线阅读第3节

    机场外公交站台处。周浩来道这里,准备坐公交去市中心。虽然他有钱打的,但是,魔都周浩也是第一次来,谁知道滴车师傅给他拉到哪去。所以他觉得还是老实的坐公交吧。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一个女孩。女孩身穿一件黄色的T恤,黑色的短裤加上一双白色的运动鞋,配上一头利索的短发,显得精致又可爱。周浩愕然的看着面前的女孩。

  • 天·竞DM第三章

    冷清秋轻轻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一身白衣的男子站在了自己面前,竟是姬如风.不知为何,冷清秋心里涌起一些小小的失落,她看到姬重烈头也不回,这一刻竟已经上了楼.姬如风依旧是满脸笑意,看似修长却又十分有力的单手拽住了知帘郡主那高高举起的芊手,知帘郡主挣脱了几下,发现根本没有办法摆脱下来,并且开始变得有些疼痛

  • 欲罪封尊在线阅读第二节

    “为什么突然多出来两个红色加号?难道这些跟积分变化有关联吗?”身为在飞卢阅书无数的宅男,陈阳可算是个熟门熟路的老司机了,见此状况眼睛猛然大亮,当下集中意识,按照以往穿越小说里面的套路操作,在《黄帝内经》后面按了红色加号。叮!果不其然,每当陈阳按一下加号,积分数值就跟着减1。99,98,97……“看来

  • 东汉英雄传在线阅读画手艰难谋生路

    苏金珞一脸的沮丧,很后悔当初没有选“中国画”专业。男友丁昭鹏,哦,应该是前男友了,丁昭鹏是中国画专业的,她陪着他听了所有她能赶上的中国画专业课程,也陪他画过不少画,可真正要上升到商业层面,她的水平就远远不够了。百般纠结中,苏金珞开始自己研制调配起油画的颜料,松节油、亚麻油、红花油、各种干粉颜料……她

  • 恐慌乐园第八章

    八听完折颜不紧不慢的说完凤九的选择,白浅只觉得自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这喝忘情水,还能够姑侄遗传?是这丫头学的太好,还是自己这个姑姑做的太不到位了。“那你有没有给她?”白浅急切的问道。“暂时而已,她那性子,可不常求人,我若巴着不给,指不定她会想出什么其他的办法来。”毕竟是从小看到大的,凤九的性子,像极

  • 替身女配无意拥有爱情第3章在线阅读

    石牛镇上唯一的一家像样的酒楼——炎燚酒楼,今天比以往都热闹。门前往常很空荡的停车坪上,停满了黑色的轿车,都是镇上很少见到的好车。过午,小镇上一片安静,街上只有零星的行人,最多的是过路的大卡,轰隆轰隆的开过去,扬起一阵灰尘。酒楼特别装饰的雕花木门从里面打开,随着一阵窸窣声,从里面走出来一行人。穿着和气

  • 我的世界圈你入怀重生的代价

    大顺国疆域辽阔,物产丰饶,当政的几代帝王都是勤政爱民的明君。经年累月,大顺国已是周围邻国极为羡慕又眼馋的大国。如今的大顺国皇帝乃萧栢渃,年轻时候也是个有道明君。只可惜人到中年,突然迷上了炼丹术,一心只想求仙问道,对于朝政渐渐不再上心。太子萧锦珽乃前皇后所生,前皇后薨逝后由继任皇后代为抚养。只是这太子

  • 爱情公寓:魔改的骑士第10章在线阅读

    跟一众小弟打闹了一阵之后端木磊就回家了。晚上的训练计划不能耽误,而且这一次他还把时田大秀给约了出来。“喂,端木老大,大晚上的不约妹子,把我约出来干嘛?”时田大秀一脸不解的询问端木磊。“笨蛋,约你出来当然是运动一下啊。”“运动一下?”时田大秀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屁.股。“八嘎,你想哪里去了。”端木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