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在仙界当锦鲤的日子之又蠢又拜金(2)

作者:金玉竹笋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说实话,顾秀在渣攻贱受系统做炮灰、工具人、背景板NPC,见多了倒霉蛋,但像这个世界的顾秀这么倒霉的,他还是第一次遇上。

好在系统也知道这个世界的顾秀的人生已经霉到没天理,没有强制派任务给顾秀,还给了五分补偿。

顾秀当即决定,用系统补偿替这个世界的顾秀翻身!

当然,正式翻身前,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昨天晚上,这个世界的顾秀吃下一整瓶安眠药,因为系统不让死,才勉强吊着一口气,身体已经虚得离开系统可能连一个小时都撑不下去的地步。

他太虚弱了,他要好好睡一觉,养出一点精神,然后再考虑——

如何翻身!

……

……

“醒醒!你快醒醒!”

一个声音响起,带着急切和紧张。

顾秀拼尽全力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家政工模样的中年妇女站在面前,家政工身后站着一个长相清秀的青年。

顾秀翻了下原主的人际关系。

中年妇女是崔婶,原主请的钟点工,每两天来公寓做一次打扫。

清秀的年轻人是和这个世界的顾秀同年同月同日生的顾长弘。

因为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顾秀只能虚弱地抬眸看了眼崔婶和顾长弘:“我……我……”

“顾先生!他醒了!”

崔婶很开心地通知顾长弘。

顾长弘点点头,走到顾秀面前,看了眼面色惨白如纸的病人,说:“崔婶,麻烦你去厨房给他蒸一个鸡蛋羹。”

“好嘞。”

崔婶离开卧室。

顾长弘伸手,摸了下顾秀的额头,说:“顾秀,你找死吗!一口气吃那么多安眠药!还好崔婶发现,让你捡回一条命!”

“……”

顾秀翻了个白眼。

原主一口气吃那么多安眠药,顾长弘居然觉得他是自己找死!不打算担一点点关系!

顾长弘没见顾秀不回答,以为他被大剂量的安眠药弄坏了脑子,抱怨说:“顾秀,你知道这次的事情给我和展扬惹了多大的麻烦吗!连续两天不去公司上班!还好有晏明礼替你说好话,晏家那边才没和你计较……”

“不会再有下次。”

顾秀小声说,感觉喉咙又干又紧,说话像砂纸磨一样难受。

“下次!你居然还想要下次!没有下次了!”

顾长弘握紧拳头,说:“晏氏已经把你开除了!”

“哦。”

顾秀面无表情。

顾长弘更加气打不出一处:“什么叫‘哦’!你是不是觉得晏家不要你,还有我和展扬会养你?!”

“我——”

“顾先生,小顾他好不容易醒过来,你稍微温柔一点!”

崔婶端来热气腾腾的蒸鸡蛋走进卧室,阻止了顾长弘的暴怒。

顾长弘闻言,板着脸对顾秀说:“你好好养病,我以后再来看你。”

“嗯。”

顾秀应了一声。

顾长弘头也不回的出去。

崔婶坐在床边给他喂鸡蛋羹,一边喂一边说:“小顾,你吃完鸡蛋羹就睡觉吧。回头如果还是觉得不舒服,记得打急救电话,或是打我的手机也可以,不加钱。”

“谢谢崔婶。”

顾秀感激地看着家政阿姨,决定日后送她一份厚礼。

崔婶哪里知道自己的一点善意将在未来带来千万倍的回报,给顾秀喂完鸡蛋羹,又给他备了些凉白开放在床头柜,带上门,离开了。

……

吃了鸡蛋羹,顾秀又睡了三个小时,终于有力气下地走路。

他看了眼时间,中午十一点。

肚子有点饿。

顾秀于是走进厨房,打开冰箱,里面什么都没有,连剩菜、鸡蛋、面条都没有。

顾秀无奈,打开手机,想叫个外卖,没想到这个世界的外卖服务很不发达,手机里甚至没有装外卖APP。

很显然,这个世界的外卖APP领域是留给某个天命之子开垦的荒地。

被迫接受现实的顾秀揣着仅剩的十几块钱,希望能找到类似沙县兰州之类的。

换衣服的时候,顾秀突然想到系统承诺补偿给他但醒来后却不见踪迹的那枚长生蛋——

不!会!吧!

某个假设划过脑海,顾秀赶紧冲进厨房。

垃圾桶的袋子是昨天新换的,里面什么都没有……

顾秀倒吸一口凉气。

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长生蛋在现代都市世界没有任何价值,被不明真相的崔婶做成鸡蛋羹也没什么大不了。

还是先出门找些吃得吧!

顾秀换好衣服走出碧梧小区,朝菜场方向走去。

他想,如果实在找不到能吃的,就买点青菜面条回家煮。

原主的记忆显示,最近的菜场离碧梧小区大约五百米,期间需要经过一个城市广场——碧波休闲广场。

经过碧波休闲广场的时候,顾秀突然心血来潮,抬头,看到一棵刚挂果的绿化树。

类似品种的绿化树,碧波休闲广场上种了至少二十棵,但在顾秀眼中,只有这一棵是特别的。

它是长春树!

果子可以用来炼药!

当然,在玄幻世界里,用长春树的果核炼成的药汁是非常低级的药液,也就比清水多一点灵气,名门大户通常把它当茶水饮料的替代品。

但对几乎被掏空的顾秀的身体而言,长春果已经是不错的滋补品了。

顾秀数了一下,这棵长春树一共挂了三十枚果子,其中七枚趋于成熟,可用于炼药。

他于是摘下成熟的七枚长春果,连皮带肉一起吃下去,果核吐出来,放在口袋里。

长春果是非常低级的灵果,果核提炼的药汁都只能当茶水饮料,果肉和果皮的效用更不用说。七枚长春果吃下去,也只是让顾秀冰冷得快要麻木的四肢有了一丝暖意。

此时是中午,在碧波休闲广场闲逛的人不多但也不少,他们看到顾秀居然坐在树下吃绿化树的果子,纷纷投来怪异的目光。

众所周知,绿化树长在路旁,不知吸收了多少空气污染物,结出的果子根本不能吃!

何况顾秀还是个长相俊秀的美男子,即使面色惨白如纸、身体虚得走路摇摇晃晃、身上穿的是地摊货,依旧不能掩盖他的美男子光芒。

看到顾秀不仅连皮带肉啃果子还居然把果核当宝贝塞在裤袋里的时候,不少人都忍不住感慨:这么好看的小哥,居然是个傻子!可惜了!

顾秀不管大家怎么看自己,吃完长春果,装好果核,继续朝菜场走去。

穿过人群时,顾秀看到一个眼熟的面孔。

安涵。

晏明礼发现自己暗恋顾秀后找的替身,如今已经晋级为真爱。

顾秀不觉皱眉。

他来做什么?

找顾秀谈晏明礼的感情归属问题?

不管了!

肚子要紧。

顾秀继续自顾自的朝前走。

安涵立在原处,许久才终于消化晏明礼的白月光初恋顾秀居然是个神经病的可怕事实。

他对顾秀的事情还是有一点了解的。

原以为晏明礼不再喜欢他是因为这个人又蠢又拜金又low,没想到竟然……

但即使是傻子,安涵也必须承认,顾秀长得比自己好看,眉清目秀,像明星一样。

唉!

安涵一番感慨完毕,打电话给晏明礼。

晏明礼接到安涵的电话的时候,还以为安涵被晏家长辈甩支票羞辱了,急得不行!

得知安涵现在正在碧梧小区附近时,他又误会安涵被顾秀欺负,咆哮一通后才知道安涵打电话给自己是因为顾秀疯了!

顾秀前几日吃下一瓶安眠药差点死掉的事情,晏明礼早就知道。

得知曾经的暗恋对象虽然被救了一条命但脑子坏掉成智障后,他突然感觉心里堵得慌。

顾秀这人确实又蠢又拜金又low,可沦落到发疯这一步,也实在太……

“小涵,你先别走,我马上过来!”

……

……

顾秀吃完长春果后去菜市场买了些青菜、鸡蛋和面条,提回公寓,开门就见坐在客厅唉声叹气的晏明礼和安涵。

五分钟前,晏明礼赶到碧梧小区,找到了安涵却没有找到顾秀,敲门也没人开,于是用崔婶放在电路箱的备用钥匙打开顾秀的房门,发现屋里空荡荡,冰箱里连剩菜都没有,不免对顾秀又多了几分可怜。

现在,顾秀提着面条回来,晏明礼顿时松了口气:“顾秀,你是不是病了?准备一下,我和小涵送你去——”

砰!

顾秀甩上厨房门,不想理他们。

晏明礼作为晏家小少爷,哪受过这种委屈,气得转身要走,但想到安涵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又觉得自己不该和一个脑子坏掉的智障认真。

回想空荡荡的冰箱,晏明礼确定顾秀是饿疯了才会吃绿化树的果子。

算了,不和他计较了。

想到这里,晏明礼返回客厅,目光却始终盯着厨房门:顾秀现在精神不正常,很可能下个面条都会把厨房炸掉。

顾秀知道晏明礼和安涵还在客厅,但他不在乎。

他已经吃过长春果的果肉果皮,暂时不饿,可以慢慢准备午餐。

考虑到练武之人的体能消耗非常大,他把菜场买来的一斤鸡蛋、两斤面条、一斤青菜全煮了,最后将长春果的果核用粉碎机打成沫当调料撒进去,凑成喷香扑鼻的满满一锅。

客厅里的晏明礼和安涵都闻到了厨房飘出的香味,不由面面相觑。

尤其是晏明礼。

作为晏家小少爷,他从小到大吃过不知多少山珍海味,对青菜鸡蛋面这种东西自然是不屑一顾的,但是——

闻到厨房里飘出的香味的时候,晏明礼居然感觉肚子很饿,馋虫都被顾秀的鸡蛋青菜面勾出来了!

大概是中午没吃饱,晏明礼想。

安涵也是类似的想法。

然后,他们看到顾秀端着脸盆那么大一碗面条走出厨房,浓郁的香味让两个人都——

“顾秀,你煮那么多面条,吃得完吗?”

安涵忍不住出声。

晏明礼也说:“你就算恨我,也没必要故意虐待自己。”

“……想吃的话,自己盛,厨房还有。”

顾秀慢吞吞地说着,坐下吃面条。

加了长春果核粉的鸡蛋青菜面,不仅喷香扑鼻,入口更是爽滑无比,非常好吃。

看顾秀吃得这么香,安涵坐不住了。

他走进厨房,盛了一小碗,挑起一根面条,试了试味道,咸淡适宜不说,入口还有种奇妙的舒适感,仿佛给肠胃做SPA。

“太好吃了!”

安涵惊呼。

顾秀听到呼声,转头,说:“吃完以后,记得把碗洗掉。”

“喂!”

晏明礼顿时不开心了。

安涵是他的**,他都舍不得让安涵洗碗,顾秀居然敢——

“我洗!我洗!只要顾哥给我吃你的面,别说洗碗,洗厕所都不要紧!”

安涵兴高采烈地说着。

因为顾秀在面条中加入的长春果核粉虽然是最低等的炼药材料,但已经能让普通人吃了以后感觉活力充沛,全身焕然一新。

三口两口吃完面条,安涵将锅里剩下的那点面分成两碗,一碗自己吃,一碗端给晏明礼。

“明礼!这面真的很好吃!你试试!”

晏明礼将信将疑地接过安涵递来的面,吃了一口,顿时愣住!

这真的只是一碗最普通的鸡蛋青菜面吗!

尤其是面汤,竟然丝毫不输给国宴的开水白菜!

“顾秀,你……”

“吃完以后,帮我把锅洗了。”

顾秀扔下一句话,转身出门。

这个身体实在太虚,吃下七枚长春果也只能让他看起来和常人无异,要想恢复健康,还得再搞些东西煎成药汤滋养泡澡。

晏明礼这边——

和安涵吃完面条后,他猛然意识到顾秀做的面条有些美味得不正常,于是对安涵说:“小涵,你给他收拾好厨房就走吧,以后别再来了。”

“为什么?”

安涵以为晏明礼还喜欢顾秀,说:“你是不是还想和他——”

“小涵,顾秀是过去!我现在喜欢的人只有你,”晏明礼解释说,“我不许你来这里,因为我怀疑他给我们吃的面条有问题。”

“不就是比普通的面条——”

“问题就在这里。”

晏明礼说:“正常人会摘路边的果子吃吗?还连皮带肉?”

“他应该只是精神失常。”

“原本我也以为他是精神失常,但一个精神失常的人能做出这么美味的面条吗?”

“好像是这个道理……”

安涵渐渐被晏明礼说服:“明礼,你是不是怀疑他在面条里面加了……”

“鬼知道是什么情况!总之,你以后离他远点!”

“你也要小心,和他保持距离,别吃他给你的东西。”

安涵叮嘱晏明礼。

随后,两人将厨房一通收拾,关门离开。

他们觉得他们不追究顾秀在面条里面加了什么是对已经明显不正常的顾秀的最后仁慈。

……

……

顾秀将碧梧小区方圆一公里都找了个遍,却没有更多的收获。

他只能走进中药房,买了些温补药材,带回家,煎煮成汁泡澡,希望能逐步改善体质。

现在的身体实在太弱了。

两天时间转眼过去。

顾秀的身体还是很弱,但已经能打完一整套五禽戏只是微微出汗。

顾秀对此非常满意。

打完普通的舒展身体的拳脚功夫后,他回到住处,遇上崔婶打扫卫生完毕准备离开。

“等等!”

顾秀叫住了崔婶。

崔婶:“小顾,有什么事情吗?”

“谢谢你的鸡蛋羹,”顾秀说,“那个鸡蛋是——”

“从冰箱里拿的。”

崔婶随口回答。

顾秀大惊:“什么样的鸡蛋?”

“鸡蛋不就是鸡蛋的样子?”

崔婶皱眉,不懂顾秀是什么意思。

顾秀闻言也懵逼。

长生蛋虽是鸡蛋模样,却是个金色的鸡蛋,一看就不普通,怎么可能——

另一边,因为顾秀的话,崔婶想起一件事,说:“小顾,你这两天是不是三餐都吃鸡蛋?”

“嗯?”

顾秀皱眉。

他这几天确实一日三餐都吃鸡蛋面,但他每天早上出门锻炼的时候都会顺手把厨房垃圾带下去,崔婶怎么会知道他三餐都吃鸡蛋?

“我看你才两天就把我上次留在冰箱里的两斤鸡蛋都吃完了,又给你补了三斤。”

崔婶提醒顾秀:“鸡蛋确实很补,不过还是别一次吃太多。啊,时间不早了,我得走啦!”

“崔婶您慢走。”

顾秀目送崔婶,等她进了电梯,马上进厨房,打开冰箱——

冰箱里,某系统硬塞给他的金色长生蛋正毫无同伴情地“吞吃”着崔婶新买来的鸡蛋,一个接着一个,蹦蹦跳跳,不带吐壳……

饶得顾秀见多识广,此时也是目瞪口呆怀疑人生。

“发现”顾秀正看着自己,转眼间就把三斤鸡蛋吃了大半的长生蛋的蛋壳表面浮起可疑的红晕,紧接着,长生蛋跳入顾秀掌心,在顾秀的掌心磨来蹭去,仿佛猫狗撒娇。

顾秀看了眼正极尽撒娇讨好之能的长生蛋,随后——

倒水,开火!

“我管你是长生蛋还是圣诞元旦,偷吃我的蛋就要受惩罚!”

说罢,顾秀将长生蛋扔进水中,准备把长生蛋变成长生煮蛋。

可惜他低估了长生蛋的魔抗能力,更低估了长生蛋的不要脸程度。

水煮半个小时,长生蛋始终舒舒服服地悬在水中央,还在沸水中几次翻身,惬意得好像泡热水澡!

延伸阅读

本丸记事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km9.com.cn/hpl.shtml
气喘吁吁地趴在许修文身上,大脑深处那奇异的感觉仍停留在脑海里久久徘徊不愿褪去,刺激着

我家六个崽,都是龙傲天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km9.com.cn/pvz4.shtml
“我一年花几百两金子把自己关在一个鸟笼里??!!”齐恬拼命眨眼睛,手习惯性摸向袋子,

都市靓色人生之第一镖  http://www.km9.com.cn/x5ma.shtml
年掌柜与陆三金商议好第一镖的日程,一大早陆三金就去了万永商号,与年掌柜进行友好商谈,

综影视花间梦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km9.com.cn/aqnm.shtml
苏菀菀看到这时候的B市还没有建起高楼大厦,街道两边是一溜的小平房,马路上没有几辆车。

海贼:我有一座冒险岛第二章 妄念(二)  http://www.km9.com.cn/n0am.shtml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妈妈叫醒我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六点了,我艰难的从床上

我有一座猛鬼学校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km9.com.cn/y0fy.shtml
牟平早就看出来了,这个小女孩身上中的毒是一种虫毒,不过肯定不是那个光头四哥黑甲咬的,

一个发型师的觉悟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km9.com.cn/l57.shtml
“小夕,那海老伯,知道后,不会有事吧!”“不会的,我还给了他一块别的呢!”“给了他什

美人名将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km9.com.cn/gd9r.shtml
“玄天境?我也是!”萧寒自信的话语响彻在刚刚步入玄天境的秦焱的耳边。伴随着啵的一声响

摸出大事儿了[慢穿]之酒会初见  http://www.km9.com.cn/gs0n.shtml
一路上陈承风在前开车,姐姐与斯凯两人在后座嘀嘀咕咕的,对女孩子闺房密话,对于一个刚刚

世界第一暗恋之日行千里麒麟毯(7)  http://www.km9.com.cn/ly5.shtml
“不过我和你爹在担心着就算是找到了莫邪宝剑破解了偈语你的仇人能让天上仙人都不敢力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余世九安之工程师(9)

    六号讨论区,十几个人正在盯着眼前的屏幕。刚才的那场战斗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播放着。不只是六号讨论区,其他的讨论区此时也是人头攒动。刚刚广场上播放的战斗视频一结束,众人便极有默契的纷纷挤向讨论区。在讨论区可以更清楚地还原整场战斗。”你们看出什么了吗?”六号讨论区里,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男子向众人发问道。“虽

  • 最强逆天之路9.我们的一个坦诚相待

    当奥姆什么都没有问就将我们——我跟皮特罗带回亚特兰蒂斯时,有点难以置信我真的是第一次产生了某种自己是特别的感觉——尤其是对于奥姆而言。他不是那种美队式小太阳的类型,尽管他们都有金灿灿的头发,但奥姆太孤独了,孤独又阴沉。我从没想过他会允许一个陆地种进入海底城。我悄悄瞄向奥姆——国王陛下一如往昔下巴微抬

  • 灵破言穹在线阅读第六节

    半个时辰前,山夹林。外室弟子秋慕白引着方林芝,以及方林芝的一众狗腿子在山间的小道穿行着,那腰弯得都快趴到地上,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极尽奉承的说道:“方师兄,喏,过了这个山头就到了。”“你小子,可别骗我,你都说了多少个就在前面了。”方林芝很是不满道。“就是,你小子不会带我们兜圈子吧?都快走了半个时辰了

  • [扉斑]一厢情愿的罪孽之洞房花烛夜(7)

    “小姐。”轻轻的一声把她思绪拉回来,鱼连目光有些怪异地望着她,但是没有多说什么。“吉时到。”过了一会儿,隔着门,闷闷的声音传了过来。喜娘忙为翻香拉下盖头,将红绸塞到她手里,招呼着鱼连,扶新娘出了门。喧闹震天。由远及近的有锣鼓声、道贺声,宾客相互走动见礼,一片喜气洋洋。云岫阁多少年不办一次喜事,因此借

  • 以身相许可好归来

    此刻,楚无忧的脑海无比明晰。“我是楚无忧,楚家的小少主,那一缕元神已经和我融合为一体!”两个楚无忧的魂魄,此刻已经融合,形成完整的元神。虽说获得了这个世界的一些零碎记忆,楚无忧此刻依旧有不切实际之感。换做任何人也不可能立即便能够接受,他确实穿越了,并不是在做梦。深深地吸了口气,楚无忧看向全新的环境,

  • 灵墟凤凰之羽

    高级猎魔学校“凤凰之羽”位于主市之一的幽都市,是炎黄排名前五的猎魔公会。没错,你确实没看错,就是公会。在铠装世界,猎魔学校在普通人眼里就只是分初级猎魔学校和高级猎魔学校。而在猎魔人协会和一些有身份地位或一些家族的认知里,高级猎魔学校只是遮掩在普通人面前的外衣而已。初级猎魔学校就是普通的初级学校,教人

  • 窃取暗物质坑

    晚上,所有人看着大和守安定做的晚饭发呆。泉奈揉了揉太阳穴,感受着口中汇聚了生、焦、软、干等重重诡异味道为一体的饭团,无奈道:“……我没来之前,你们怎么吃饭的?”大和守安定的头恨不得低到自己面前的盘子里:“……刀剑付丧神可以不吃东西。”泉奈重重叹息:“……也就是说,你们几个都不会做饭咯?”山伏国广想了

  • 十里桃林,绝代芳华第1章在线阅读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正所谓道法自然,万物生而平等……许施主,这宅院妖气太重,恐怕有啥不干净的东西,在下身为南城成名已久的修道者,决定为你铲除此妖。”宅院正中央的花坛上,一名容貌俊秀的少年盘坐在那,两手掐捏咒决,闭着眼睛悠悠说道。虽然年纪轻轻,但少年那仙风道骨的模样,仿若再世神仙般飘逸洒脱。“说

  • 农家子科举养家(种田)第2章在线阅读

    目光渐渐转向韩沐清身边的男子,面上不由得闪过一丝疑惑,小妹虽然步入江湖多年,朋友更是多不胜数,但其实小妹的性子是很淡然的,对于什么人什么事都不会太放在心上,除了白芷那几个多年前就跟着小妹的丫头,能让小妹在意的人不多,此次归京意义重大更不会随便带人回来,因此不由得开口询问道:“咦,小妹,不知这位公子是

  • [综]妖怪都不想继承皇位第8章在线阅读

    “霍青遥,小心啊~”一切让人淬不及防,眼看霍云带着强劲的掌劲,立马就要打在霍青遥纤弱的身体上,这个时候的所有人,心都被提了起来,他们似乎都在为霍青遥担心,包括一直在台下看戏的霍其善,也是微微挑眉,他想要和霍青遥过招,不想霍青遥伤在霍云手中,但是如果真的伤了他也没办法。只见霍云的攻击马上要打在霍青遥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