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所有人都爱的男主怀了我的娃之男人,爱她就要说出口!(1)(1)

作者:笔刀刀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其之二:男人,爱她就要说出口!

十年后……

大周历七百九十四年(周明王二十二年)七月七日。

历书:七夕节,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楚国银都南郭十一环路志胜街的一座牌号为“四十九号”的士大夫府邸--《周礼》中对各阶级的衣食住行都有明确而详细的规定,所以可以一眼就看出来这座府邸是士大夫府邸。

眼前这座高挂着“留府”牌匾的士大夫府邸显然很久没有修葺过了,因而依稀还可以看出这座府邸曾经是一座少大夫府邸的模样。大门之内是长满到脚踝高的殛待处理的杂草,而在两进院子之后的大厅里的人们现在可没有心情打理除草之类的其他事务--

“祝琉璃和玲珑两个小寿星十六岁诞辰万事如意!”两个不是夫妇却胜似夫妇的中年男女、以及两个都是年岁相近,眉目间隐约有几分相似的小伙子一起祝福两个分别坐在左右主位上,相貌几乎一模一样的绝色少女。

坐在右侧的少女双手端端正正地放在膝上,一脸温柔的笑容。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位大方得体而且温婉可人的大家闺秀。加上乌黑亮泽的长发下的绝世姿容,简直能令世间一切男子为之倾倒。

而坐在左侧的少女则稍有不同,虽然是相近的一身装扮:用料不菲的而且都是原产自丝绸之都的锦都星的流云丝纱宫装。多层真丝流纱的质料令少女的诱人曲线展露无遗,加上娇嫩肌肤若隐若现的诱惑效果,更衬托出两个少女一样傲人的国色天香。

而左侧的少女却比右侧的少女要活泼得多--好奇的眼神四处搜索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对桌上堆得满满的礼品也是这个摸摸,那个捏捏。稍带着三分还未完全脱去稚气与童真的小脸蛋上是止不住的笑容,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皓齿,稍微显得不得体了一些--《周礼》有要求仕女“笑不露齿”的规定。在正式的会面中是不得了的失礼,但是现在是家庭聚会就不必那么拘束。这也更显得少女那足以拨动任何人心弦的天真活泼是多么可人,使人生不出责备的心思。

“玲珑好开心喔!今年大家都聚在一起了!”左侧的少女正是和留家兄弟一块玩到大的青梅竹马(之一)•殷玲珑,说着转头向右侧的少女撒起娇来,“姐姐,你也来说几句嘛!”一双玉臂象水蛇般缠上了双胞胎姐姐的同样悦目的玉臂,还轻轻摇晃着求告,“来嘛!姐姐!说几句嘛!”娇憨甜美的声音让两个小伙子感觉浑身都**了。

“恩。”殷琉璃温柔地一笑,让两个刚刚回过神的少年又呆住了,十六岁的少女却有着一股香醇得不属于这个豆蔻年华的成熟风韵,这不是两个毛头小伙子可以抵抗的动人风情,“多谢大家对我和玲珑的关怀与照顾,非常感谢。爸爸、留夫人你们辛苦了。”说着还站起来向两人鞠躬--两个少年也傻忽忽地跟着站了起来,最后还是被妹妹殷玲珑给唤醒。

“也谢谢你们哟,阿胜、阿利。”姐姐温和甜蜜的声音比起妹妹活泼清脆的声音则是另一种更腻人的香甜味道,看到一对难兄难弟还是傻忽忽的坐在位置上发呆,宛如青葱的手指曲起虚掩在红宝石般猩红诱人的唇边,无声地浅笑起来。

“啊!啊!”从呆滞状态中醒过来的两兄弟反应一致地哑口无言,只觉得在如此温柔可人的美少女面前,就连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

“还不回礼!”本就不是慈母的留母雷氏,对自己的两个儿子可不会有丝毫的客气。看到两个儿子都还“敢”坐在位子上,嘴里还吱吱唔唔地口齿不清,当即呵斥起来,“为母亲往日里是怎么教导你们这两个小子的?”

“啊?!”两兄弟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于是两张无辜的椅子就这么翻倒在地,“不好意思,很抱歉!”两兄弟异口同声地道歉之后又同时站住脚,低着头作认错状--看情形已经熟练得不象是第一次了。

“还真不愧是两兄弟啊——可惜一个是天才,一个是蠢材。”一旁的殷玲珑很不淑女地用双手托着下巴支在桌面上,小嘴里吐出了一句天籁般的感慨。

“没关系,不要紧的。请坐下吧,阿胜、阿利。”殷琉璃伸手遥遥一请,寻即被两兄弟同时跌坐在地板上的情形逗得一笑,来不及用手掩面的大美人也是笑不露齿--完全符合《周礼》中关于女仪的规定。

“哈哈……阿胜和阿利都好笨喔!”忍俊不禁的小美人妹妹双手掩住口鼻略微放肆地地发出清脆悦耳的笑声,“笨死了!两个都是傻瓜!咯咯……”最后殷玲珑只有尽力掩住口鼻,才忍住没有当场出丑--三人私底下可就没有这么多顾忌了。

“玲珑,不可以哟!不可以取笑别人喔,知道了吗?”明明是一同出生的双胞胎姐姐却像慈母般轻声纠正妹妹的小过。妹妹当即缩了缩脖子,用袖子挡住姐姐的方向,向两兄弟调皮地吐了吐小舌头。让刚刚站起来的弟弟留利又是一呆--小玲太美了--留利在心底呐喊着,而殷玲珑则注意到哥哥留胜几乎没有什么反应,气得嘟起了红艳的小嘴。

“您的两个宝贝女儿真是让人羡慕啊,如果我也有这么两个像琉璃和玲珑一样,既漂亮又乖巧的女儿该多好!”雷氏羡慕而又慈祥地看着两个倾城倾国的双胞胎姐妹。

“那里的话!我才羡慕您又两个好儿子啊。留利可是被公认为郢都十大才俊的武学天才。”殷父殷相观有点不自在地用手挠着斑白的头发。不自觉地用眼角偷偷瞟向年纪不过三十出头,浑身的少妇独有的成熟风韵正浓的留母雷氏。注意到她喜庆的红色衣裙腰间还别着一条素白的手绢后,殷相观不由地转过头去,向着无人的角落叹了口气--果然,她还是忘不了他啊。

“爸爸……好可怜啊,已经十四年了呀。”殷玲珑不动声色地将这一幕收入眼中,小声地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什么,小玲?啊,玲珑。”一直关注殷玲珑的留利看到殷玲珑瞪过来的眼色,立马想起豆蔻年华的殷玲珑最讨厌别人叫她“玲玲(或者小玲)”--除了长辈或者同辈的姐姐以及留胜之外--说是显得她幼稚。留利看到殷玲珑安静下来后,用会说话的水汪汪的大眼睛问他:“怎么了?”

留利立即振奋起来:“我想问,问一下,你刚才说什么?”

“什么?还能有什么!小玲‘小妹妹’还会说什么!除了喊肚子饿,就是嘴谗了要糖吃!”留胜反应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把两个长辈给逗乐了,连身为姐姐的的殷琉璃也是忍俊不禁地掩着面笑出声来。

“老哥别这么说啊,小玲……呃……玲珑会生气的。”气得嘟起小嘴的殷玲珑还没有开口,关心小美人的弟弟留利倒是先出声做起和事老来了--看留利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就知道这种工夫并不少做。

“阿胜变成猪!”气鼓鼓的殷玲珑紧握着小拳头,对着留胜恶狠狠地喊出这么一句话--

“呼噜呼噜呼噜……(小玲你这个白痴!)!”结果留胜突然间变成的小猪猛地一跃,跳到已经转怒为喜地咯咯笑着的殷玲珑脚边。忽地一口咬住殷玲珑左脚的鞋子,用力一扯脱掉了殷玲珑的鞋子,叼着鞋子就满屋子乱跑。

于是只剩下一只鞋的少女不得不一只脚跳起来追逐小猪,脸上重新现出气愤的神色。嘴里嚷嚷着:“臭阿胜别跑!”

“哈哈……”最开怀大笑的正是时常出门在外,并不常看到这种场面的殷相观,大笑之后觉得神清气爽了不少的殷府主人甚至鼓起掌来,“看你小子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家玲珑!”

“真是失礼了,殷世兄。”本想开口制止长子胡闹的雷氏也被殷相观的大笑感染了不少,玉手虚掩着口鼻浅笑起来--当即让殷相观看得一呆,立马又反应过来—“朋友妻,不可欺”--假装低头把一杯“酒”一饮而尽。

“爸爸?!那是……”旁边端坐的殷琉璃欲言又止地用手捂住微张的樱桃小嘴--终于还是来不及说出,自己爸爸拿起来的是一杯调味用的辣油。

“咳咳……这……这‘酒’好辣!水!给我水!”殷相观辣得闭上眼睛,剧烈地咳嗽着,一只手捂住口鼻,一只手四处摸索杯子--

“啊!”

“啊?”--

“哗啦”

两声不分先后的低声惊呼分别出自殷相观与雷氏,而瓷器落地破碎的响声则是一个青瓷茶杯。

其他四人(三人一猪)都定定低盯住殷父留母二人抓在一起的手--

雷氏递向殷相观的右手抖个不停,还被殷相观一把紧紧抓在手心里--抓得很紧。

“殷……殷世兄,请请请放手……”羞红了脸的雷氏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显得镇静些,然而吞吞吐吐的话语无疑出卖了她的心虚--在场的人(猪)都能看出雷氏有异平常的不安与躁动。

看到这一幕的殷相观反而在心下窃喜:原来,她心里也有我的一席之地--那么,决定了。

“伯姬(留雷氏全名雷伯姬,为襄阳雷氏长女。)嫁给我吧!”脸上满是激动不已的神色的殷相观,一把紧紧抓住雷氏的手,双膝突然地半跪着向守寡多年的雷氏求婚,一双炯炯有神的虎目放射出灼热的眼神,仿佛就要刺入雷氏略微动摇的内心深处,点燃两人之间多年藕断丝连的爱火。

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雷氏当即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心口象是被什么击中了一般,激烈地跳动起来。不过一瞬间雷氏就反应过来,扫了全场一眼--

殷相观的眼神充满了恍如当年留父求爱时候一样的火焰,让雷氏不敢直视;而端坐在自己位子上的殷琉璃仍然一脸平和,仿佛对眼前这一幕早有预料般目不斜视;殷玲珑怀里的小猪(留胜)的眼神流露出来的竟然是鼓励,雷氏确定自己没有理解错长子的意思;而殷玲珑和留利两个则都是一脸惊愕,完全没有料到的神情。

“哎呀!”

“不行!”

殷玲珑尖叫起来,双手抱住小猪的力气也在不知不觉中大了很多--勒得小猪胡乱地蹬着四只小蹄子,气息微弱地嗷嗷叫着,小猪觉得自己快要活活给憋死了。

反对的则是留利,留利只要一想到母亲改嫁之后的结果:留家成为世人口中的笑柄--这个留利不怎么在乎;而留利自己也将被他人耻笑,甚至从郢都十俊中除名--这个更加不放在天性淡泊名利的留利的眼里;还有坊间可怕的蜚短流长--这些统统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样子和小玲有了兄妹的名分之后,就永远没有“机会”了--在留利看来,这才是最糟糕最恐怖的事。

“很抱歉,妾身只想为亡夫长守庐舍。此外再也别无他想,请殷世兄明白……”雷氏说完立即坚决地从殷相观手中抽回自己的玉手,转身小步而迅速地冲出大厅,跑进了内院之中。

“伯姬!伯姬!伯--姬!”预感到自己很有可能就此与意中人永无相见之日,也为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佳人。殷相观拔腿就要追上去。

“站住!殷世伯!”留利足尖一点地面,纵身一跃站在已经迈出左脚的殷相观面前,缓了缓语气继续说,“家母身体不适,须得回内院休息一下。请您自重……刚才真是抱歉,我什么也没有看见。”留利本意是这件在他看来极其违心如同闹剧般的事情,就这么揭过去了。可是--

“自重?”殷相观呆立当场,脑中如同放电影般放出深埋在脑海里的一幕幕……

……回忆中……

“相观!请自重!”年轻的雷伯姬满脸羞红地说着,立即坚决地从殷相观手中抽回自己的玉手,转身从后门跑回了雷府后院。

“伯姬!”年轻的殷相观犹豫起来,这么突兀的求婚也难怪伯姬受不了,想到这里,殷相观又记起明天就是自己青梅竹马的意中人与自己总角至交的好兄弟订婚的大好日子,心里忽然没来由地一痛: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伯姬喜欢的不是我?

为什么以前我不敢追求伯姬?

为什么!

……现实中……

死心之后,本以为伯姬会永远幸福……

“为什么!为什么天不遂人愿?啊呀呀呀--”陷入往事回忆中的殷相观含忿出手,一拳直直击向眼前的“敌人”。

“小心!”关心则乱的殷玲珑脱口而出地叫了出来,不自觉地又再次加大双手勒紧的力度--小猪只能露出一只圆筒型长鼻子维持微弱的呼吸。

“放心吧,小玲。”留利为殷玲珑对自己的关心而惊喜地望向少女,嘴里还轻松自在地回着话,浑然没把殷相观忽忽生风的一记右直拳当作一回事,看也不看一眼。

“白痴!你看哪里啊?”深知自己爸爸武学上的修为之高强的殷玲珑几乎是竭斯底里地叫起来,全身的力量不由自主地集中在双臂上,把小猪勒得死死不能动弹,只有露在殷玲珑臂弯外面的四肢还在一抽一抽地表示小猪还活着。

“小玲不用担心--不过我好高兴。”说着话的同时,留利已经满不在乎地随手握住了殷相观打过来的右直拳的手腕。而发自殷相观重拳的罡风犹如利刃般在木质地板上,整齐地划出几道发散的裂痕。

能够发出伤人于无形的气息,正是达到了内气外放境界的武者的标志--而能够轻松化解此等境界武者的全力一击,自然是更进一步的初涉外气内敛的五品境界!年仅十七岁就晋级后天九品的五品境界,无怪乎留利会被评为银都十大才俊(排名不分先后)。

“恩?啊!”清醒过来的殷相观这才发觉自己竟然攻击了意中人的儿子,立即就慌了神,正想收回威力惊人的拳头,却发现右拳仿佛钢铁被强力磁铁吸住般收不回来了,于是才愕然,“小利,你,你已经是一名五品高手……?”

留利不无得意地含笑点了点头--

“碰!”

“还不放开我爸爸!”使用意念痛击之后,毫无愧疚意识的殷玲珑完全是用命令式的语气。

“没……没……没问题。”倒地的留利自然地松开了握住殷相观拳头的手,还念念不忘地以一贯的自信语气回应殷玲珑的话。

“嗷嗷……(快把我变回来!)”小猪从殷玲珑的怀抱里伸出头来,对着才发觉小猪在自己怀里的殷玲珑叫嚷着。

“变!”殷玲珑吐着猩红的小舌头不好意思地笑了,“抱歉抱歉哦,都忘了把你变成猪这回事了--啊!--变态啊!”闻言殷琉璃随即转过身子,并用宽大的袖子遮住了留胜的方向,近在咫尺的殷玲珑更是急忙闭上眼睛大叫起来,“变态!阿胜是暴露狂啊!”随之而来的就是顺从殷玲珑意念,不断殴打留胜的无数流星锤,瞄准了留胜的头就是好一顿爆打。

“糟糕!”恢复原状的留胜立即陷入*体暴露的窘境中--幸得留利及时抛来放在地上的衣物,随手遮掩自己几乎成佛的脑袋,留胜才堪堪得以摆脱这个窘境,“我说,现在不是讨论我是不是暴露狂的时候吧?!”

“恩?”被晾在一边的殷相观也傻了眼:这算是怎么回事?

片刻后整装完毕的留胜带着犹如大佛的满头包,在殷玲珑的掩面窃笑中走到殷相观的面前,以义正词严的语气说:“殷伯父,其实我是支……”

“我意已决,不必多说。”殷相观转过身去,负手昂立仰望繁星点点的夜空中一轮皎洁的明月,明显地压抑着故作平静地说出刚刚作出的一个决定,“我决定明天就申请转调到西部军区……以后,玲珑和琉璃……就拜托你们留家代为照顾……拜托了。”殷相观极尽全力,仍然止不住身体轻微的颤抖--伯姬,你我,再无相见之日……

“没问题,请殷伯父放心把玲珑交给我吧!”留利突然站到殷玲珑身边,还两手紧紧握住殷玲珑双手。

“砰!”留利被再次击倒,而头上则停留着三个流星锤--只有事关殷玲珑的时候,身为五品武者的留利才会出现破绽。

“爸爸!”殷氏双姝异口同声地呼唤两人都无比敬爱的,多年来亦父亦母的慈父,两对同样惹人怜爱的水汪汪的眸子,共同放射出几乎无人可敌的祈求的光芒。绝代双娇的双剑合壁令身为人父的殷相观也快要支持不住,只好趁着自己还能够硬起心肠的时候--

“我去收拾行李--你们以后可以到杨柱国府上联系我--我走了。”说完殷相观头也不回地大步迈向大厅正门,只留下最后一句话,“可以的话,请替我转告留夫……伯姬一句话:‘我•爱•你’……”说出原打算一辈子烂在肚子里的话之后,殷相观觉得全身都轻松了不少不由地加快了脚步,很快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外……

……

“走了?他就这么走了?”雷氏背靠着椅背坐在椅子上,望向窗外的花圃的眼睛出了神,用轻得自己也快听不到的声音呢喃着……

……回忆中……

“不要冲动!伯姬……弟妹!六国联军讨伐暴秦失败之后,各国败军像一盘散沙般四散奔逃,说不定若斯就流落到哪里了呢!”还十分年轻的殷相观,一把抱住听到消息就要独自一人去“万里寻夫”的仍然年轻朝气的雷氏。

“夫君!夫君!”连叫了两声的雷氏终于因为太过激动二昏倒在殷相观的怀里。

殷相观也不顾周围留氏宗族的惊讶目光,一抄手拦腰抱起雷氏就往内厢房冲,口中大叫:“快去找医师!--迟了一点老子要你们全部陪葬!”--殷氏在当地的权势足以兑现殷相观一时冲动的快口。

殷相观可以对自己身上的斑斑血迹于视无睹,却放心不下雷氏这么一个弱女子的身体:“还不快去!”一身血迹斑斑的武装尚未脱身,虎目圆睁的殷相观终于露出了他身为“禁卫军虎贲营第七步兵协之虎”的狰狞气焰--吓得一帮本试图来抢夺留府财产的留氏宗族落荒而逃,一干下人也急急忙忙地去请医师……

“醒了吗?--不要乱动!”朦胧中,雷氏觉得坐在床头边上的威严男子,恍惚间便化成多年未见的留若斯--

“夫君!”惊醒过来的雷氏弹簧似地从床上坐立起来,并直直投进了男子的怀抱中,“伯姬好担心夫君!伯姬怕……怕夫君再也回不来……”

“伯姬……弟妹?”一个熟悉但绝对不是留若斯所有的声音,在雷氏耳边响起。

“啊?!”醒悟过来的雷氏闪电般退回到床头,满脸直比花娇的羞红,讷讷地道歉,“伯姬真是太失礼了,请殷大哥见谅。”

“没,没什么。”雷氏最后一句话中的称呼直刺得殷相观的心在滴血--伯姬,你的心里就只有一个他吗?

“啊!殷大哥你的伤?”定下心来的雷氏终于发现了自己从对方赶来报信之后就一直忽略的地方--从殷相观一身斑斑血迹看来,殷相观必定是刚刚进城就赶过来了。

“我的伤不要紧,”殷相观努力挤出一个试图让雷氏安心的微笑,却感到脑袋里一阵阵的眩晕感如波涛般冲击着清醒的堤坝,“咦?伯姬你怎么变成两个,四个,八……”话音未落,号称“大楚虎贲营第一猛将”的“第七步兵协之虎”就这么歪歪扭扭地倒在了地板上……

“来人哪!快来人啊!”

……现实中……

回想起十几年来受到对方几乎是无微不至的关心与照顾……

……回忆中……

“叫留姨!玲珑要像姐姐那么听话!--我看你们家也没什么人,不如大家一起过这个年吧!”当时的殷相观还是担心雷氏情绪不稳定,会不会独自踏上寻夫之路。

“那些家伙被我赶走力量,放心吧,留府的一切都是若斯为你们母子打拼回来的,谁也别想抢走!不过那些家伙说要告到祠堂去……”那些不死心的留氏宗族苦苦相逼的时候,殷相观想也不想地挺身而出。

“不好意思,我要调到边军去了--这点儿钱算是琉璃和玲珑在你们家的开支吧……”殷相观将一张绝对超出殷琉璃和殷玲珑所需开支的支票,硬是塞进了雷氏的手里。

……现实中……

“母亲。”留胜留利两兄弟一起向雷氏解释--

“母亲,其实你们要是真的在一起的话,我绝对不反对!不过这实在太突然了,我猜殷伯父他其实也没什么准备……”为自己的“自私”而内疚的留利,吞吞吐吐地为自己找着借口。

“别放在心上,娘和你们殷伯父本来就没有可能,你不用太在意。”尽力微笑着安下幼子忐忑的心之后,雷氏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般,悄然地靠在椅背上一动不动。

“那……我和老哥先出去了?”留利压低着声音询问,得到雷氏挥挥手作为回答,才向着哥哥留胜小声地说,“雨过天晴了!”随即拖着无力反抗的老哥去找殷氏姐妹。

“母亲,希望你真的能够‘雨过天晴’才好。”留胜在心中暗暗地祈祷。

延伸阅读

衣美家洗衣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6mpb.shtml
衣美家洗衣是上海金涤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衣美家洗衣连锁加盟品牌是一家集洗衣技术研

龟博士洗车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6xg1.shtml
龟博士是首批在中国引入汽车美容服务概念的品牌之一,龟博士不仅向加盟商传授专业的汽车服

奥古斯登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pkge.shtml
奥古斯登手表代理瑞士腕表品牌奥古斯登,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奥古斯登表业

优化学能注意力训练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qho.shtml
优化学能综合训练法,通过学习能力训练、学习习惯培养、学习技能提升、学习方法习得及情商

超市发连锁超市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ujlr.shtml
北京超市发连锁股份有限公司以“超市发”为品牌,1999年10月完成股份制改造,成为北

魔发咔咔儿童美发乐园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gf08.shtml
“魔发咔咔”项目是一个与童话王国丹麦实力设计师联合打造,专门针对0-14岁儿童打造的

琳璐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ge3g.shtml
琳璐渔具是鱼竿、鱼具、户外椅等、其它户外用品等产品,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献

徳泰行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yc4x.shtml
北京长泰德泰行成立于1995年,是北京家装协会会员单位,中国建筑装饰会会员单位。公司

乐享便利店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6j9l.shtml
乐享便利店加盟。乐享便利店率属于乐享连锁实业(深圳)有限公司。乐享连锁实业(深圳)有

百思唯得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pp57.shtml
百思唯得益智玩具位于山西省太原市成立于1998年,经过十余年的发展,现已成为山西省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际伝说酒疯

    “别打了别打了!中辉,别打了!”女人尖叫着,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不要命那般扑在戚渊面前,想替他去拦男人手里飒飒挥舞的皮带。男人长得高大,身材很是壮实,一身酒气,脸涨得通红,暴躁得像是一头发怒的牛。“你那什么眼神?你在瞪老子?你给老子滚过来!”戚渊于是耷拉下眉眼,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坐在碗柜边,偶尔抬眼

  • 反派撩我那些年(快穿)开始的前奏

    日本东京,首都机场一辆黑色的梅赛德斯跑车出现在首都机场的停车场,待跑车停稳后,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和一个米白色风衣的女性慢慢的走了跑车。男人正是我们的主角云墨,而女性这就是贝尔摩德话里的波斯猫宫野明美。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到首都机场来,因为今天便是Sherry或者说是宫野志保完成深造回国的日子。终于,

  • 愿我上钩在线阅读第5章

    喜气洋洋的腊月里骤然听到这么可怕的故事,毛团子们吓得连呼吸都不敢了。首当其冲被恐吓的白毛狐狸更是直接跳起来,闪电一样冲进床底下,连素来的洁癖都顾不得。看到一屋子小可爱噤若寒蝉,苏晓连连摇头:啧啧啧,这么不经吓,这些毛绒绒们太甜啦。打破一室冰寒的是婴宁“咯咯”清脆的笑声。“老师你好坏心眼,故意拿故事吓

  • 宝珠的璀璨人生[清穿+红楼]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每一个角落都涂抹均匀【求鲜花,求订阅】“嗯,舒服,继续,边边角角都不要漏掉。”“一定要把每一个角落里涂抹干净。”松软的席梦司上,迪利热芭跪坐在田青的腰背上,双手上涂满了有优化体力功能的油。滴上油,双手搓热,修/长的双手在田青的背上来回跳动,力度适中,很仔细。“喂,已经可以了吧,我手都酸了。”“

  • 后宫斗:毒手遮天之琼华满地凤羽丰•上(6)

    东陵王府可谓双喜临门,荣享天恩之至。前有东陵世子与镇远千金喜结连理,权势珠联璧合,后有仪岚郡主荣嫁四皇子,实乃权位之登峰造极。“朕着意让皇兄喜上加喜。”此话由那皂蓝锦衣的内侍口中转述,听来别有深意。清妩不觉眉头轻攒,却依旧低眉顺眼,唇角缓缓洇开泠浅笑意。沈幕笛只觉分外刺耳,眼里只剩下内侍一翕一合的唇

  • 天使物语在线阅读第10节

    “崖山之后,再也无汉,再也无汉啊!”“孩子,在你的祖父选择那个有着高鼻深目的女奴做妻子,还生下了你的母亲时,我们都以为,真正的正统不在了,但你现在身具两朝皇室血脉,这是新的希望……”“若我败了,请收下我的剑。”【什么正统汉室啊,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懂伐?还要不要政治考试的分数了?而且五胡乱华后纯种的汉

  • 穿着女装来种田[直播]在线阅读第八节

    冬天黑的早,傍晚时候北风又开始呼呼的吹起来。赵柠乐暂时还不想回家,她见沈晏没有表达任何异议,就心安理得的窝在沙发里玩手机。她的微博关注没什么**营销号,所以自从沈晏红了以后,她就常常搜大名刷广场或者在其他论坛看网友对他的讨论。就在她熟练的要搜索“沈晏”时,眼睛一瞄就看到热搜首位就是他的名字,词条还是

  • 重生之我为宋帝之小试身手

    从许家到不周山,一个月的路程,不周山,位于大元国北境,是一座高达三千米的山脉,东西绵延一百里,乃是大元国北面的天然屏障,很少有人能够越国不周山。【3G书城】“你们听说了吗?一个月前,八大世家之一的许家被青岚宗给灭了!”“听说了,据说那许家弃子许飞还口出狂言要整个青岚宗陪葬,最后被雷给劈死了。”“我也

  • 风波起在线阅读武道之劫,系统要渡劫?!【求收藏!求鲜花!】

    几乎同一时刻。北荒的无名之地、东荒的深山野谷之中、北海、九幽之地、地府深处、魔界深处、五庄观、隐秘的异度空间中......整个洪荒世界,几乎所有出名的或不出名的大神通者都各自施展神通,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漫天紫气笼罩之地。而在处于紫气笼罩范围之内的修士在这一刻更是纷纷神色大变,慌乱了起来。因为,他们发

  • 开局就和子柒姑娘结婚在线阅读第九章

    罗空不再理会窦思洛阴冷的目光,转眼看向四周!登上青冥山,此刻罗空才注意到周围景色的变化!左侧一条瀑布自九之上冲天而下,汇入山下的江河,清澈见底,而那儿汇入之地正是当初小胖子偷窥的灵池!右侧一道绝壁之上,雕梁画栋,“逍遥宗”三个字跃然于绝壁之上,一气呵成,好似神来之笔!远处山间,飞湍瀑流,山间古木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