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香蜜]璇玑宫家养小锦鲤第四章在线阅读

作者:叹云熙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笙雨烟在第二天脚就消肿的差不多了.刚刚上高中,她认识的人几乎没有一个进入到这所重点中学,于是想去图书馆安安静静背书的她也无法,随便找了个很愿意陪她玩的女生,抱着本写满了工整笔记走进图书馆.刚刚进入到里面才发现这里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人,一下子就消极了.找了个靠着窗且阳光照射不会那么强的位置,异常默契的跟着女生默背了起来.

重点中学的校服不是那种死板的白蓝裤子跟短袖,而是较为特殊的泡泡袖衬衫跟五分长裤裙,穿在别人身上倒好,显得腿很细也不会容易走光,但穿在笙雨烟身上就没那么好的效果了.她的衣服因为身高关系买小了一码,结果五分裙一下子就成了三分裙,短得未免太过分.不过好在这是裤裙,再加上她用外套绑在腰上打了个死结,防走光防得简直不能太过分.

“woc,瞧我看到了什么,笙大小姐你的这身搭配简直可以走时尚专刊了!”听到这过度熟悉的磁性嗓音,笙雨烟就突然像感觉到什么似的又来一次抖三抖,扭过头去轻哼了一声:“哼,你倒是悠闲得很.”

某人不在意的摊手:“谁叫我是名义上的全市第一呢.”

笙雨烟再次瞪了他一眼,那眼神充分表明着这样一句话:你若是再提我就要对你杀无赦了.惩奏在接收到这个眼神后用手势打了个ok,随后又凑到她身边观察着这本九科笔记一律写得认认真真的本子,突然发觉她的字迹挺飘逸娟秀的,并没有太多的特别,但漂亮却是有的.“啊,看来我这霸道的小女王也有字迹漂亮的一天.”他边戏谑着边揉了她一把头发.

笙雨烟看了他一眼,却没透露出该有的怒意.而是将头发重新打理后,带着些许温和的莞尔,眉眼唇角都展出了笑意:“你这句话,朕收下了.”很霸道的句子,在她的语气中却像沾了蒙蒙细雨一般温柔沙哑,温和还有点圆润.笙雨烟的声音像极了邓紫棋,唱歌时假音同真音混合转换都很自然,有点甜也有点沧桑感,说得了情话,谈得了故事.

她唱功不错,声音也很好听,有点点甜,但更多的是成熟.意外的适合她这种身高特矮的小女生.她之所以在全校深受欢迎的原因也大部分出自于声音同外貌,小部分在于性格和气质,一尘不染.别人都说她有那么点像女王,又有点像天使.从前的惩奏也喜欢她眉眼弯弯的模样,觉得她真好,乖乖的,很容易被捏软的一个小女孩,霸气时又很特殊,总之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与世隔绝,仿佛不是身在于尘世的样子.而是身处在天堂上的仙女,无论被沾污多少次都还是很干净.

惩奏没发现自己在听到这句话后,唇角和眉眼也都同样染上了浓郁的笑意.“别笑了,小心勾了我的魂.”说完之后又亲昵的凑到她耳旁,垂着那双引了不知有多少妙龄少女的桃花眼,柔柔的说了句:“不过这样的你,似乎更适合躺在我身下哦?”

“……”笙雨烟忍着那满脸的通红怒视惩奏一番,然后收拾东西跟那名电灯泡女孩喊话着说一起回去,结果刚走手臂就又被扯了回去,而那名电灯泡估计是受不了这种场面,摆着副姨母笑悄悄跑出去,那表情,笑得简直跟那什么似的.

“生气啦?”某人没心没肺的问她.

笙雨烟不理他,嘴都恨不得噘到天上去.

惩奏见她这样了,觉得这样戏弄人家也有点缺德.于是凑到她脸边道歉,然后又说:“好啦好啦,待会儿我请你吃芒果冰.”结果才刚说完,某人就吧唧吧唧的换上一副萌兮兮的笑脸,对他来了个隔空啵啵.

隔空亲之后又屁颠屁颠的从椅子上跳下来,对他摆手势.

惩奏好像懂了,在内心上读了一次:我要十个芒果冰.

惩奏:……

“你适合去打劫.”某人有感而发.

“你适合去勾引.”某人大声反驳.

说完之后笙雨烟看了看钟表,把书带上后礼貌的朝他鞠躬:“抱歉,班上有事需要我帮忙,先失陪了.”话才刚说完就踏着小碎步走了.走前居然还走向图书管理员说上一句问候:“今日辛苦啦.”

图书管理员微笑着表示感谢.看起来这两人大概是认识的.

温和笑颜同看似娇小却高冷淡然的模样,明明很弱小却很有气势.

惩奏望着那抹越行越远的雪白色身影,嘴角不经意间微微挑起.

“闻喻徒言,你戏演得挺足啊.”

☆☆☆

“他以为你这是不知道了?”

刚刚从学校坐地铁过来的楼南儿抬头望了望二楼的图书馆,将掉下来的碎发撩到耳边,由于身高问题她面对笙雨烟有点像面对一个5岁孩子,于是她只能微微弯腰去问她:“没被他看出什么破绽吧?”“我不清楚.”笙雨烟将垂着的眸缓缓闭上,飒爽的长发随风飘扬,使得这一刻的她过度耀眼.

“这缘分像一道桥.”笙雨烟意义不明的读出这首本是经典歌曲,将视线移到畔虐雯和楼南儿身上:“毕竟……明明转校之后不该有相见的距离,却是被圣界的命运薄给安排在了一起.剩下的路途我都不知该怎么办,如果可以,我都想把梦昔然从隔壁省拐过来了.”她难得的开了句玩笑:“不过,怎么样都好吧,那个牵浅君昨天偷偷窥探了我的灵力,好在我及时封住了记忆,否则被她看了个彻底就糟了.”

畔虐雯听到后像是在看儿戏一般释然的笑了笑:“谁叫枝亦九歌在意识方面的法术稍弱呢,她这个医师继承的是攻击性和防御性,就算再有怎样的附加性能力也该是速度.可你就不一样了,强项跟弱项谁在一起拼就是前者赢,但如果是刃愁景和惩奏亲自来你就不太行了吧.”

“采真清那个鬼才我还可以抵挡一下子的啦.反倒是惩奏——”笙雨烟睁着眼睛微微停顿,“他没理不能窥探我的记忆深处.说到底也只是他不想吧,他本就不是那种爱打探什么的人,更何况作为他前世的妻子,怎么可能下得去手?当年他没听安家的话擅自改了姓,搞得别人还以为他家遇到了什么,虽说那时我也挺惊讶的,但……”

“在没到规定时期之前,我的身份还不能暴露.本来我知道自己有灵力的事就已经逆转了大部分的未来,如果现在就暴露的话,我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笙雨烟微微蹙眉,她所知道的全部转世成员资料都来自于命运薄,剩下的那些连真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更何况还有个棘手的刃愁景,她很怕会被那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到时候如果被发现的话,那可就糟了.

不过,如果是做戏装作不知道的话,按着命运薄规定的一直走而不改变原轨,那倒是没什么可害怕的.

直觉告诉她,惩奏说不定已经知道了.

因为他本来就是个心机很深的人,就算是知道了也会傻呆呆的掩饰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笙雨烟小时候最怕他这一点,因为他总是会温润的笑着对她百般宠溺,而不会将心里面的阴谋诡计什么的通通展现在她面前.所以笙雨烟就无法知晓暴风雨会在哪天提前来临,她就是特别恨他的聪明,但偏偏惩奏就是天生讨喜,让人总是对他又爱又恨的.

“你似乎总是逃不过他的眼睛呢.”畔虐雯看破了她的内心所想.

“既然知道了那么就请闭嘴.”笙雨烟烦躁的用手捎了捎耳边凌乱的碎发,抬起头习惯性的脑袋上的丸子头,好像是怕它掉了或散了一样摸了个遍,又说了一句:“就是这样才觉得麻烦啊.”

“那,找小栀吧.”

“饶了我,我可不想再被她拉去打扮了.”

“人家是爱你嘛,看你长得漂亮,身材又跟模特似的,满足一下她的痴汉梦也没什么呀.”

“那种算是痴汉吗……”

凉城栀,16岁,好巧不巧的随着自己撞进了神铃读高一,比笙雨烟稍大五个月.父亲是凉氏大集团的男人,母亲是北山大家族的女人.顺带一提,笙雨烟,就是她名义上来讲的,表妹.

起初她跟笙雨烟并不认识,第一次相认是在初中.那时凉城栀跟笙雨烟体力一样差,时不时头疼脑热总之每逢体育课就会发现.那天由于1000米实在太难跑,凉城栀就算是咬着牙硬撑也再无体力,于是就随着意识中暑倒在了操场上.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家中的床上,起身后母亲便没有给她问话的余地,把准备回家吃饭的笙雨烟扯回来好好介绍一番,于是两人的相识也就在那一天了.后来的笙雨烟怕表姐身体弱随时会发生点什么,所以总是很照顾她,什么好的通通往她那里塞.冬天的时候看凉城栀手指冻得红红的心里不好受,向学校请假一节课跑去买了她看中的那款手套,却在凉城栀询问自己为什么不戴手套时将手随意的往口袋里放,还逞强着说自己是不怕寒的体质.

事情的结果当然就是两只手套大家一起用,凉城栀看惯了她表妹的倔强,很淡定的给她一只手套,一个人左手一只一个人右手一只,明明很滑稽却有种莫名的温馨感.那会儿的笙雨烟待凉城栀简直比对自家姐姐还要好,礼物都是小栀的最大,搞得凡柠喝了整整一壶的醋.

“只是喜欢吧.”笙雨烟莞尔一笑.将凉城栀真正的情感细细地读出来给她们听,那可的时间似乎放慢成为了意料之外的慢时光.笙雨烟从来都是想将深深的感情放在心底并试图保存好的孩子,不喜欢明说只喜欢明做.却对凉城栀表现的这么在意,可能那一瞬她的人间是完全的值得.

“星河滚烫 人间值得.”她眨了眨那双卡姿兰大眼睛,继而补充了一句:“这句话用英语来说是——”

“Star River is worth burning”

天堂人缺,地狱开店,人间美满.

但愿一切的到来都将会是值得.

延伸阅读

科百加盟  http://www.fittedtoerings.com/yed4.shtml
科百车部件生产各种橡胶制品可以按用户的要求,设计开发各种耐高温、耐低温、耐磨、耐油、

忆佳加盟  http://www.fittedtoerings.com/x7en.shtml
忆佳机械经过多年的发展忆佳贸易已成为:[FIRESTONE][TAIYO][UNIV

唐宫加盟  http://www.fittedtoerings.com/gle4.shtml
唐宫海鲜舫项目介绍:唐宫海鲜舫是由香港唐宫饮食集团投资经营的特色粤菜酒楼,于1992

展志天华加盟  http://www.fittedtoerings.com/s3fr.shtml
木门*衣柜诚招全国经销商代理_1

唯爱纸品加盟  http://www.fittedtoerings.com/d0ej.shtml
唯爱纸品是请柬、红包、纸制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义乌

齐骏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fittedtoerings.com/dhtt.shtml
虎门齐骏装饰是以香港齐骏装饰为母体,充分利用香港在室内设计、工程、施工方面的高明经验

永辰鑫不锈钢加盟  http://www.fittedtoerings.com/gmqb.shtml
佛山市永辰鑫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座落于广东省佛山市“不锈钢专职市场”之称的澜

福玉神加盟  http://www.fittedtoerings.com/sjv1.shtml
进入21世纪,信息技术空前发展、科学技术日新月异,使得商品在工业流水线上越来越快地被

【美滋每客】美滋每客诚邀加盟加盟  http://www.fittedtoerings.com/gqy3.shtml
美滋每客成立于2009年3月18日,是一批80后烘焙专职青年怀着对时尚烘焙的憧憬与美

晶多福豆花加盟  http://www.fittedtoerings.com/gavo.shtml
诞生于1952年的「晶多福豆花」,于早年的老担子街南向北,到后来企业化席卷全台湾,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逐尘录舍命救鹰

    若柔慢慢从老鹰的旁边靠着岩石壁走着想绕过去老鹰攻击不到的地方然后拔一根羽毛就好了,并不像伤害它的。但是老鹰总是这异类有着警惕,对着若柔叫着但是却动弹不了。若柔很快就习惯了这吼声绕过去了老鹰的后面,这样老鹰也不能用嘴巴啄自己了。要被它啄一下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若柔绕到了老鹰的身后然后从它的翅膀那爬上去

  • 毕竟蝼蚁不偷生第八章

    之前她本来打算把这件装备给自己用的,毕竟法师血太薄人太脆,稍不注意走位就会被怪物几下打死。但幸好之前从毒蝎身上捡来的护甲给她带来了护体特效,眼下显然是时候把战士装备让渡出去了。红灯笼看着自己手上质感上乘的新装备,感动得老泪纵横,朝着夏瑞连连躬身道谢。之前他一直在新手村外晃悠,为的就是能捡到一件适合自

  • 农家夫妇生活这里真的是古代

    “……”天空一道惊雷,凌熙瑶瞬间被劈中,彻底无语了。天啊!!古代!!她如此惊讶,并不是因为她无法接受自己已经穿越到古代的事实(当然这也是真的),因为这不是问题的重点……现在的重点是,这这这位姑娘,她在被问到这里是什么地方的时候,居然直接回答出了“古代”二字!如果眼前真的是一个古代的女子,正常的答案难

  • 志在四方之初遇

    独孤梦背着独孤漠继续往山下走去。渐渐的觉得独孤漠的呼吸越来越快。身体也有扭动焦躁的趋势。遂将独孤漠放下来,自己也坐下来,将独孤漠拦在怀里。轻柔的叫着:“漠宝,漠宝,醒醒,醒醒。”只觉得独孤漠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眼皮也开始颤动。独孤梦觉得独孤漠估计是做噩梦了。用手轻轻拍打着独孤漠的脸颊,着急的喊着:“醒

  • 悔不该拒这门婚在线阅读第八章

    古宅鬼影第八章死亡列车我的座位居然和他们不在一个车厢,这当然也是一件奇怪的事。我的后面坐着沈雨,而我的前面就是那个刚才在队伍里的那个胖男人。沈雨看到我的时候就笑着和我点头,但是我根本就不敢回头对着她。虽然我知道,这可能只是容貌的巧合,但是内心的那种恐惧让我坐在那里的时候都觉得害怕。我的旁边是个空位,

  • [HP]La Douleur Exquise在线阅读第十节

    崖将拿回来的藤蔓手忙脚乱地用一把蓝色的金属小刀割开,把里面的汁液一部分滴在了伤口上,另一部分倒进了莫索的嘴里。做完这一系列动作,看到莫索仍旧如同一个死人一样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我和崖后退了半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又焦急地看着莫索,不一会儿,他手指冷不丁地动了动,然后皱了皱眉头

  • 都市玄幻之挂逼老祖宗第六章

    等虔子文慢悠悠走到了台上时,李廷玉已经等了很久。以往清俊秀美的贵公子神情憔悴,他抬头望了虔子文一眼,语气有些落寞:“其实我也有想过,也许今天碰上的对手就是你。”虔子文根本不回答,觉得李廷玉这句话属实多余。一共就四个人进了最终比赛,太衍门只取其中二人,最后他肯定能和李廷玉碰上,这人没事瞎感慨什么?即便

  • 我被木叶挖出来了第6章在线阅读

    蓝月涯用机关刀处理了一下食材,他马上就喜欢上了这把刚入手的厨刀。抛去转换形态时的炫酷经过不提,厨刀十分锋利,用起来特别顺手。而且还能恢复食材的新鲜度,他没有理由不喜欢。……外面,一辆黑色的丰田在门口缓缓的停了下来。司机回过头,恭敬道,“大小姐,远月学园到了。”左手撑着脑袋,养精蓄锐的水户郁魅闻言,睁

  • 异界之无限穿越在线阅读第7节

    鬼神带着染灵用脚力徒步上山,染灵也不敢擅动灵力,只好踩着鬼神踩过的脚印费力的走着。染灵瞧见一向最喜干净得鬼神,靴子边上也是沾染了不少泥土和积雪,心里越发奇怪了起来,是什么会让鬼神大人如此屈尊降贵的徒步而行,竟顾不得自己平日的习惯。待走到山腰时,比之来时天还是大亮的,现下却已经是月上枝头,二人来到一个

  • 从中医开始扬名全球之幽山青牙

    空地突然遭袭,言一与薛绮惊异非常,以二人修为,竟然丝毫没有察觉?难道对方有什么异法秘术吗?“铿!”蚀日出鞘,言一挡在薛绮与炙心身前,警惕地盯着四周,冷喝道:“什么人?”只是,面前竹林依然幽静,完全感知不到任何异样的气息。“嗖!”这时,一阵破空声乍起,只见一排元功凝结的青色尖锥迎面而来,泛着一层深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