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越回来后我怀了陛下的崽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梨蓝蓝 来源:晋江文学城

陆元祺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然后才说“佩儿这么着急想知道也没关系,那就先念两句诗听听,诗要好,我才讲的好。”

“莲花容易让人感伤,在我的记忆中,莲花又叫芙蓉花,是少女花,是情人花,也是记忆的花朵。”林琳琅推脱道,“等你说好于子琪和京都,我就告诉你。”

“是啊,大哥,你就先说吧,估计韩小姐也要好好琢磨诗句呢。再说,我也一年多没有下山了,很多事都不知道,也想听听呢。”陆元奎噤声半天,突然开口说话,吓了林琳琅一跳,她赶紧转过头去,对他抱歉地一笑。

陆元祺叹息道:“没想到莲花竟然是让人感伤的花,不过,这对于子琪来说,却也非常相符。他是韩相国的同僚礼部尚书于今于大人最小的儿子,也是西陵最富盛名的画师。之前的于子琪是位翩翩公子,不是现在这般嗜酒如命。他在十八岁时出门遇到一位女子,从此爱上她,给她画了无数画像表明心迹,那女子让他等她一年,他就等一年后正是提亲。谁知一年后,他父亲纳妾,而那新姨娘,竟然就是他心仪的女子。从此,他就离不开酒,也没有再做一幅画,整日游荡在酒肆间。”

说完,大家都静了下来,望着湖水沉默不语。丫鬟显然从未听过陆大公子如此仔细地讲述一个好友的过去,都听的入了神。

半晌,林琳琅说:“倒是个痴情的人。情深则不寿。他是你的好友吗?”

“是。”陆元祺仍旧深深陷入回忆中。

“他现在在哪里?”

“京都。”

“呵呵,这倒巧了,京都能划船采莲子吗?”

“京都有三条河,每条河都可以划船采莲子。”

偏巧此时丫鬟将水果羹端来了,众人很是兴奋,陆元祺见状,吩咐道:“如果有剩下的,你们也吃一些吧,毕竟这是新做的,大家品评品评。”丫鬟们低低的答谢,兴奋而有序地散开去,分批下去品尝,始终留下两名丫鬟侍候在侧。

陆元奎吃下水果羹后惊呼不已,连声询问林琳琅从何处得知这种奇怪的做法,林琳琅但笑不语,心中暗暗叫苦,总的给自己的这些记忆找个像样的借口吧,否则众人起了疑心,自己难保不被当成怪胎来看待。于是尽量转移话题。

“你们和我说说京都吧。”林琳琅享受地吞下一口水果羹后,就恢复正常了。

“我们从小在那儿长大,到了京都再仔细和你说吧。”陆元祺飞快地吃完了碗里的水果羹,然后吩咐丫鬟再去做一份,顺便唤来刚才三位厨师中的一位,让他准备准备近日随他前往京都,给太夫人做些水果羹尝尝鲜。林琳琅乐开了怀,这是她自从见到陆元祺以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还能为他做一些事情。

“可是,我现在就想知道京都是什么样子,哪怕是最简约的介绍也好啊,聊胜于无嘛。”

“那你想知道什么呢?”

“很多很多。”

“这样子,可不太好说。”

“介绍一座城市你不会吗?城市名称,有什么来历,京都谁在那儿建都的,城市占地多大,人口多少,商铺多吗?特产是什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寺庙啊,会馆啊,酒肆啊,饭店啊,很特别的节日习俗啊什么什么的。自己见过的和听别人说,完全是两回事,拜托你就多说说吧。你都吃了我的羹了,给我说说京都,算是回报了。”

“你问这许多,叫我大哥如何能记得住?”陆元奎在一边打抱不平。“不过,大哥,这水果羹实在是好吃,就简单说说吧。”

“我只是问了一般历史地理常识,还有生活情况。这还多啊?”林琳琅愤愤不平,眼珠一转,道:“我会做的好吃的可不止水果羹这一样啊。”

“你问的可不是一般的消息。”陆元奎这个两面派辩驳道。

陆元祺在一边点头称是,随口问道:“那说说你还会做些什么吧。”

“零食类的点心,主菜也会一些,风格差别挺大的。”林琳琅说得很含糊。

“以后你做这些新东西的时候,要请我们的哦。”陆元奎不失时机地插口道。

“哦。这个好说。你挑些能说的说吧。”林琳琅后悔自己一时性急,竟然按照现代的导游解说词来要求他们。

“京都占地多大我不知道,但是马车从东边走到西边大约要半个时辰。从北边走到南边不到半个时辰,但是离半个时辰也不远。”陆元祺慢慢地说,似是在回忆那些他游荡在京都的旧时光,高涨的情绪复归平稳,神情瞬时恍惚起来。

“等一下,”林琳琅取来纸笔,在上面画了一个矩形,“你的马车有多快?”

“真真正正的信马由缰。”陆元祺仍旧陷入自己的情绪之中,林琳琅毫不察觉。

“这我知道。因为现在的一个城池,如果马全力奔跑的话,用不了半个时辰的。跑的时候也不是所有的道路都是畅通的,速度肯定会受影响。再说,城内怎么可能允许马车全速奔跑呢?”林琳琅用马车每小时8公里的速度算,这个城大致上就是60平方公里差不多了,因为她以前到西安旅游的时候,记得导游说过长安城唐朝时有80多平方公里,那是林琳琅心目中古代最大的城市了。于是觉得京都一定大不过长安。

她不敢写出阿拉伯数字,这么简单的算术题,是用不着笔算的,但是她要画张简单的地图,沉吟了一下,用汉字的一二三注明数字,继续问“那三条河流怎样?”

陆元祺起身站在她右侧,俯身用手指划过,林琳琅就依照他的示意,在那个矩形框内仔细描出三条曲线。原来岳西江在城中拐了个弯,有一条支流向西,叫栖霞江,城中另掘了条运河,将岳西江与城南一条小河连接起来,叫通济河。

这场景说不出的美妙,谁看了都要说这一个用手指示意,一个用笔描绘的两个妙人儿是“琴瑟相和”的最佳动作设计。林琳琅被这三条河流吸引住了,虽然只是在纸上画着,但是“三江汇流”的场景,该是多么壮观,可惜这个叫西陵的国家并不临海,否则,江海连成一片,潮汐和江潮互生,该有钱塘江潮那般壮观了吧。

陆元祺虽然不是第一次靠韩佩雯这么近,但是这次心脏跳动的特别快,佩儿身上淡淡的味道钻进他的鼻子里,一直钻到心里,梗在那里,甜蜜又有些惆怅。他忽然觉得带这么多人出来,实在是个错误,如果此时只有他和佩儿在一起,那该多好。一扫刚才的恍惚神态,重新兴奋起来,握着林琳琅的手在上面标出他们两家的府邸大致位置。

林琳琅脸红了,这个陆大公子还挺能放得开呢,早晨还被她戏弄得红着脸,现在竟然胆子变得这么大了。可是看他标出自己这个时代的“家”的位置,忽然觉得心中亮堂了好多。她抬起头对陆元祺微微一笑,娇俏之极,陆元祺只觉得眼前的人儿光彩照人,美艳不可方物,最为难得的是,毫不遮掩对自己的柔情。她敞开的心扉,和时下的名门淑媛彷佛天上地下,非但不让人觉得难堪,反而让人觉得真实而感人。一时之间,二人的眼神又开始纠缠在一起了,完全不顾周围有没有人。

陆元奎识趣地埋下了头,没有多嘴,全神贯注地看他的茶具。丫鬟看着大公子对韩小姐如此深情,不由都低垂了头,不敢多看。

过了一会儿,林琳琅低头重新描画纸上的三条河流,顺着她的目光,陆元祺低低地说,“这个于子琪,只怕很难再到那条河上画船采莲子了。其实,写画船采莲子的时候,我希望是另外一个人。”

林琳琅装作没有听见。

“韩小姐,现在就给我们念一首划船采莲子的诗吧。”陆元奎看二人在一起写写画画,有些不自在了。“然后就轮到我抽签了。”

看他那猴急的样子,亭子里的人都笑了。

“以前听人念过一首诗,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这是非常非常悲伤的诗,不过确实和这位于公子非常切合。下面你抽吧,不过,这可不是抽签,只是**。”

陆元祺听林琳琅念一句,就在纸上写一句,写好后,交代丫鬟收起,说是将来交给于子琪,希望他能够忘怀旧人,不要继续终日买醉。还加上一句,“以后慢慢告诉我,你从哪里听来这么多好诗。”

陆元奎傻傻的在一旁重复着“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天啊,真的有这样的人。”

林琳琅抿嘴一笑,这不和现代社会的“疗伤歌曲”一样么,只不过换成别人的诗词了,古代的诗词都是可以唱的,可惜到了她生活的时代,人们几乎忘记这些诗词原本是歌词了。怕他们再问起诗词的出处,一叠声地催促陆元奎赶快开始新一轮**。

陆元奎已经将抽好的纸头打开,看来看去,兀自念着“傍晚时分,韩佩雯,在长乐桥上,睡觉。”

大家听了,又是一阵大笑。

接着陆元奎又说了长乐桥,那是长乐公主远嫁北朝时专门为她在岳西江上造的一座桥,人来人往的非常多,是京都的交通要道之一。

陆元奎解释完长乐桥,就直着脖子等林琳琅念诗。林琳琅不理他,又问陆元祺,“长乐桥怎么就说这么一点点?”

陆元祺不自然地说,“长乐桥是佩儿不愿意多去的地方,尤其是经过这次变故之后,应该更不愿意去长乐桥了吧,”看林琳琅仍旧是一副未明白的样子,就继续说,“佩儿就是从长乐桥上失踪的,之后,大概你醒来之后,就已经在画船上了吧。”

林琳琅恍然大悟。

陆元奎又抽了四张,在那里念,“去年,陆元祺,在韩府大门口,吃饭。”

这次,听的众人一愣,接着就爆出一连串的笑声。须知这位陆大公子从来都是最最讲究礼节的,一直按部就班,试想这样一个人在韩府大门口吃饭,实在是滑稽有趣。

陆元祺也微笑着,问林琳琅“佩儿去年是不肯请我进府吃饭的,不知今年如何。”

“这我可不知道,不过现在好像是我在你府里吃饭啊。”

众人又笑了一阵。

过了一会,林琳琅才说,“这个**的内容,被你写的这些东西局限住了,其实越是刁钻古怪的时间、地点和事件,凑在一起越有意思,早知道你是这么个中规中矩的法子,还不如我另外写一个给你们看看呢。”

陆元祺吩咐丫鬟取纸笔,准备重新写,林琳琅道,“这时间,和人名儿倒无所谓了,地点和事件一定要写的出乎意料,但是,就不太雅观了,多些俚趣。例如刚才说陆元祺在韩府门口吃饭,将地点换成笔筒上,或者说,将事件换成剔牙。”

他们依着新法子,又玩了一会儿,不再念诗了,只是被那些“在月亮上洗澡”、“在茶杯中长吁短叹”、“午夜时分在大树下绣花儿”这类事儿笑的东倒西歪,全没有往日的风度。明明喝的是茶,可是众人还是觉得象喝了酒一样,都有点醉醺醺的感觉。不觉日头已没了耀眼的光辉,在这个没有钟表的年代,林琳琅也只能猜测,大概是下午快四点的样子。

这时,林琳琅看到远远的倩如向这边走来,知是那边爹爹和娘亲已见过东原来的人,大概要喊他们一起过去用饭了。

陆元奎示意丫鬟将纸笔“好生收着”,林琳琅拿着那张京都草图在那儿出神地看,陆元祺又恢复了大公子往日的模样,静静的喝茶等着倩如的到来。

倩如对三人行礼,“见过大公子、二公子、韩小姐,韩相国请三位前厅议事。”

延伸阅读

莱梦加盟  http://www.s1staffing.com/pvh0.shtml
莱梦床上用品各种四件套、被子、枕芯、床垫及各种床上用品的生产加工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火枫野营用品加盟  http://www.s1staffing.com/ur0z.shtml
火枫野营用品是国内率先通过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认证、欧盟CE认证和美国FDA(

瑞福通太阳能加盟  http://www.s1staffing.com/lcg.shtml
瑞福通太阳能品牌成立于2006年,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太阳能产品等,产品款式多、风格时

君领加盟  http://www.s1staffing.com/sh6t.shtml
根据权威资料显示:2010年,欧洲洗衣消费水平人均达到40-50欧元/月,相当于人民

维洛妮加盟  http://www.s1staffing.com/y8vn.shtml
维洛妮石榴石饰品经销批发的碧玺、青金石、南红玛瑙、石榴石、蜜蜡、幽灵、天河石、红纹石

千加衣衣柜加盟  http://www.s1staffing.com/xwsf.shtml
千佳益家居用品厂生产各种无纺布衣柜,覆膜无纺布衣柜,塑胶布衣柜,牛津布衣柜,箱包布衣

开元美途酒店加盟  http://www.s1staffing.com/6rmf.shtml
开元美途酒店隶属开元酒店集团旗下,以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产业创新综合体为重心,依托

彩媛化妆品加盟  http://www.s1staffing.com/xz4f.shtml
彩媛化妆品保湿补水收缩毛孔提拉紧致控油抗敏感去角质祛斑去黑头卸妆美白抗皱粉刺/抗痘提

精锐医疗加盟  http://www.s1staffing.com/p4gp.shtml
精锐医疗器材是韓國仁川醫療器材公司(香港)亞太區銷售總部,公司从事研发与生产不锈钢和

水伴侣加盟  http://www.s1staffing.com/nx4s.shtml
水伴侣(WaterBuddy)磁性软水器是永磁体磁组贴附着在通常输水管道外表面的外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轮回综艺在线阅读第8节

    离开了小店,少年继续无所事事地走在街上,他的双目中没有一丝的神采,整理着那复杂的信息量。为什么,为什么会差了三个月,我绝对没有失忆,那为什么会差了三个月的时间和记忆。回想着“昨天”,也就是4月12日的场景,记忆中熟悉的人影,熟悉的声音,还有那熟悉的景象都历历在目,没有任何错误:日常的走在上学的路上,

  • 我创造了系统之暴虐之眼(3)

    阴暗的地下室,叶安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全身上下传来的剧痛,让他无法思考,只能凭借本能查看四周是否有危险。借助这审判之眼让自己拥用的视觉优势,叶安看到躺在地上已经断气的欧文,和不远处的惨不忍睹的黑毛大狗,和那两个被铁链锁住的女人。“这两个也算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兄弟了。”叶安在心中

  • 寻找星座历险记在线阅读重生

    有机农场作者农民在飞第1章重生座椅轻轻一震,响在耳边的轰鸣声忽然消失了,世界仿佛突然清静了。正在看重生小说的田川一愣,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机舱内的灯和电子显示屏突然黑了,然后,头顶咔的一声,氧气面罩落了下来。随着一位女士响彻云霄的尖叫声,机舱内被轰然而至的人声瞬间充满,人们不停地问着:究竟发生了什么?

  • 大唐:我能下载万物在线阅读第七节

    塔巴巴村的附近几乎和村子里没什么区别,只是茂密连列的大树要稍微细小了一些,绿叶阴阴,绿草盈盈,成群结队的小鸟依然在半空中飞旋,发出唧唧喳喳的轻鸣声,来点缀着树林的阴深沉寂。按照出发前奥拉的指示,赵炎没有离开村子很远,战胜了很多二阶魔兽,得到二阶地系魔晶后的他实在按耐不住,想往更远处走走,向三阶魔兽进

  • [hp]哈利有人格分裂从头再来

    “鹤椿,你别激动,放下刀,我有话和你说。”侯俊涛说道。“候叔,你就别说了,纵使我百般努力,他依然不相信我,如今东窗事发,齐宾雄已经被捉了,我可不想落一个和他同样的下场。”“鹤椿,刚才欣怡和我们说明了一切,我知道你是被逼的,这不怪你。”刘鹤椿疑惑的问道:“什么?欣怡对你们说什么了?”“鹤椿,听话,放下

  • 不死法医在线阅读第9节

    …………怎么样,你们都还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出来。商讨完后,司徒宗对着众人说道。说罢,底下的邹家众人就开始商讨起来,但商讨的内容却是令人无语。天哪,天戈竟然和那司徒慕青分配到一个组了。还有志远也分配到了他们那组,太幸运了。邹常龙听着底下家族的子弟小声商量着的“要事”脸上有些不快:你们商量好了吗?要是

  • 老子是保安王小黑在线阅读第8节

    卫氏也没追着安锦语问下去,其实她心里面挺开心的。只是这十几年的故作坚强,使得她不再轻易流露内心的感情,即便是面对自己的女儿。安锦语故作镇定,她掀起马车窗帘的一角,装成看街上风景的样子。只是安锦语万万没想到,她不过是随意一看,竟被人“电”了一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本应该前往江南书院的萧迟彦。当安锦语的

  • 黄昏一刻第四章

    看着秦红豆将贝灵儿气走之后扬眉吐气的样子,江辰希忍俊不禁,问:“你为什么这么看不惯她?”秦红豆忽的转头侧首瞪向江辰希:“你什么时候跟她关系这么好了?还来探你的班。”江辰希被秦红豆瞪的十分无辜,她道:“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工作上总会有交际,至于探班,我也不清楚她怎么会来啊。”说起这个江辰

  • 宫九每天都想挨打在线阅读第8节

    “其实是这样的,某个平行世界的白兰认为玛丽和她的丈夫会妨碍自己征服世界,所以就命令桔梗和石榴将两人带到已经攻破的彭格列城堡并企图杀害,最终玛丽的丈夫为她挡了一枪死掉了,玛丽在即将被杀的时候小正把可以将人流放到平行世界的炮弹丢在她身上,所以玛丽逃过一劫来到这个世界,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就要问纲吉君了,说起

  • 全民修炼在线阅读第三节

    开平六年,蛮族连侵北方边境三座城池,边关百姓苦不堪言。开平六年,朝廷调集二十万大军镇压,蛮族以一万金龙铁蹄阵大破朝廷五万先遣军。五万大军,死伤四万九千九百九十五名兵将,余五人。石耳,宋瑄,杨桐,李大为,赵无一。五个人,托着疲惫的身躯,躲在一处石洞之中,除了喘息,他们很难再有动作,即使手中有长兵,也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