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综艺:从声临其境开始同甘苦

作者:飞侠小炮 来源:飞卢小说网

饮血刀就像一道带血的闪电摧毁了宁静的村落,范增害怕引起青云门的注意,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快速逃离青云山,碰到青云门弟子会毫不留情斩杀,割掉头颅悬挂在树杈之上,这是地煞特有的手段,直到日落西山才算走进川流不息的大柳镇,入住客栈点了一些清淡的小葱拌豆腐,挂掉胡须,换上一件长衫,在铁匠铺花重金打造了一个刀鞘,宁可自己长途跋涉也要给刀租一顶轿子,不知西域冥教怎么样了,常年被楚门打压,是该雪耻的时候了。

百年前血刀老祖纵横西域,杀中原群雄闻风丧胆,只因控制不住心魔才是嗜血成性,所到之处尸横遍野,引起了公愤才被群雄围攻,在无路的情况下只能躲藏在偏远的山洞里克制魔性,从此在也未在江湖露面,邪恶——诡异——的饮血刀的凶命随着时间的冲洗烟消云散。

浓郁的血性随风散去,引起了野兽的注意,成群结队的狼跑进村子里撕咬尸体,像乌云一样的秃鹫在空中盘旋落入尸体上露出锐利牙齿不停的啄,其乐融融的村子瞬间变成了人间炼狱。

巡视的弟子在树林发现鲜血淋漓的头颅,拔出剑搜寻对青云下次毒手的恶徒,看到该炊烟似起的村子静悄悄的,感觉到事情不妙,踏进去看到的是遍地不完整的尸体,到底是谁会对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村民下如此毒手,仔细检查发现有些未被野兽骚扰的尸体,竟然被一股匪夷所思的力量夺取血液,这件事情处处透露出诡异,难道是邪灵,必须要尽快向师傅禀报。

赶到青云门面见师尊,把村子里的情况从头到尾阐述了一遍,干瘦的冲虚老道沉默了好久,绿豆大的眼睛射出一道锋芒:没想到失踪百年的饮血刀,竟然出现在这里,到底是何人得到了邪物。

师傅——血刀老祖已经死去百年,怎么还会有人要继承他的衣钵 难道就不怕惹怒整个武林吗?丁力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魔刀的可怕超出你们的想象,它的诱惑力也让常人无法摆脱,谁不想称霸武林,开创盛世,徒儿你不要忘了,饮血刀还是冥教的至宝:冲虚老道一想到饮血刀的杀魔性就忍不住打个冷颤,太师傅吴道子就是被那股刚猛的刀浪给震的粉身碎骨。

徒儿——你现在就前往黑木崖,把饮血刀重现江湖的消息告诉日月神教,教主,让他有个心里终备,免得嗜血狂魔搅乱杀无辜:冲虚老道知道事情的严峻 亲自写了一封信交给徒儿。

马蹄声惊醒了贪睡的韩信,一看是青云门的道袍,骂骂咧咧从树杈上下到地面,走了一会儿看到远处有一只五彩缤纷的喜鹊叽叽喳喳,要是把它捉到手就可以在伙伴面前耀武扬威的吹嘘一番,慢慢的走过去踩在一根干树枝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惊走了喜鹊,气的韩信拿起一块石头丢向远处,肚子有点饿就捉了一只肥硕的青蛙 拿出小刀把皮剥了,用木棍穿透放到一边,把火石从口袋里掏出来,点燃了一堆干柴油脂滴进火里发出霹雳啪嚓的声声,一口气吃了好几只,才摸着圆润的肚子回家。

走了半个时辰才到破庙,特意跑到树林里看那只蟒蛇的尸体,很可惜已经被野兽吃的干干净净,反正回家也没事儿,不如拜访一下高人,万一他老人家一开心有可能会收自己当徒弟,一想到踏雪无痕的英姿就忍不住偷乐。

进去一看连个人影都没有,有点失落,往村子方向一瞅天空被火染的像滴血一样,韩信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没敢停留用最快速度穿过林子,回到村子看到的确是一具具冒烟的尸体,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了一阵,就跑进家里没有看到爹娘的尸体,才把悬浮在空中的心落下。

在一座废墟房屋中发现了青云门弟子的脚印一缕道袍,不就是尿在石碑上吗?至于这么丧心病狂吗?韩信一拳打在坚硬墙壁上,害怕青云门杀人灭口,赶紧下到地窖里捂着嘴连大口呼吸都不敢,等到天黑才敢爬上去,刘航,孔小斌,孔小妹,赵贯通,你们在那里啊?赶紧出来给我说句话啊?无论怎么喊就是没有人出来,哀鸿遍野的村落到处都是尸体,一只秃鹫落入尸体身上啄着。

铅云密布 电闪雷鸣,倾盆大雨浇灭了熊熊燃烧的火焰,韩信像死人一样站在那里不动,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摔倒在地。

夜色凄迷,山风呼啸,躺在地上的韩信爬起来用铁锨挖了一个巨坑把尸体一具具拉进去掩埋,手心都是血泡一沾水疼的只掉眼泪,不知是疼的,还是难过。

青云门,只要我韩信有出头之日,必将会替死去的村民讨回公道,韩信知道自己势单力薄根本撼不动青云门,只有走出大山拜师学艺 才能替死去的村民雪恨。

从未踏入过江湖的韩信,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那就是生存,为了能够活下去只能放下尊严跪在地上乞讨,经常会被一群公子哥围攻,打的浑身都是伤口,只能像狗一样任人欺凌,跑了大半个武林,没有一个人愿意收一个乞丐当弟子。

没有方向感的韩信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只能漫无边际的到处流浪,饿了就跪在地上乞讨,渴了就趴在地上像狗一样喝水洼里的水,春来秋去三年过去了,韩信身体略显单薄,精神却非常饱满,手里拿着一个破碗刚要跪下就看到一群人正在欺辱一个小乞丐,都是天涯沦落人何必这样做贱人,也知道自己说话給放屁差不多。

只好扑在小乞丐的身上承受拳打脚踢,喷出一口血水就用袖子擦去,出完气的那群乞丐转身离去还不忘在韩信身上撒一泡尿。

没事了:韩信站起身子活动,活动筋骨,后背像刀割一样疼痛,这些年的奔波让韩信学会了承受。

为什么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小乞丐嘶吼着。

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有一口气我都会挣扎的站起来,有时候活着比死更加煎熬:韩信一想到血海深仇就忍不住颤抖。

大哥哥,我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饿的是精疲力尽,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你就大发慈悲赏我一口吃的吧!小乞丐不停的咳嗽。

哈哈——你运气不错,这块馒头我还是从狗嘴里抢过来的,你要是不介意就把它吃掉:韩信从怀里掏出一块发霉的半个馒头,放到小乞丐的手里。

谢谢:小乞丐狼吞虎咽吃完,连馒头渣都没放过。

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等会儿我们去一个武林世家,他家老爷子做寿,发白面馍馍,运气好了还有肉吃:韩信哈喇子都从嘴角流了出来。

大哥哥,我还没请教你高姓大名呢?小乞丐长长的睫蒲扇,蒲扇眨动着。

我姓韩名信,你呢?韩信笑道。

姓林名凤娇,家里人都叫我小凤仙:林凤娇羞答答的回话。

江湖有个豹子头林冲 一套枪法使得出神入化,你不会是他的家人吧!韩信随口一说 没想到林凤娇竟然蹲在地上默默落泪。

好端端的怎么哭了:韩信不知所措,像劝却不知如何张口。

信哥哥——林家已经从江湖上除名了 一家三百多口都死了,只有我还苟活于世,一想到爹爹临死的那股惨样,我就,我就痛不欲生:林凤娇啜泣着。

哎——人死不能复生,凤娇,以后咱们就相依为命了,只要我有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你饿肚子:韩信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的身世不受控制的把林凤娇搂在怀里,林凤娇略显羞涩,可却不愿意离开这个温暖的怀抱。

嗯——我这一辈子都会跟着你,活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林凤娇好久没有享受到被关心的滋味了,流出了幸福的泪水。

江湖纷争不短,让很多世家,宗门一夜之间覆灭沦为历史的尘埃,也让很多人踏着别人的尸体崭露头角。

严寒的冬季对乞丐来说最难熬,连一个避风的地方都寻不到,韩信,林凤娇只能躲在一个巷子里相互拥抱取暖,冷的实在受不了就来回的走动。

要是能够喝一碗绿豆汤那该有多好啊?韩信幻想着各种美食,暖烘烘的被窝。

信哥哥—我是不是快死了,浑身一点知觉都没有:林凤娇浑身滚烫像一团火一样,可她却仿佛掉进冰窟窿一样难受。

在过两个时辰,天就亮了,我就可以偷包子,油条了,还有你最爱吃的冰糖葫芦:韩信说着话眼眶里干涩,发酸。

信哥哥——我恐怕抗不过去了,马上就可以给家族里的亲人团聚了,爹娘,哥哥,姐姐,弟弟,正坐在一张圆桌子等我吃饭呢?那里面有我最爱吃的糖醋排骨,红烧鲤鱼,糖炒栗子:林凤娇不停的喘着粗气一颗颗泪珠从眼角滑落。

凤娇——不要说了,省点力气好吗?韩信紧紧的抱相依为命的林凤娇抱紧怀里,不停的搓她的后背。

信哥哥——能死在你的怀里,那是我最大的心愿,很可惜提了前五十年,信哥哥,无论吃多大苦,受多大的罪,你都要活下去,我会在阴曹地府为你祈祷的:林凤娇生怕自己一觉睡过去,就把心里话全部都一股脑的讲了出来。

不许说傻话,凤娇,你看前面的酒楼已经开门,我现在就带你进去,吃白面馍馍:韩信勉强把林凤娇抱起来,在风雪中步履蹒跚,脚丫子踩在洁白无瑕的雪地里,一阵钻心刺骨的凉意。

咳咳——信哥哥,不要在白费力气了,只有把我这个累赘丢掉,你才能活下去:林凤娇的泪珠从眼角流出就凝聚成晶莹剔透的冰渣。

陷入沉默的韩信抬头望着飘飘洒洒的鹅毛大雪,真的不知该如何抉择,要是抛弃同甘共苦的伙伴是能苟活,却要背一辈子的良心债,哪怕自己死了都无法面对教育自己的爹娘,只能用温和的语气打消林凤娇都死志。

凤娇——你是名门望族,家里肯定有很多金银财宝吧:韩信冻的连说话都在哆嗦。

呵呵——我家乃是武林世家,父亲更是用一柄枪得到豹子头的雅号,每逢过节都会有很多同道的朋友拜访,那个时候,我比较俏皮做了很多啼笑皆非的荒唐事:林凤娇一想到满桌子的菜饭就忍不住流口水。

既然生在武林世家,肯定学会了一身的本领,等你病好了,就给我展示一下,要是看得过去,我就拜你为师:韩信笑道。

哎——我毕竟是个女孩子,不太适合弄枪舞棒,要是爹爹逼的厉害,我就把娘请出来为我出头,可是现在我真的想学好本事,保护信哥哥:林凤娇一想到和蔼可亲的爹娘就忍不住落泪。

你要是累了可以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等我要到吃的,咱们在杯酒论英雄:韩信听到林凤娇说那一段话很是欣慰。

风雪交加的夜晚一对乞丐在街道上来回走动,连睡觉都不敢,生怕闭上眼睛被冻死,找个避风的地方还被赶一群乞丐赶出来,要不是背着林凤娇,韩信非要找他们理论一番,我死都不怕,还怕你们这群牛鬼蛇神。

朦胧的夜色正在悄悄的离去,太阳露出红扑扑的笑脸,韩信把林凤娇靠在一棵大树上,就急匆匆的跑到一家包子铺 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叔叔——婶子——我妹妹快要饿死了,求求你们赏口吃的吧!

妈的——大早上来要饭,找死啊?卖包子的是一个大胖子,行动有点迟缓。

求求你们,大发慈悲救救我妹妹,她要是在吃不到东西会被饿死的:韩信头都磕破了,老板依然无动于衷,还拿出一根棒子狠狠的打了韩信一下。

要是在敢啰嗦,我非把你腿打断不可。

求人不如求己:韩信从地上爬起来,转身离去走了十几步,勾头而回抓了三个包子撒腿就跑,根本不顾后面的叫骂声。

来到树下把肉蛋包子,撕成一小块放进林凤娇的嘴里,自己却不舍得吃,只能咽口水,这一幕被迷离的林凤娇看到:信哥哥——你也吃啊?

不要说话,赶紧吃,要是被其它的乞丐看到有该抢了,我们现在能抗一天是一天,只要把这个冬天熬过去,咱们就能活下去了:韩信安慰着可怜兮兮的林凤娇 ,随手抓起一把雪塞进嘴里,咔嚓 咔嚓吃了起来。

信哥哥——咱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要是不把这个包子吃掉,我就算饿死也不吃包子,不信你可以试试:林凤娇腮帮子气的鼓鼓的。

我吃还不行吗?韩信把一小块面塞进自己嘴里,那种香味沁人心脾,把手里你的肉蛋蛋强行让林凤娇吃掉。

信哥哥——你对我实在太好了,等我长大一定要成为你的女人,不要用那么奇怪的眼睛看着我,我是认真的:林凤娇吃了一个包子脸色也变得红润了起来,扶着韩信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筋骨。

凤娇——要不你先歇一会儿,我在去要点吃的:韩信对这个任性的妹妹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信哥哥——你知道吗?刚才我真的害怕你把我给抛弃,信哥哥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影子,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林凤娇说的很诚恳。

那好吧!等会儿看我的脸色行事:韩信没有在推脱 ,拉着林凤娇的手来到川流不息的街道上,跪在一家酒楼说了一堆吉利的话,得到一个馒头,对着站在一边的林凤娇做了一个鬼脸,掰开来一人一半,吃的是笑容满面。

延伸阅读

杰飞加盟  http://www.daewoo-display.com/nvrk.shtml
杰飞平衡车以合理的价格、优良的服务使产品大卖国内市场,是浙江省金华市家用电器,五金制

捷易通加盟  http://www.daewoo-display.com/gp4r.shtml
比尔盖茨说过:21世纪,要么电子商务,要么无商可务!网上创业已经成为趋势,你准备好了

蕾奇尔洗衣加盟  http://www.daewoo-display.com/6mwm.shtml
重庆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蕾奇尔洗涤设备经营部-蕾奇尔NEITHRE(商标注册号:36

茂业百货加盟  http://www.daewoo-display.com/umjq.shtml
茂业商业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成都人民商场,成立于1953年,1994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

嘉尼饰品加盟  http://www.daewoo-display.com/d4oy.shtml
嘉尼饰品是一家集产品研发,生产,加工销售为一体的饰企业,生产时尚银饰及传统纯银,产品

兰欧酒店加盟  http://www.daewoo-display.com/6y4p.shtml
MINI四星酒店兰欧酒店是尚美生活集团旗下的全新艺术商旅酒店品牌。立足于中国一、二线

尚扬加盟  http://www.daewoo-display.com/pig9.shtml
尚扬酒重力铸造“尚扬”品牌,现着力推出“尚扬”茅台镇酱香型白酒、“尚扬”床垫等系列自

柯尔司曼晶体饰材加盟  http://www.daewoo-display.com/dix1.shtml
柯尔司曼大量引进德、美、日等国的高明技术和创新设备,并不定期与清华大学和美国总部的J

Bellosz女装加盟  http://www.daewoo-display.com/dk6w.shtml
Bellosz女装从流行但始终保持时尚,崇尚棉、麻、丝、毛等天然材质的运用,立体的剪

卓顺加盟  http://www.daewoo-display.com/p37e.shtml
卓顺工艺品不仅拥有各地大型品位家居用品科研及生产基地,还与国内外众多的的家居家饰用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妾重生记在线阅读第10节

    东凰城外,以酆军为首的兵团,驻扎在此,他们是刚刚到达这里,昨天就收到了来自赢叁的情报,所以也没有在洪清城多做停留,跟洪清城守军知会了一声,就赶到了这里。经过赢叁在这里安排的情报人员汇报,昨天这里出现了外来人的部队,数量大概有二十万,这些情况与当时赢叁的情报基本一致。在感叹赢叁的料事如神之后的林丰,在

  • 学霸降临在线阅读第一章

    正嘉六年的冬夜,甘泉宫。皇帝先是忙完了政事,照例又打坐静修半个时辰。两名小太监一人捧着西洋怀表,一人盯着换了三茬儿的寒凝香,就在最后一点香灰自香头上阖然落尽之时,两人彼此对视一眼,守香的内侍悄无声息地转到内殿,向着立在鲛绡帐外的伴驾太监郑谷道:“公公,时辰满了。”他的声音压得很有技巧,从舌尖底下送出

  • lol:荣耀归来受欺负了

    第六章姜拉懵了。小姑娘的眼睛睁得老圆,眼眸里含着微微的水光,好像是真的被吓到了。林寒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不好意思,口误了。”他虽然是在道歉,但口气里只有漫不经心的散漫。姜拉绕过了他的话,没接茬,只是小声说:“没关系,我们走吧。”软糯软糯的。林寒没动,反而往前逼了一步:“站那么靠后做什

  • 穿越成男神的剑怎么破言叔叔

    “西子弄来一筐山竹,新鲜的,我给你全拿回来了。”“西子喜欢打球,最爱玩儿一杆进洞。”什么球能一杆进洞?台球和高尔夫呗。一杆进洞还有没有别的意思?自己去体会呗!“……”“西子八岁就知道拿刀柄往小狗的菊花里捅,那只小狗叫萨满,是他大妈的爱宠,最后被他炖了汤吃了肉。”小舟吓她,故意还看了看她的小屁股。这么

  • 八零之悍媳当家在线阅读第八节

    清晨,阳光明媚,柳娜坐在房间的梳妆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联想以前的自己。从前的她也有这么精致的一张脸,眼睛黑亮,鼻子挺巧,嫣红唇瓣,只是脸上的肌肤没有现在这么细致光滑,毕竟从前的她,熬夜加班喝咖啡三餐不准是常有的事。现在的柳娜,刚刚从医院里出来,经历过一场病痛,假装昏迷的那几天里,她几乎每天都是在睡

  • 何为使徒第十章在线阅读

    空中传来懒洋洋低沉沙哑的声音“哟呵,欺负几个小孩子家家的,看来巨象国的护卫队不过如此”轻蔑的嗤笑。涌向马车的人哗的抬头一看,“乖乖勒”一姿色比女人还要美,白瓷般的肌肤,柳叶眉,笑中带着玩味的桃花眼,随风飘摇的青丝,红色云纹广袖长袍,横卧于巨大的玉笛之上,要不是看衣服是男装,绝对会以为是个欲乘风仙去的

  • 相见欢(《镖行天下》李云聪同人)拔剑相向

    只见九条筋脉位于九处,其中一条筋脉最为明显,这条正是被地灵丹所淬炼。九条筋脉分九处,第一条筋脉之大让唐龙暗自咂嘴。“这么大!”确实是大,即便是另外八条加起来,也没有这一跳那么大。看着这第一条筋脉,如此威武,比起自己当时进来凝脉境脉境,把九条筋脉合为一体时还要大,如果要是这九条筋脉都被淬炼了,那么自己

  • 大圣归来了在线阅读少年柳折戟

    大汉国下属八州三十六郡,其中八州独占一地,各个郡下属三十六城,顾城乃大汉国中江南郡治下一富饶城邦,城市虽说地处偏僻,但近邻关隘要道,也算的上繁华,这里势力分布盘根错节,顾城有三大家族,分为张、王、顾三姓,其中顾家最为强大,只因为顾城城主姓顾!从建城三百余年来,所有城主就是顾家的当代家主。孟春时节,万

  • 逃生归来的我只想学习在线阅读第7节

    听闻,在场的人纷纷倒吸了一口气,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那些可怕的东西下一秒会突然冒出来。只听安静的屋子里突然传来了滴答滴答的响声。这声音听上去像是从浴室传来的,好似水龙头没拧紧水滴落下砸到地面的声音。“是不是谁去了厕所洗手没把水龙头拧紧啊?”像是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方鸣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只可惜在场的

  • 被霸总当恋人养以后在线阅读第3节

    “等一下!”慕希洛牢牢抓住在自己身上游移的大手,声音变得温顺了不少,“咱们打个商量,我给你五十万,放过我,如何?”男人将她的手反握住,贴在她耳边,声音暧昧低沉地说道:“我给你一个亿,今晚,心甘情愿地陪我。”慕希洛诧异地看着他,一个亿,这男人口气不小!“既然你这么有钱,为什么还要找一个不情愿的女人?”